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同牀共枕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谁?”
杨晴霜的声音自房间里传出,带着五分警惕,三分默然,两分疑惑。
“是我,邵思齐。”
房间里短暂的沉默了一下,才传来杨晴霜冷然的声音。
“进来。”
陈安推门而入,就看见坐在书桌后,面无表情的杨晴霜。
“你这一天去哪了,难道不知道这是我们新婚第一天?”
杨晴霜说这句话的时候不带丝毫感情,可心中却是相当气恼。
本来她今天在公司受了气,所以特意给自己多安排了一些工作,打算晚回来一阵给这个新婚丈夫一个下马威,并且准备了一堆说辞想要回怼对方的不满,可谁知道对方竟然比她回来的还要晚。让她一堆说辞没了用武之地还罢,一肚子邪火竟也没处去发。
陈安走进书桌,瞥了一眼旁边的电脑屏幕,发现上面的打地鼠小游戏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数据报表。
他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一句,道:“上午搬过来时,朋友帮了点忙,之后就和他一起吃了顿饭。”
杨晴霜黛眉微蹙,道:“以后和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少来往。”
穿越之重走青春路 云紫雁
陈安从善如流的点了点头道:“好。”
他这番举动弄的杨晴霜一愣,她刚刚说那句话纯粹只是想要激怒对方,好大吵一架泄泄火,可谁知道陈安竟这么回答,这还怎么吵的起来。
于是一丝鄙夷之色在她面上毫不掩饰的渲染开来,她带着三分挑衅地道:“我从没见过你这么窝囊的男人。”
陈安一脸无奈地道:“好吧。”
杨晴霜再次一愣,随即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难受的要命,郁闷的直想吐血,
本来憋了一晚上气,摆好架子准备大吵一架,可谁知竟是这么个结果。
她鼓了鼓腮帮子,似乎又觉得这个表情不雅,硬生生地将嘴里的气咽下,感觉一阵胃疼。
她踢开椅子站起身来,实在不知道再和陈安说什么好,绕过书桌,直接走出了书房。
陈安见此也跟在她后面,一起回了卧室。
“你干什么?”
杨晴霜发现陈安跟着她走进卧室,立刻像受惊的猫一样,一步窜出老远,回身警惕地看着他。
陈安有些无辜地道:“睡觉啊,这么晚了。”
杨晴霜微怔,这才想起两人当前的关系,刚刚实在是被陈安给气糊涂了。
反应过来后,她面色有些不善地道:“你睡客厅。”
她的这个卧室不小,相当于一个独立的套间,客厅、盥洗室、甚至还有个独立的小厨房。
陈安转头看了一眼客厅那宽敞的沙发,依旧从善如流地道:“好,不过你能给我找一床被子吗?”
没等到陈安的抗议,杨晴霜略显失望,转身就准备去卧房的壁橱里找被子,可忽然之间想起,外间客厅里是有监控的,而孙姨可是爷爷的人。
于是她咬了咬牙,又转身道:“算了,你还是睡进来吧。”
“为什么?”
陈安的反问,再次将杨晴霜强行按下的火气给点了起来,看着对方那狐疑加警惕的眼神,她差点没被气晕过去。
心道:叫你睡进来,你丫还不乐意了,要不是怕伤老爷子的心,早就叫你这个窝囊废有多远滚多远了。
她心中骂声滚滚,可有些话实在说不出口,不然反倒成了对方拿捏她的把柄,因此只能暴躁地道:“叫你睡进来就睡进来,哪这么多废话。”
陈安倒是好说话,又是“哦”了一声,直接跟她走进卧房。
杨晴霜在壁橱翻了翻,找到了一整套铺盖。以她家的情况,自然不可能缺这么一床被。她将铺盖递到陈安手中道:“你睡地上。”
陈安看了一眼铺着厚厚地毯的卧室地面,道:“我腰不好,睡不了地板。”
杨晴霜眼睛一瞬间瞪的溜圆,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让我睡地上?”
