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vuhd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毒液諸天-第540章 造神計劃尾聲推薦-0klnp

毒液諸天
小說推薦毒液諸天
“是什么办法?快告诉我!”看到杨简这个模样,大蛇丸就知道有门,立刻问道?
杨简也没有卖关子,“其实这个办法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关键是你要找到纯粹的阴阳遁之力。”
“阴阳遁之力?”大蛇丸脸上挂着疑惑。
“没错,就是阴阳遁之力,这是一种比普通的查克拉力量更高级的力量,千手柱间的木遁制造出来的树木可以继续生长,拥有真正的生命力,这就是极至的阳遁力量体现,而宇智波一族的写轮眼会出现神奇的力量,比如说伊邪那岐修改现实,伊邪那美决定命运,这是阴遁极至力量的体现,阴阳遁之力结合在一起可以重塑身体和灵魂,如果有足够的阴阳遁之力,绝对可以让你转生之后身体和灵魂达到最完美,最契合的状态。”
大蛇丸脸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光听杨简这么说就知道阴阳遁之力非常的难得,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过还是抱着万一的想法问:“那你知道如何才能弄到阴阳遁之力吗?”
“想要达到你的要求,普通的阴阳遁之力还不行,阳遁之力至少是千手,辉夜或者是漩涡一族的,而且是最高等的那种,让你的身体不断的破坏,然后不断的重塑,需要旺盛的生命力,而阴遁之力至少是宇智波万花筒写轮眼的程度才能提供,至于其他的像是秋道一族的阳遁之力,山中一族的阴遁之力都不行。”
“那不就等于没说,这根本是不可能达成的。”
“我想想,记得以前有人好像提过,对了!卑留呼,我记得他最初研究出轨螺牙之后,打算吸收五种血继界限,可是人体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血迹界限能力越多,承受的压力越大,我记得他说过,当时他的解决方案就是利用阴阳之力强化身体,五种血继限界能力实际上是以五种属性查克拉为基础的,借助阴阳遁之力进行融合,不如问问他如何解决阴阳遁之力?”
“卑留呼!对呀,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不行,我马上去找他。”大蛇丸两眼发光,站起来转身就要走,他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等一下,哪里需要这么麻烦?难道你忘了我的空间能力吗?你们这些人身上可是都有我留下的空间坐标,我来就好。”杨简说着手一挥,空间好像黑色的像素一般,左右分开,出现一道黑漆漆的门户,然后杨简说了一句:“卑留呼,过了一下,有很重要的事情问你。”
不过几秒钟,一副正太模样的卑留呼便从黑色的空间门中走出来,脸上似乎挂着不满,“干什么?有话快说,我还得赶快回去做实验的。”
“要找你的,不是我是大蛇丸,让他自己说吧。”
“卑留呼,是这样的……”大蛇丸主动解释起来,把自己需要阴阳遁之力的事情说了一下。
“你需要阴阳遁之力,这事简单呀!只要日食来临,就会出现大量的阴阳遁之力,最初我设计利用鬼罗芽之术吸收五名血迹忍者,然后利用阴阳遁之力强化身体容纳五种血迹。
根据我的研究来看,太阳的光束照耀在月亮之后,投射下来的阴影当中就蕴含着纯粹之极的阴阳遁之力,有时候我都怀疑,真的像查克拉起源那本书上所说的,月亮实际上是六道仙人制造出来的,里面封印着查克拉的始祖,整个月亮已经被辉夜的力量侵蚀了,月亮才变成了一个转化器,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投射在大地上的阴影会蕴含着精纯的人阴阳遁之力。
“太阳,月亮,日食,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太好啦!太好啦!这么一来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造神计划可以实施了我会以完美的状态进行转生,一定可以成功,哈哈哈……”大蛇丸越想越兴奋。
“行了,行了,别笑了,什么时候会有日食还不一定呢,说不定得等几十年之后,那时候说不定你已经老死了。”看到大蛇丸那副兴奋的样子,杨简忍不住打击道。
卑留呼想了一下说道:“如果是日食的时间,我只能说大蛇丸很幸运,大概三个月之后刚好有一场日食,到时候月亮的阴影会笼罩风之国边境一片区域,那里非常的荒凉,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保证没有人打扰。”
“好好,真是天助我也!”大蛇丸脸上的笑容更盛,得胜般的看了杨简一眼。
而杨简的脸色则有些不好看,“卑留呼,你为什么会对日食的情况这么清楚?”
