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起點-第278章 報團取暖的反賊鑒賞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四月下旬的一天,一支大约五千人规模的远征军,由伏波将军赵云亲自率领,分乘两百余艘小船,连带着辎重,从长沙城出发,经衡阳,逆湘江而上,向着零陵郡腹地挺近。
(注:衡阳古代就叫衡阳;零陵郡治泉陵县在现在的永州;桂阳郡治郴县是现在的郴州)
船过衡阳时,全程最险要难行的路段也就算过去了,因为南岳衡山已经被远征军抛在了后面。
荆南地理,长沙、醴陵、湘南(湘潭)、湘西(衡山县)等县位于衡山以北的湘东盆地;而衡阳与零陵郡的永昌、祁阳、泉陵位于衡山以南的湘南盆地。
所以从长沙郡攻打零陵郡,零陵一方是很难依山险而守的,长沙人只要进入己方的衡阳县,就已经突破了衡山防线。
赵云的前部先锋,由一名年轻的别部司马李严率领,有士兵五十船,分五个曲,每曲四百人,共计两千。
船过衡阳,氛围渐渐轻松,也不乏军官们扎堆窃窃私语吐槽:
“呵呵。这就是那个魏延吧?命是真好啊。”
“对,你也听说了?他原先什么功劳没有,李司马(李严)让他当个屯长,已经是秉持了伏波将军激励远来投效之人的指示,错给他了。
谁知又赶上狂士廖立‘直言敢谏’,说大王任人唯贤、只看资历。右将军要维护大王闻过则喜、虚心纳谏的美誉,这才选了几个新附军官中稍有才干的典型,又破格多拔擢了一级。
这不,这魏延才来四个月,卖弄了一番武艺和治理军纪的才能,就跟咱一样是曲将了!当兵三个月就升屯长,第四个月就升曲将,小心爬太快折福哦。”
李严麾下其他四个曲军侯,要么是从军两年以上的,或者是本地的山越族或者隔壁的武陵蛮出身、多多少少算是土著部落豪强,家里有百十户部族、带着几十个私兵来投军,这才做到曲军侯。
这样一群人,怎么可能服气魏延这样一个家伙,四个月就跟他们平起平坐。
这种闲聊往往还故意说得很大声,高谈阔论,甚至是几个人一起吼。
哪怕魏延的坐船离他们最近时只有几十步,湘江上的风声又不猛烈、不足以掩盖话语声,照样毫不收敛。
魏延隐约听见,也是全程阴沉着脸,偶尔咬牙咬得咯吱作响,却始终没有做声。
没办法,他连跟自己属下的屯长们发泄表决心的话都不好说。
因为他麾下那些屯长,十天前都还是跟他平级的同僚。现在就他突然提拔成了领导,原先的老同事们自然也是阴阳怪气的,虽然不敢抗命或者排挤他,但也绝对谈不上交心。
提拔成曲军侯后,同一部的其他曲军侯不待见他,自己曲的屯长们也不待见他,两级夹住受气,跟风箱里的老鼠一样。
升官太快果然太遭人恨了呀。
魏延捏着佩刀刀柄的手都青筋暴凸了,恨不得立刻杀到零陵城下,让城里来个不要命的敌将供他斩杀立威,证明升他为曲军侯是绰绰有余的。
……
可惜的是,魏延的跃跃欲试注定是要碰壁的,因为零陵太守刘度根本不敢主动出来野战。
曾经的零陵第一名将、零陵都尉邢道荣,三年前已经在跟随张羡去夷陵攻打关羽的战役中,被徐晃杀了。
那一次,是张羡主动出击,联合了武陵金旋、夷陵苏代、华容贝羽等地方势力和宗贼,想要趁着关羽出峡立足未稳,将其扑灭,结果全部遭到关羽反杀。
