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tui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六百零六章再挫殷郊推薦-aop2k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靖儿,你修习的那是巫族的秘法,那落魂钟为师也是知道些的,那法宝乃是针对天、地、人三魂之宝,巫族秘法是只修肉身,却不修魂魄之法,想必的魂魄已经与肉体合二为一,要是如此,这落魂钟应该对你产生不了多少威胁,此时真是你为阐教再立新功之时。”
在燃灯道人听了殷郊的叫阵之后,眼睛就随之一亮,这李靖是再好的人选不过了,燃灯道人对当年大地的主宰的巫族是有一定了解的,当年流行于洪荒的巫族功法虽然没有修习,但是还是了解些了的,本来李靖乃是自己的小团体中的一员,能不出战就不出战,不过此时特殊,燃灯道人还要维持阐教此处总指挥的威信,也只能派李靖出战。
此时的李靖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是暗暗叫苦,按道理说自己真的如燃灯道人说的一般,乃是魂魄与肉身融合,就是在自己去后土殿之前,自己也是如此,可是在得后土娘娘的点拨之后,李靖在体内形成了元神之引,而后又形成真正的元神,此时的李靖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不修元神的巫,现在李靖神魂之中,有后土娘娘的结界,保护和隐匿自己元神,李靖此时也不了解,自己会不会受那落魂钟的影响。
不过现在也没有李靖犹豫的机会了,燃灯道人这当老师的已经开口了,自己还是燃灯道人小团体的一员,在这大劫之中,还少不得与燃灯道人这个老师厮混,更不能违逆燃灯道人的话,更主要的是,要是自己拒绝,在不暴露自己的元神的情况下,根本找不出什么理由。
念及至此,李靖只能硬着头皮朝着燃灯道人拱了拱手,表示遵命之后,再次漫步出了两军阵,殷郊见李靖出阵,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冷哼道:“小贼,你还真的敢出阵?好,今日本殿下就拘了你的神魂,让你永不超生。”
李靖却并未管这殷郊说什么,只是慢慢踱步的朝着场中而去,此时的李靖多么的希望殷郊看着自己的行速太慢,把落魂钟祭出,朝自己打过来,到那时,自己用落宝金钱直接把落魂钟也镇压,那时候解决殷郊不过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可是李靖的愿望还是没有实现,那殷郊自上次番天印被镇压,知道李靖有能镇压法宝的法器,自然不会冒冒失失的把这落魂钟再次祭出,重蹈覆辙,不过殷郊见李靖走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心中焦急之下,一夹马腹,朝李靖冲来。
而李靖心中默默的算着与殷郊的距离,与殷郊现在的战马的速度,片刻之后,李靖突然眼中精光一闪,瞬间施展出土遁之术,突然消失不见,此时的殷郊还在纵马疾驰,见到本在前往的李靖突然消失,心中暗道不好,赶紧把方天画戟舞动开,护住周身。
可是此时殷郊反应过来已经晚了,李靖在出现之时,已经在殷郊的身后,此时李靖手中的摄魂枪并没有直接击向殷郊,此时殷郊的方天画戟舞动间,已经形成一个护罩,若是以力破之,虽然能办到,可是却浪费了这个偷袭的机会。
李靖刺向的是殷郊胯下的战马,殷郊此时只顾着护住周身,却并没有照顾到胯下的战马,在李靖突然袭击之下,战马一声悲鸣之后,斜着倒在地上,而战马之上的殷郊也因为战马的倾倒,身子向一侧倾倒,不过殷郊反应也是不慢,手中方天画戟在地上一支,身子借着反撑之力,顺间飞掠而起。
