人氣玄幻小說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58.訓練師之夢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整个栖岛,对舆论嗅觉最敏感的莫过于卡露乃。
在名利场摸爬滚打多年,应对各种公关事件可谓驾轻就熟。
这些年卡露乃同时兼任冠军,又在演艺界行走,流言蜚语不时有之,而卡洛斯的舆论环境也可以说相较其他地区更加严峻。
就是这样的环境,卡露乃一步步从造神舞台上走下来,竟然没有闹出太大的风波。
甚至于路德刻意去搜索相关报道,大多数的人都主动站在了卡露乃这一边,开始反思过去过于狂热的自己。
路德不知道卡露乃以及她背后的团队到底做了什么,让这种狂热的风气得到遏制,并且最终得以云淡风轻地卸下身上的负担。
这种能力和手段,只能让路德说一声,佩服。
并再次证明了,栖岛只有自己是废物。
卡露乃的话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伽勒尔联盟没有急着和其他地区联盟进行商谈,而是开始公布排位赛制的奖励。
“排名前1000名的训练师均有联盟币奖励。”
“训练师的排名越靠前,获得的奖励越多。”
“训练师所在的排名等级越高,奖励算法也会随之改变。”
火雁读着读着都有些意动了。
“好家伙,按照现在公开的奖励标准,我当年要是看到,也就不去熔岩队了,追梦见固拉多哪有打排位刺激。”
蜜拉捏了一把火雁的脸蛋:“醒醒,固拉多还在边上的,而且啊,我看你就算有排位打,当年也是会去找固拉多的。”
“你这人,不吃过亏,哪会老老实实回头,踏实地生活。”
“疼疼疼,再捏我就要生气了,信不信我捏回去!”火雁大喊道。
这个威胁对蜜拉没什么作用,她掐完就若无其事地跑回去逗自家耿鬼了。
不知何时起,讨论伽勒尔新赛制时候,众人都不会缺席。
在麻衣和蜜拉收集了足够的消息之后,所有人齐聚,进行一波分析已经是日常了。
这个队伍里有卡露乃这个能从舆论风向上嗅到痕迹的大手子。
有从商业和资本运作方面经验丰富的大吾和麻衣。
加之非常熟悉训练师心理的阿戴克和希罗娜。
了解顶级训练师需求的阿渡,亦或者可以说是,栖岛所有厉害的训练师。
今天的消息很有料,嘉德丽雅用超能力控制着大厅墙壁上用作展示的大屏幕。
来回翻阅了几遍,她叹服道:“好魄力。”
伽勒尔联盟下了血本,前一千名训练师得到的奖励足以养活自己不说,而且他们还许诺,将在未来进一步扩大商业化范围,加速商业化脚步。
引入的资金将会继续投资到对训练师的补贴当中,并且会协助训练师与赞助商对接,让他们有更加好的环境精进自身。
一千名以后的训练师也不是只能看着别人吃肉喝汤,伽勒尔联盟也许了一个承诺,表示会逐步增加其他奖励措施,惠及他们。
而一些能够让训练师留名的奖项更是让人热血沸腾。
比如,以周为单位,以及月为单位进行的最佳对战评选。
入选周最佳对战的场次将会进入当月,全年最佳对战的评选当中。
谁不想自己赢得漂漂亮亮的精彩对战场景被众人所熟知呢?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也难怪火雁说自己很感兴趣了。
大部分训练师都是为爱发电,真正能吃到训练师这一行业福利的人大多站在这个群体的中上层。
而真正被人熟知的,往往只是有限的几人。
偌大的神奥,人口基数以亿为单位,顶峰的,排除那些可能的确有实力却不愿意参加联盟大会的隐士,也只有希罗娜这一小撮人可以称之为顶级训练师。
摆数据就会让名为梦想的泡沫破碎,数字直观到让人觉得寒冷。
每年都有无数的孩子为了心中的梦想,走出家门,踏上旅途。
他们唱着歌,回味着在电视,在父母长辈口中传唱的那些故事。
与精灵走过山川大河,爬过皑皑雪山,走过险峻的山陵,穿越崎岖的林地。
有的人在这个过程中认清了自己,亦或是失去了斗志,黯然回返,余生看着一个个站在舞台上的身影,只是笑笑,然后把梦想深埋在内心。
他们会听从长辈的话,默默地选择一份工作,学会忍受平淡,珍视着与自己一起冲动过,热血过的精灵,并慢慢长大。
直到自己有了孩子,又把那些旅途间的趣事重新说起,回味那段壮怀激烈,却又迅速凋零的热血人生。