关羽打完那一仗后,三年之中,第一年被派去北伐雒阳讨董,后面两年则是被刘备调回蜀中,在南中征战平定了两年。
因为那两年外部江湖上没有了关于关羽的传说,荆南新崛起的宗贼们也渐渐好了伤疤忘了疼。
代替关羽执行后续镇守任务的赵云,倒是与民休息,两年来谨守荆南入川的峡口,丝毫没有侵犯其他郡县的意思。当地人对赵云当年的威名,也渐渐淡忘了一些。
但零陵没了邢道荣,剩下的都是些无名下将,连继任都尉的鲍隆,都只是衡山猎户出身,虽然号称射杀双虎、屡斩巨蟒,但终究空有一身蛮力。
接替张羡的刘度,又岂敢用这些将领主动出击。
李严带着魏延、霍峻等部进入零陵郡境内,深入数十里后,首先抵达了祁阳县。
祁阳是湘江北岸的一个县城,也是郡治泉陵的门户。
过了祁阳后再往西直线八十里,就是泉陵县了。
但如果沿着湘江走水路,因为湘江弯弯曲曲的走势、要往北拐一个大弯,倒是有一百五十多里水路。
祁阳这地方的地势,谈不上跟衡山山区那么险要,但也算是有山可依。此地湘江以北是祁山(跟陇西的祁山不是一回事,只是祁阳县和祁东县之间的山),湘江以南是九嶷山。
當 醫生 開 了 外掛 uu
九嶷山又叫苍梧山,绵延极广,是五岭的一部分,九嶷山南面就是“岭南”了,确切地说是交州的苍梧郡。
传说舜帝南巡苍梧之野,死于此地,娥皇女英两位湘夫人哭祭于此,就是这个九嶷山。战国时楚国大诗人屈原的很多诗作,写的就是这个地方,后世还有人在山上考据附会舜帝陵。
山区无法行军,所以去泉陵的粮道必须从祁阳县门口的湘江里走,要是绕过祁阳攻泉陵,是会被祁阳县守军切断粮道的。
李严刚到,也不想直接蚁附攻城,就先让魏延带着一些手持大盾的士兵,先到城下喊话劝降。
魏延也不推辞,他暗忖区区祁阳县守将,估计也就是个县尉,怎么可能有胆量抗拒伏波将军的威名,于是就拿着一面梨木包铁的大盾、手持古锭刀、背插一张硬弓,带兵上前,把一路上早就练熟的台词吼了出来。
还真别说,李严带来这些人,除了李严本人之外,其他还真没魏延的口才,也琢磨不清楚劝降话术的大义名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很多曲军侯级别的基层军官都嘴笨,只知道拿刀砍人,你让他说交战双方谁对谁错,其实说不清楚。这时候魏延稍微有点文化、识字明理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只听魏延大吼:“祁阳守军听着!我乃伏波将军帐下先锋魏延!刘度自恃宗贼,不尊朝廷,要挟上官强索官职,还抗拒汉中王宽仁远人的租庸调变法,试图继续擅专搜刮之利,盘剥害民。
伏波将军奉汉中王之令吊民伐罪,上正朝廷纲纪,下救黎民困苦,尔等无关之人,切勿自误!速速开门投降,可免无辜死伤!”
吼了几声之后,城头一个不知是别部司马还是县尉的军官,也躲在垛堞后面开始喊话:
“城下贼将休要妖言惑众!零陵司马陈应在此!天下皆知荆州牧乃是景升公,我主刘度的零陵太守之职,乃是明报景升公、上表朝廷所授,贼将竟敢说是要挟强索,简直厚颜无耻!
而且,我家府君数月之前,还曾另得长安明诏,我零陵众将人尽皆知。长安发来敕命中曾言:刘备、刘表身为宗亲,或阴托讨贼之名,借口不尊朝廷、妄图自立。让交州刺史子云公便宜从事,如遇刘备、刘表妄自侵夺,可权摄零陵、桂阳二郡,以尊朝廷!你们才是反贼!”