卑留呼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清楚了,我可是花费了很多年的时间研究日食出现的时间,为的就是完善鬼罗芽技术之后夺取其他忍者的血继界限,只是后来因为从你这手中拿到了基因嫁接技术,可以直接通过基因嫁接来获取血迹界限,原来所做的准备也就没用了,不过关于日食的研究仍然记得清清楚楚。”
“太好了,快告诉我下一次日食的具体时间以及地点,我要马上去准做准备。”大蛇丸满脸的期待,他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动手。
卑留呼在心里估算一下,然后伸手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应该还有83天,地点的话这个方向大概一千零五十公里左右,那里有一片荒凉的山谷。”
大蛇丸立刻转过头,期待的看着杨简,杨简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好吧,好吧,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吧。”
杨简闭上眼睛,心里估算一下刚才卑留呼所说的距离,挥手打开一道漆黑的空间门。
看到空间门开启,大蛇丸因为太着急,不等杨简开口,抢先一步一头撞了进去,然后对面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卑留呼愣了一下,不明白空间门对面的大蛇丸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发出惨叫,一脸疑惑的看向杨简。
不过卑留呼却也不担心大蛇丸会遇到危险,因为凭大蛇丸的实力,无论是什么敌人,都能够坚持一段时间。
杨简无奈的耸耸肩说道:“果然,一旦关系到最深切身的利益,难免会失了分寸,我又不知道你所说的位置具体情况,只能把空间门开到空中,不过我想大蛇丸也不至于摔死。”
“原来是这样,那大蛇丸还真是够倒霉吧?走吧,我们一起过去。”
卑留呼说着也一头扎进空间门,果然,来到空间没得另一边发现自己身处半空,不过卑留呼一点都不慌,直接施展讯遁,脚下连续踩踏,顿时爆发出一连串的音爆炸,身体慢慢的下落。
这时候杨简也从空间门中走出来。身后一对有毒液幻化而成的金色蝠翼,轻轻的扇动两下,稳住身形。
很快卑留呼和杨简就落到一处山坡上,而大蛇丸就在不远处,把自己的身体从土里拔出来。
大蛇丸这一下可是摔得不轻,不过还好,及时把身体转化成柔软的蛇身,虽然浑身泥土看起来有些狼狈,可是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害。
大蛇丸有些气愤地盯着杨简,都是因为对方没有提醒自己,以至于这么丢脸。
“别这么看我,不是我不想提醒你,而是你动作太快,根本来不及。”实际上杨简如果愿意的话,完全可以避免让大蛇丸出丑,哪怕是对方已经穿过空间,也能帮助他稳住身形,只是杨简偏偏喜欢看大蛇丸出丑的样子。
大蛇丸也知道自己理亏,根本没法在这件事情上找杨简的麻烦,无奈叹了口气,为自己有杨简这样的损友感到悲伤怀,干脆当他不存在,扭头看向卑留呼问道:“你说的日食阴影的中心在什么地方?我得做些准备。”
“跟我来吧,这距离这里只有十几里的够距离,以我们的速度只需要十几分钟就能到达。”
卑留呼的在前面引路,如果不算空间忍术,卑留呼的迅遁绝对是最快的,不过为了照顾杨简和大蛇丸的速度,并没有使用迅遁,只是以普通忍者的速度不断的跳跃着,时不时的用瞬身术加快速度,很快就来到一处山谷,沿着小路前进,直到进入一处山洞当中。
大蛇丸欣喜的发现,这个山洞是被人挖空的,空间非常的宽敞,中央有一座高台,四周设立了五个十字架显然是用来求禁忍者的,而山洞的顶部也被挖开,可以看到天上的朵朵白云。