不是想让孩子们学习自己,也不是为了让他们真的踏上旅途。
只是内心那搓已经黯淡下去的火苗,不甘心地又燃了起来。
分明只是一点点火星,但是偏偏想要把孩子也点燃,想要让他也热血一把。
“我不行,或许他可以。”
这就是无数父母在那刻的心态。
他们明白这条路的残酷,但也明白这条路的美好。
在长久的时光中,成为训练师踏上旅途,来一场邂逅,学会成长,已经成为了让孩子成长的一种历练。
他催生出了无数怀揣梦想的孩子,也让无数人黯然神伤,长大后谈及只剩下感慨,亦或是口中吐出的烟圈,酒桌上的酒气。
有的人没有放弃,他们一直走,一直走。
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波澜壮阔的风景,遇到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生命与生命之间的每一次美好邂逅又成就了一段又一段美好的故事,成为某个夜晚篝火边上的谈资。
遇到了大尾立便送上几颗树果,笑看他啃食树果时贪婪而警戒的模样。
看见猫鼬斩和饭匙蛇对战远远驻足围观,烟尘四起,杀红眼的他们如闪电般在空中交错,又分开。
于溪水间观角金鱼随金鱼王逆流而上,如跃龙门般飞过人造的桥梁。
置身林地之间,视阿利多斯和大针蜂这对丛林恶霸为了一寸领地厮杀不退。
碧海蓝天间,长翅鸥随着大嘴鸥高飞,跟随着客轮在茫茫大海上前行。
海面下波涛汹涌,吼鲸王与刺龙王对峙,只是须臾就可掀起滔天巨浪。
雪山之巅,寒意刺骨,凛冽寒风钻进衣领里,刺在肌肤之上,却灭不掉你那一刻的沸腾的血液。
只因为你在孤寂,萧瑟地天地之间,在茫茫的白雪之中,瞥见了阿勃梭鲁活动的瞬间。
你们仿若心有灵犀,默默对视,然后在下一个瞬间,各自离去。
你和他只是偶遇,也许这一生只有这一瞬间产生交集。
你们一话不说,却在视线相接的一瞬知晓了对方的意图。
漆黑一片的山洞之内,闪光术突如其来的光亮惊醒了黑暗中的居民。
翅膀扇动的声音,耳边嘈杂的声响,无头苍蝇一般乱飞的超音蝠如潮水般向你挤来,你还没来得及驱赶,他们便混乱地互相攻击起来,让你一脸懵圈。
你越走越深,啃食岩石和矿物的小拳石抓着手中的石头开始护食。
闷头打洞的地鼠对你戒心十足,不一会三地鼠便气势汹汹的冲近身前,用威吓掩饰自身的胆小。
害羞怕人的土龙弟弟刚被光亮照射到,地面就只剩下一个大坑,别无他物。
你的精灵球一开始只收着一只伙伴,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
越来越多的伙伴聚集在你的身边,你的徽章盒里也躺着越来越多,闪闪发亮的“心血”。
学姐的近身高手 聪聪蛋
见识了这个世界的广阔,你昂首挺胸向前,向着最高的位置迈进。
那个位置只有一个。
那个位置之下,值得被认可的训练师也不多。
经历了诸多艰难险阻,你以为自己不会再输。
却没想到,来到这里的人,也是这般想法。
输掉比赛的人,无论经历有多精彩,都不会有人去聆听。
路德是那个爬上来的人,他很清楚这条路的艰难。
追梦的训练师们很多都没有稳定收入,极大多数只是为一个热爱,以及为了旅行中邂逅时脑内蹦出的一个信念坚持到最后。
失败了,气也就泄了。
站在训练师的立场上看,伽勒尔许诺的奖励如果能实施到位,将会让更多的训练师有信心坚持那个渺茫的梦想。
因为他们提供的奖励,以正常人的标准而言,不仅能保证温饱和居住,还能有所富余。
他们不会在攀爬某座高山时突然说“我累了,回家吧。”
也不会在父母问及未来时候除了“梦想”,再说不出别话。
伽勒尔联盟的这一条信息给无数训练师的梦,续上了一口气。
就连嘲笑伽勒尔地区联合其他地区举办新赛制不靠谱的阿戴克也不得不说一声,利好训练师。
这还只是伽勒尔联盟把排位赛商业化的抛出的第一个甜枣,光是这个甜枣就充满了诱惑。
光是以伽勒尔自己举办就能拿出这等奖励,那如果其他联盟联合呢?
思维发散的绝对不止栖岛的众人,此刻看到伽勒尔新消息的训练师一定会下意识去幻想。
支持的联盟多了,这个奖励也许不只是1000名,可以是2000,甚至可以是3000…
每向后拓展一点,自己就多了一丝盼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