零陵别部司马陈应的这番话,着实出人意料,让魏延和李严都猝不及防,一时不知道打还是不打。
如果要打,立刻开始准备攻城武器,甚至等赵云来了,赵云的心腹工匠自会打造配重式投石车,攻城难度非常容易——
配重式投石车,此前只在益州的作战中用过,因为蜀道艰难,消息封闭,外部的军阀至今不知道这种武器的具体信息,更加不会造。三年前关羽打夷陵、武陵等地的时候没敢用,怕的是泄密导致对手也学去。
但现在的零陵战场其实是不要紧的,因为北面的武陵、长沙都是刘备的地盘,荆南已经与外部世界隔绝。别说是拿出配重式投石车攻城,李素就算有歼星舰灭了刘度,外面的人也不知就里。
豪门冷少的贵妻 陌上纤舞
可现在的关键不是武力够不够,而是大义名分的问题。
刘备毕竟不是孙坚曹操,即使是孙坚曹操,193年的时候抢地盘也是要借口的,没到彻底不要脸的程度。刘备得确保自己尊奉朝廷、匡扶汉室的大义不能受损。
“刘度居然还有长安密令、让他可以跟交州刺史张津勾结?这事儿不是咱能决定的了,快,立刻先上报伏波将军,伏波将军自会再报右将军,请他们定夺。我们先围而不打,休整几日。也别放松戒备,若是陈应敢主动出城袭击,那就坚决反击,让他有来无回!”
李严如此吩咐,约束部众不许妄动。
魏延、霍峻等人依令而行,分兵下寨监视祁阳县城。
魏延还存了个心思,唯恐陈应不出来袭击他,所以扎营的时候非常激进,选择了跟李严部下其他几个曲分开。
魏延单独带了四百个兵到湘江南岸扎营,摆出“断陈应后路,防止陈应撤退到泉陵,也防止泉陵的刘度、鲍隆沿湘江来增援陈应”的姿态。
这边扎营完毕后,刘度的新外交举措情报,一天之内就送到了赵云手上,赵云也不敢自专,又派了哨船顺流而下,顺风顺水帆桨并用,两天内回到长沙急报给李素。
“李傕郭汜居然还给张津密旨?让他在大王或者刘表生出‘不尊朝廷之心’的时候,从背后牵制大王和刘表?”
听说这个讯息时,李素简直是大喜过望。
《后汉书》上只写过交州刺史张津,在建安初年的时候,得过曹操所控制的许昌朝廷的密旨,让他可以便宜行事越境接管零陵、桂阳。
但那是因为刘表一贯是袁绍的盟友,所以曹操怕被袁绍和刘表夹击,这才给荆南张羡、交州张津密旨,让他们给刘表添乱。
没想到,这样的招数屡试不爽,每当挟天子的朝廷被地方军阀北伐威胁时,都喜欢用这手给讨董/讨傕汜/讨曹的军阀添堵。
“天助我也!既如此,子龙负有何疑?刘度勾结张津,支持李傕郭汜,这个罪名可比陈温、陆康、周昕的‘承认长安逆臣、破坏讨贼’更加卑劣了。
陈温陆康等人,好歹只是消极被动地承认长安、不愿为北伐长安出力、掣肘摆明了姿态要北伐长安的诸侯。而刘度和张津是主动进攻破坏北伐救驾大业、助纣为虐了!
告诉子龙,急击勿失,大义名分方面不用担心,大王素来以北伐匡扶汉室为任,这种贼臣帮凶还有什么好留手的?!”
李素兴奋地吩咐赵云派来的信使,还因时制宜地交代了一大堆外交笼络的话术,怕信使记不清楚,李素只能提笔给赵云写了一封密信,让他如此如此攻心笼络。
——
PS:万分感谢“云哥的Fans”的盟主!本书原先还欠三天三更万字,加上这个盟主该额外加更万字,以及其他一些打赏,目前我欠七天三更万字。
我早上起来才看见,争取下周末之前还清(不过今天我要去事务所开年会,明天开始还,绝对不会少大家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