被卑留呼把一份图纸递给大蛇丸说道:“这里是我当初设计的利用鬼罗芽之术融合五种血迹界限的基地,地下也布置了阵势,可以汇聚阴阳属性的查克拉,可惜没有派上用场,便宜你了,你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改动,你自己设计就好啦。”
大蛇丸结果图纸对照周围的情况探查了一下,果然阵势非常的完整,只需要稍微改动一下,把那些不必要的东西去掉,只保留汇聚阴阳属性查克拉的能力就可以了。
大蛇丸一脸郑重的说道:“卑留呼,多谢了,这次你可帮了我的大忙,我欠你一份人情,以后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得到,绝不推辞。”
“不用那么客气,如果是以前的话,我或许会真的会以此作为条件,让你帮我做一些事情,不过现在我想要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而且以我现在的实力,基本上也没什么能够拿给我的,现在我们是同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同伴呀!”
听着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词汇,大蛇丸眼中流露出回忆之色,曾经的他跟自来也,纲手也是性命相交的伙伴,愿意把背后卖给对方,可是命运似乎给他开了一个玩笑,最终还是分道扬镳,甚至还成了敌人。
不过大蛇丸并不后悔,而且他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又有了新的可以交付性命的伙伴,自己一直以来所追求的也近在眼前,一切都在好的方向发展。
接下来大蛇丸开始忙碌起来,让杨简帮忙,通过空间门把大量的物资传送到山谷当中,开始进行改建,准备等日食到来的时候进行转生。
时间不知不觉中过去,这天杨简在办公室中查看资料的时候,却没想到来了一位意外的客人,宇智波佐助,而在他身边还有一个缠着他喋喋不休,让他跟自己回木叶的金毛小子,漩涡鸣人。
对于佐助的到来杨简感到好奇,虽然佐助也知道杨简的存在,可是杨简对于指点佐助,两人平时没有多少交集,怎么会忽然来找自己呢?
杨简想了想,决定见佐助一面,不过这时候还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杨简专门伪装了一番,防止被鸣人识破身份。。
“真是稀客,佐助,你这是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吧,金毛小子,你叫漩涡鸣人对吧,不要在这里捣乱,要不然我可是要把你丢出去的。”杨简看着进入办公室还在那里吵吵的鸣人忍不住警告了一句。
“混蛋,我不叫金毛小子,我是漩涡鸣人,是要成为五代……不,六代火影的男人,佐助是我的队友,我要带他回木叶,副业。。小子,我是炫舞的,木叶跟你没关系。”
“谁说跟我没关系,现在佐助可是我们田之国的人,要是你想要把他带走,还得问问我们同不同意,。”
“不管是谁,敢阻止我,我就把他打飞。”漩涡鸣人说的挥舞着拳头,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最近这这三年跟着三代修行,实力大增,已经初步控制了九尾的力量,觉得自己已经今非昔比,可以打败杨简。
“可是你好像还没有问佐助愿不愿意跟你回木叶吧,而且一旦回木叶,作为叛忍的佐助可是要被处决的,你想佐助被人杀掉吗?”
“这……这个,我可以去求三代爷爷,可以去求纲手婆婆,让他们放过佐助。”
“首先要不要放过佐助不是他们能够轻易决定的,而且他们这次放过了佐助这个叛忍,将来再出现叛忍他们该如何对待呢?他们因为你对佐助网开一面,以后不有多少人以此为借口要求放过叛忍,那些被伤害的人该怎么办?规则一旦被打破了,想要重新建立起来可就难了,你不觉得这样自己很自私吗?”
“这个我,我,我……”鸣人一时说不出话来,头脑简单的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