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吳良廣告商 txt-第七百七十八章 閻怡勝的蘋果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吴良广告商
吴良搞不懂对方选择获奖者是一个很随意的决定还是全凭专业知识。
在普通人看来,指挥这东西似乎是赖好有点音乐知识,会打拍子基本上就可以。
事实则不然,上百号人的协同全靠的是乐队指挥手里的那根小棍子,棍子怎么挥舞就应该怎么演奏。
而指挥又是对乐曲理解最深刻的那一位,指挥就是自己对乐曲的理解。
而每个人的理解又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同样的乐队不一样的指挥演奏的结果就不同。
这还仅仅是指挥的不一样。
另外,演奏者在台上的乐团内,上百人制造出来的声音,连自己有时候都会傻傻的分不清楚是否合上拍了。
那么,有一个人站在台前指挥就很有必要了!
再比如说,开始演奏的瞬间,大家看的就是指挥手里的那根小棍子,即便小棍子挥舞起来给了节拍,但是有些人慢那么一丢丢或快那么一丢丢也是存在的!
所以,考验指挥的第一道关就有了,如何让乐团整齐的演奏起来。
诚然,作为废城交响乐团来说,搞出这样一个小小的节目,打造亲民的特点,最后的这曲肯定也不会太复杂,否则,指挥连听都没听过,将原本就不难的曲目搞的像一堆大杂烩一样,这也算是乐团自己打自己脸了。
就如同此刻的阎怡勝一样,当她得知自己有幸指挥这么大一个乐团时,她整个人都蒙圈了。
道祖 刺目
如同赶鸭上架。
不,
就是赶鸭上架。
她一时没了主意,拉着吴良的衣袖,半是惶恐半是跃跃欲试的担心,“哎呀,这可怎么办?”
她的退缩,有人注意到,但是,围观的这些参与了指挥的选手还是送上了鼓励的掌声。
对他们而言,能够指挥一个专业的六人乐团就已经够开心了,最终登台的机会,得之吾幸而已。
被人一起哄,阎怡勝也没了脾气,忐忑不安的朝这位组织者笑笑,算是答应了。
这又赢来了一阵欢呼声。
然而,总有人不愿意,不依不饶的跳将出来,“为什么是她?她什么都不懂!”
这是实话,阎怡勝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音乐爱好者而已,专业素养并不高,甚至她连长笛和箫都分不清楚,更别提横吹和竖吹的区别。
但是,被人质疑总是让人心情极为不愉快的,阎怡勝本身就是一个好胜心很强的强人,所以,她反而一改之前的忐忑,微微扬起细嫩的脖颈,骄傲的像只天鹅一样,左手轻拍吴良,“快,给我想办法!”
吴良哭笑不得的有种被放出来的感觉,他略微想了想,凑在阎怡勝耳朵旁边轻声的说了几句话,“和他比,看谁获得的掌声热烈!”
其实,吴良还有最简单的办法,那就是,告家长。
组织者选出来的人,有人质疑,由组织者出面就好了。
然而,阎怡勝一旦开始决定要做什么事儿,绝对会拼尽全力去战,就像她参与吴良的数次收购和并购一样。
吴良开出目标,她绝对是坚决不扣的执行者,所以,吴良还是开动大脑仔细的为阎怡勝想了这么一个办法。
既然对方在专业素养上质疑,那就在对方最自信的地方扇回去。
组织者是一位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他刚才一直在冷眼旁观,并未插手,而此刻,现场有人炫技,这属于意外之喜,能为音乐会平添几分乐趣,他也乐得如此。
碧眼男和乐队的几位大师简单说了说,大家也觉得有意思,纷纷答应下来。
吴良扯着阎怡勝给她安排战术,“让对方先来!”
阎怡勝点头,看着吴良从围观人群中借了一个苹果又塞到自己手里。
吴良笑着说,“不会打拍子没关系,等会儿,你右手拿苹果往空中一扔,再接住,把右手背在身后,左手跟着音乐的感觉随意挥舞就好!怎么爽怎么来,就跟你在夜店跳舞一样!”
“我哪有去夜店?”阎怡勝扭捏完又开始担心,“按我说的,准没错!”
阎怡勝还想追问,却发现挑衅的那位中年大叔已经开始指挥起来,她只好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指挥,貌似很专业的样子!
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医见钟情,天价总裁送上门 灵芊
身穿一身得体的礼服,脖子上的黑色领结无一不彰显着绅士风度,左手挥舞着激忄青,右手打着拍子,很合拍,也不知道是乐队跟着他的拍子演奏还是附和着他。
三分钟的曲目转瞬即逝,黑领结做出一个献丑了的礼节,赢来现场的一阵掌声,颇为热烈。
劍 靈 尊 小說
下台之前,黑领结还有意瞄了眼阎怡勝,鼻子里还发出一声莫名其妙的响声!
挑衅!
这就是挑衅!
被赶上架的阎怡勝硬着头皮走到小小的指挥台,扬起了右手的苹果。
几位演奏家愣了愣旋即专注起来。
而随着苹果的上抛和落下,阎怡勝帅气的接起苹果将其藏在身后,左手带动臂膀挥舞起来。
阎怡勝是左撇子,左手比右手灵活,在空中挥舞起来并不会产生像青楼老鸹丢手绢说“大爷,快来啊”的那种造作感。
显得很顺畅,很优美,像一个精灵一样,随着她的舞动,乐团也在演奏着自己的乐曲。
同样的曲目,来现场听音乐会的又都是真正的懂音乐的人,他们自然能够分辨出来,乐队和刚才的乐队似乎像是变了一个乐队一样,配合的更为娴熟和合拍。
三分钟过后,阎怡勝破天荒的摆了一个夸张的姿势结束今天的指挥。
现场停顿片刻之后,就是一阵疯狂的欢呼声和掌声。
耳听为实,阎怡勝胜出。
黑领结不可思议的看着阎怡勝扬着苹果,左手还指着它,“耶斯,噎死!”
几位大师互相看了看,有人摇头有人轻声的笑,仿佛是做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的确,对于他们几位来说,被支使到这边做这样的小节目,原本就是娱乐大众来着,然而,随着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生就那么背着右手一阵瞎胡闹,这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
平日里因为慢个1/8拍被指挥训斥的场景居然完美的解决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像顿悟一般。
小提琴不由得看了眼阎怡勝身边站着的年轻人,“这就是东方的魔术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