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其心可誅熱推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众人也都点点头,心中或许对岑文本的位置有些觊觎之心,但对岑文本的为人还是很看好的,岑文本已经是二等公了,日后未必不会是一等公,封地有数百里之多,什么样的土地没有,什么样的钱财没有,又怎么可能抢占别人的土地呢?
“这位小哥,今日秦王殿下,以及满朝公卿都在这里,有什么事情,你大可以说出来,至于官官相卫,或许在其他的地方有之,但是在这里绝对不会有的。”岑文本仍然是满脸谦逊之色,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攻讦而有生气的模样。语气宛若春风一样,让人听了心中十分安宁。
“是啊,你且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魏征双目中光芒闪烁,浑身上下都充满着斗志,好像是察觉到一点不一样的东西来。
年轻人看了看周围,然后说道:“我们是海河边的小李庄的村民,俺叫李三,我们家原本有十亩土地,前段时间,县衙里来人了,说是皇帝陛下要征讨辽东,朝中缺少粮食,要从民间征粮食,俺们当时想着,陛下要征讨辽东,这是好事,我们支援一些粮食也是应该的,可要的太多,俺们家里没有那么多粮食,这个时候,有人自称是岑家人,说可以借粮食或者借钱给我们,只是暂时要用土地质押,等到俺们有钱的时候,用钱去赎回土地。可是…”
众人听了顿时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了,一时间面色阴沉,这是典型的官商勾结,就是利用这种方式,强行将老百姓的土地据为己有。
“你确定是岑家人吗?”萧瑀面色凝重,询问道:“你要知道诬陷官员是什么罪名,诬陷重臣又是什么罪?你想好了再回答。”
qq里的爱
岑文本从来就没说自己是属于江左世家的一员,但萧瑀看来,岑文本在朝中对江左世家还是有一定好处的。尤其是现在,朝局绝对不能有任何变化。
“是与不是,查一查就知道。”魏征忽然说道:“阁老大人,不管这件事情是不是涉及到阁老,下官认为,阁老都应该避嫌,等到真相出来之后,阁老才能继续办公。”
“魏征,理论上是这样,但现在不行,陛下远征在外,西北大战将起,阁老怎么可以回家休息呢?”范瑾迟疑道:“而且,仅仅凭借一个人说是岑氏犯事,那就是岑氏,这让人如何心服口服?”
“是啊!阁老何许人也!岂会在乎你们这么点钱财?”王珪冷笑道:“殿下,臣认为这些人是故意给阁老泼脏水的,实在是太可恶了。若是每个人都能随便诬陷一番,让下面的臣子如何为陛下效力,如何为朝廷效力,还请殿下明察。”
“刘洎。”
风中的刀声
“殿下。”李景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岑文本止住了,只听他淡淡的说道:“既然诸位说是岑氏出了问题,就让燕京府、御史台、刑部、大理寺一起去查查看,不管是岑氏何人,只要违背了朝廷律法,都要受到惩处,就算是查到本官头上来,本官也照样认罪。只是这查归查,但绝对不能影响到朝廷运转。”
“阁老所言甚是。”李景睿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刘洎,这段时间本官就住崇文殿,不出宫门半步,等到有结果的时候,再来通知本官,至于老夫的府邸,你可以任意搜索。任何岑氏人员都可以询问,哪怕是本官的儿子也任由你拷打。”岑文本面色平静,从怀里摸出一枚玉佩来,递给刘洎,说道:“府中上下任由你出入。”
“下官领命。”刘洎赶紧接过玉佩,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然后让身后的衙役将现场所有告状的苦主都带了下去。
“都散了吧!”岑文本面色平静,面色威严,丝毫没有受到刚才的情况所影响,周围办事的官员不敢停留,纷纷退了下去。
崇文殿内,李景睿、岑文本等人纷纷就坐,大殿内的气氛比较凝重,虽然表面上问题已经解决,可是根本上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阁老,想来那些人都是诬陷阁老的,阁老在这里安心办差。”李景睿强笑道:“小王猜那些人弄不好是敌人派来的,故意让阁老去职,阁老不必放在心上。”
“阁老,任何家族中都是有一些不良子弟,下官家中也有,正好借着这个机会逮到,杀一儆百。”范瑾双目中冷茫闪烁。
俊男 坊
“是非对错,这些都无所谓,既然这么多人来找我,那说明我岑氏的确是出了不孝子孙。既然是出了不孝子孙,那就要受到惩罚,本官也是有失察之罪,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本官绝无二话。”岑文本摇摇头,说道:“下官担心的是这件事情的背后,这么多人是如何从海河河口来到燕京的,这么多人进入燕京,燕京的巡防营居然没有得到消息?这么多人从朱雀长街来到皇宫前,一点动静都没有?凤卫也没有消息?难道真的是自发而来的吗?恐怕不是这样的吧!”
众人听了面色一愣,很快呼吸就变的急促起来,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沉浸官场多少年了,瞬间就想到了这个问题,脸色顿时差了起来。
“真是可恶。”范瑾冷哼道:“其心可诛,其心可诛。”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是有阴谋的,而且这个阴谋居然对准了大夏的首辅大臣,这不仅仅是对岑文本的挑衅,更是对大夏朝廷的挑衅,这是非常可恶的事情。
“但府中若是没有问题,又怎么可能被人算计呢?”岑文本叹息道。他的脑海里已经在思索着背后的事情。
“先生,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让凤卫去查,看看这些人是怎么入的京师,这些人衣衫褴褛,从海河河口到燕京可不容易,难道就这么走来的,孤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算计当朝首辅,真是该杀。”李景睿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杀机。
“多谢殿下厚爱。”岑文本心中一阵欣慰。
“殿下,下官现在担心的是魏征。”萧瑀苦笑道。
众人听了阴晴不定,魏征这个谏议大夫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货色,他的职责就是监察百官,哪怕是岑文本他也不放在心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