可是殷郊的反应已经被李靖想到了,李靖冷哼一声,摄魂以影随行的横扫,这一击用上李靖的全身力气,只见这摄魂横扫之下,殷郊也算是一件法宝的方天画戟一下子被李靖扫的折断,殷郊飞掠的势头在骤然失去支撑的时候,又是一锉。
李靖借此机会,拔地而起,自下而上的朝着殷郊刺去,殷郊此时在半空之中,还在控制自己的身形,骤然被李靖接连而来的突袭,已经失去了方寸,眼见就要被李靖的摄魂刺中,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火光出现,之前逃走的马善此时不知从何处钻出来,一边迎向李靖的摄魂,一边给殷郊一脚,殷郊借着这股力量,瞬间飞出数丈,凝立自地面。
而被李靖刺中的马善再次化作一道火光,出现在了殷郊的身侧,此时的马善面色惨白,之前几次被斩首以及大卸八块都没有消耗马善的本源,可是就在刚才的一击之下,马善觉着自己本源已经丢失一小部分,此时马善庆幸自己见机的快,逃走的果断,要不然本源再被吸收更多的话,没准自己就要化为原形。
落地之后的殷郊此时也面色煞白,刚才那一瞬间,殷郊仿佛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已经把自己围绕,要不是马善替自己挡下一击,自己要是被那怪异的兵刃刺中,就算自己甲胄在身,仙体也有成,恐怕也逃不得道消身殒的下场。
“李靖,枉你是曾经是陈塘关的总兵官,大商的滨海侯,居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不顾颜面的偷袭本殿下,若不是本殿下的手下拼死救本殿下的性命,本殿下还真的着了你的道,今日我殷郊与你李靖必要一决生死,待本殿下拘了你的三魂,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的殷郊算是真的怒了,李靖的手段在这个时代来说是极为阴损的,而且殷郊自出山到现在,几次三番的在李靖手下吃瘪,让殷郊心中诺不可遏,只见殷郊此时也顾不得李靖有什么法宝,六只手一起打着各样的法决,在殷郊头顶的落魂钟瞬间飞起,朝着李靖的头上扣去。
李靖见殷郊的动作表面上露出惊恐之色,仿佛惊慌失措般的祭出玲珑宝塔,仿佛还觉着不够,又扔出了数样仿佛的法宝,这些法宝在殷郊眼中,也就那个塔行的法宝有几分看头,其他的法宝,都是一般的天仙不屑于顾的法宝。
殷郊脸上露出仿佛胜利的微笑,仿佛已经看到了李靖的天、地、人三魂被落魂钟摄拿的场景,那种大仇得报的快感,让殷郊脸色都有些涨红,可是殷郊在惊怒之间,却忘了曾经的番天印是如何被镇压的,这一个疏忽,注定殷郊的悲剧。
“殿下!”
“李靖,你敢?!!”
此时战场之上想起了马善和殷郊一起的喊声,就在那落魂钟出现在李靖头顶,还没等殷郊敲响之时,只见李靖在打出的数个法宝遮挡之下,一个带着翅膀的法宝出现,翅膀扇动之间,就出现在了落魂钟的上方。
那落魂钟被那带着翅膀的法宝压住之时,那那硕大的落魂钟就不受控制的急速变小,眨眼之间就化成了铃铛大小,如失去了灵性的凡铁一般,朝地面坠落而去,李靖随手一招,一下子把落宝金钱与落魂钟全部抓在手中,然后不去管空中纷乱的法宝,微笑着看着殷郊。
“谢谢殿下接连赐给李靖两件法宝,不知道殿下一共有几种法宝?不若殿下一起赏赐给李靖,也省的殿下一个一个的,耗费力气不说,还浪费时间,李靖前些日子知道,那个印章模样的法宝乃是番天印,这个想必就是落魂钟吧!殿下真是够慷慨的!”
殷郊看着李靖的微笑,比任何时候都恨李靖的这个笑容,只听殷郊咬的银牙嘎吱嘎吱直响,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在半晌之后,还没等李靖继续攻击,只见殷郊脸上突然涨红无比,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双眼一花,朝后倒去,而在殷郊身旁的马善赶紧扶起殷郊,遁回大商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