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傳奇藥農笔趣-第一千五十八章 啥都不做卻先走(求訂閱、求收藏)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传奇药农
隆隆声音传遍四方,各大宗门至尊与长老皆脸色大变。
乾云宗所在看台,长老明纵和明思究都在。
明思究看管问天阁的职务早已被撤去,明空傲清换了一位他们从未见过的陌生长老代替,据说是血云长老。
明思究也不气恼,相反非常高兴,甩掉责任后终于能一身轻松。
从那以后,她把明纵从芳草峰硬拖过来,逼着明纵和自己住一起。
听到郑秋的喊声,明思究笑眯眯地去搂抱明纵:“瞧瞧,你教出来的徒弟胆子比你大多了,这喊话多霸气,你就不能学着点。”
“我们是乾云宗长老,大庭广众你收敛一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沉香 灰燼
明纵面容比以前年轻了些,刻意用法术消除皱纹,这样与明思究更般配。
他摸着白须思索片刻,嘀咕道:“思究,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郑秋喊话音色有点奇怪,嗯……有种沧桑、浑厚的感觉。
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不可能喊出这种味道的音色。”
经明纵提醒,明思究也注意到了。
她抓着明纵手掌,在自己腿上来回抚摸,柳眉微皱:“你的意思是郑秋出问题了?”
“有可能,我告诉过你,神力这东西很容易失控。
不过郑秋看起来还没疯,也许他能自己把神力压制住。”
另一边,葛无情拍着大腿跳起来,站到椅子上兴奋地感叹。
“好小子,够帅,我喜欢!横眉冷对千夫指,冲冠一怒为红颜,从今天开始,老子就是你粉丝……”
天命宫所在看台,左掌星官眯着眼睛凝视郑秋,取出一件汲光纳影法器,悄悄拍摄下关于郑秋的影像。
莫君容果然没说错,郑秋很强,会成为天命宫统治云袖大陆的阻碍。
现在光凭莫君容已不是郑秋对手,自己把这些影像带回去交给宫主,宫主应该能想出好办法。
各座看台混乱了很长时间,闻剑宗宗主刃桦终于飞出来,落到斩龙剑台来解决此事。
刚落到剑台上,他就感到一股强大压力迎面推过来,就像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怎么可能,自己可是神宿境至尊,要让自己感到如此压力,郑秋得有多强?
当刃桦暗中运功后,这股压力开始消退,好像刚才一切只是错觉。
“郑秋,你的要求太过分了,之前说好给灵翠山六个席位,怎能临时变卦。”
郑秋展示了一下乔晨儿头颅,冷冰冰地回答:“看到了吗,另外那四个席位,是我要的补偿。”
學 霸 的 黑 科技 時代
灵翠山十个席位全要,这样的要求刃桦当然不愿意答应,但看到郑秋层出不穷的神奇法术,他心里也有些发毛。
“最多给你七个,不能再多了。
诛魔正气是天下各宗派组成的联军,不能由你灵翠山说了算,必须给大家一些指挥权力。”
他是言灵少女
对于刃桦的话,郑秋似乎没什么反应,依然冷漠地站着不动。
等待片刻,刃桦有些心急,再次追问道:“郑秋你到底什么意思,七个席位还不够吗,做人别太贪心。”
郑秋目光中神色突然变化,变得从冷漠转变为高傲,好像高高在上的至尊强者在看一群小蚂蚁。
“那你们自己玩吧,灵翠山不加入联军,到时候你们的死活,也和我没关系。”
说罢他开始念动缩地成寸口诀,不等刃桦回答,就跨入一道白光中消失。
啪,白光在看台上显现,郑秋平静地从里面跨出。
他看了一眼灵翠山众人,以类似命令的口吻说道:“离开闻剑宗,现在就走。”
大家很不理解,郑秋的态度突然转变,来的时候还不是兴冲冲说要指挥天下修者的嘛。
坎池赶紧劝道:“老板,我们不是要统领天下宗派吗,现在离开,那之前所做岂不是前功尽弃。”
李陌简也劝道:“没错,郑秋你可别意气用事,获得大部分席位,其实等同于获得指挥权了。”
然而郑秋依旧不为所动,重复刚才的话语:“离开闻剑宗,现在就走。”
芸幽眯起眼睛察觉到不对劲,郑秋的情绪有些反常。
她望着郑秋双眼,似乎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愤怒和侵占欲望。
而这些情绪,则牢牢被郑秋压制在心中,暂时没有爆发出来。
对于情绪反常这种事,芸幽有很多经验,她在过度使用天地之力的时候,也会出现情感被削弱这样的异常情况。
郑秋使用的不是天地之力,而是神力,那肯定是神力影响了他。
想到这里,芸幽立即起身同意郑秋的看法,劝大家都听话,跟着郑秋离开闻剑宗。
“芸幽,郑秋意气用事,你不能跟他一样胡闹啊。我们还是……”
李陌简的话直接被芸幽打断:“别拖延时间,快走,郑秋状态不好,他不能继续待在这里受刺激。”
这话提醒了大家,谷雅仔细看了看郑秋,也跟着附和道。
“芸幽说得对,郑秋精神状态不对,我们快走,其他事情以后再议也不迟。”
谷雅和芸幽可是整个灵翠山,除了郑秋以外话语权最重的人。
她俩这么一说,大家相互看了几眼,也就再无办法拒绝。
灵翠山一行三十多人架光腾空,离开看台向闻剑宗山门方向飞去,中途没有丝毫停留。
绝情随心庄也在灵翠山落座的山峰,葛无情看到郑秋带着灵翠山的人飞走,略微思索后从皮衣内袋里翻出一张替身符纸。
注入气劲激活替身符纸,他在座位上留下一模一样的影像,自己则纵身飞跃离开山峰,贴着树梢尾随郑秋的队伍飞行。
随着郑秋离开,斩龙剑台上那股强横的压迫感马上消失。
九大宗门和乾云宗的弟子纷纷站起来,一个个心有余悸。
刚才郑秋释放出的那股压力,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们感觉自己好像在死亡的悬崖边走了一遭,背后衣衫早已被冷汗湿透。
莫君容站起身,赶紧与天命宫诸位弟子汇合,以防其他宗门的人突然出手攻击自己。
他心里即害怕,又感到奇怪。
刚才郑秋明明就机会活捉,或者是杀掉自己,可郑秋为什么没有那样做。
难道说郑秋碍于天命宫的声势,还是说有其他原因,导致郑秋无法对自己出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