非做不可 唯其
“呃,”陈安微微顿了顿,一低头转身就往外走,边走边道:“那算了,我还是睡外面沙发吧,那沙发看起来挺宽敞的。”
杨晴霜一口气噎个半死,眼见陈安将要走出门,不禁游戏破音地叫道:“你给我回来。”
陈安应声站定,略有些疑惑地回头看向她。
她喘着粗气,转头看向卧室中心那张接近三米宽的大床,咬着牙道:“算了,你也睡床吧……”
接着她又转过头来,举着小拳头,恶狠狠地看向陈安道:“一人一半,晚上你要敢越界就死定了,我分分钟就能把你打的半身不遂。”
陈安看了一眼她那白玉般的小拳头,老实的点了点头。
那小拳头看起来可爱,但陈安却能看清其中的力量,他丝毫不怀疑,若真是从前的邵思齐,可能只需要一拳就被KO了。
他早就看出,杨晴霜外表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却是不折不扣的轮回二级实力,甚至就连那个躺着快要死了的杨老头,其实也是轮回五级的高手。
这就是东联杨家的底蕴所在。
不过,相比于杨老头,杨晴霜的身上并没有超凡因子的痕迹,这是因为轮回前三级,并不一定就是超凡。
轮回前三级代表的是凡俗,即便是在末法世界,一个人单凭身体的锻炼,也有可能达到超越轮回三级,无限接近轮回四级的程度。
实际上轮回四级才是超凡与凡俗的分界点。
当初在七神时代,康斯顿家族的海龙骑士团,最普通的骑兵都有轮回一级的实力,威尔克斯特这个头领,不靠超凡因子也达到了轮回三级的层次,靠着一身铠甲装备未尝不能和轮回四级的真正超凡者拼一拼。
当前时代,本就有古武传承,杨晴霜又出身豪富,自小接受精英教育,有个轮回二级的实力一点都不显奇怪。
陈安似乎是接受了杨晴霜的威胁,抱着铺盖又回到了壁橱边,将垫被枕头又放了回去,只留一床被,走到床铺了起来。
杨晴霜起初抱着手臂看着,可眼珠一转,似是想起什么,干脆走到陈安的身边帮起了忙。
她的帮忙方式简单粗暴,直接将属于她的被褥领地扩展到了两米,只给陈安留下连翻身都困难的不到一米的面积。
看着铺好的床铺,她略感满意,终于有一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然后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的洗漱,两个人终于是躺到了床上。
杨晴霜瞪着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竟然有些失眠,她这是第一次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而且两个人在一天前明明还是陌生人。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女汉子自我标榜的,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心理不由自主的有些异样。
那情绪说是害羞吧,有点不像,恰当点来说,应该是胆怯,只是作为杨家这一代唯一的掌门人,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有胆怯的情绪存在,于是便自我认定为属于女孩子的自矜。
万界战歌 巴山小顾
因此她虽然有着多达两米宽的领地,可实际上还是挨着床边睡的,与陈安差不多隔了一张单人床的距离。
可即便是如此,她还是有些睡不着,心情莫名的逐渐烦躁。家族的重担,公司的事务已经压的她实在有些喘不过气来。
土匪营
还有白日里那些家族宿老们阴阳怪气的话语,医院里容颜日渐憔悴的爷爷都让她心烦不已。
少女情怀,心中憧憬的白马王子形象和陈安那畏畏缩缩的样子一做对比,更让她感觉委屈无比。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一切杂乱的念头,不知怎么的竟汇聚成了邵思齐那张可恶的嘴脸。
一时之间让她忍不住大喊一声:“喂,你睡着没有?”
这句话刚出口时,她心中还有些扰人清梦的歉疚,可等到一阵轻微的鼾声传来时,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感觉邵思齐这个可恶的家伙总能找到让她爆发的点,哪怕睡着了都是这样。可偏偏还就让她爆发不得,有心一脚将那混蛋给踹下床去,可她终究做不出那种明显迁怒的事,最后只能蒙着被子开始生闷气。
轻微的鼾声依旧在她耳边缭绕,她本以为自己会越来越烦闷,可奇怪的是那鼾声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心感。
莫名的韵律仿佛是在奏演着一首奇异的安眠曲,轻轻的洗去她心中的焦躁担忧,不自觉的就按照那韵律开始调整呼吸。
她眼皮逐渐沉重,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而在这个时候,陈安却停下了鼾声,缓缓睁开双眼,转头看了一眼咧着嘴留着口水,睡的四仰八叉的杨晴霜,感觉这小丫头片子还挺有意思的。
自从选择按照天玄的安排,抗拒渐近于天的心性,保留人的情感,陈安感觉自己的人性正在逐渐回归。
曾经他的就算胸腔充满仇恨,依旧有着一颗温暖的心,对慕晴、对清宁、对轻语、对小光、哪怕是对陆雯都有足够的包容,耐心和真实情感。
或许是因为孤独,但这亦是彰显了他的本性。
如今他本性回归,虽不像曾经那般非得找个心灵的寄托,可看着什么都不懂的杨晴霜,还是没有办法直接无视。
他不知道这种情况究竟是好是坏,遵从天玄术士的安排究竟是对是错,但他本能想要抗拒太上忘情的境界,想要保留生而为人的情感。
回想之前漠视一切,乃至漠视小光的情形,他就有些不寒而栗,甚至根本不确定那究竟还是不是自己。
就这么沉思了一会,陈安也没了睡意,实际上他也不需要睡觉,无论是大罗天尊层次的精神,还是已经达到轮回六级的半神之躯,都让他有足够的耐力可以不眠不休很久。
由是他干脆也就不睡了,躺在那里,开始利用对身体的绝对掌控,驱使新创的超凡因子,对这具身体继续洗练增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