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s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第十六章 劍氣推薦-yfsgu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李玄都醒来的时候,发现马车不知何时停了,秦素和车夫都不知去向。
以李玄都的感知,可以确定马车周围空无一人,然后在前方传来激烈的气机波动,似乎有人正在激战。他走出马车的车厢,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雄城,城墙如山岳一般,黑压压地遮住了天,极具压迫之感,李玄都此时就站在城墙下,面前是紧紧关闭的高大城门,高远的城头上隐约可见有几道身影正在激斗。
李玄都心念一起,身形上升,飞上高空,头顶清月洒落皎白光辉,脚下则是被火光照亮的城池,可见火把连接成长龙,在场内飞快游动,还有些地方燃烧起了大火,将夜空照亮如血。
然后李玄都看到了自己。
那是另外一个李玄都,或者说应是紫府剑仙,手中握着“人间世”,正在和手持“妙法莲花”的苏云媗激斗,旁边观战的还有颜飞卿和玉清宁,颜飞卿似乎已经战过一场,手中拄着“青云”,身上多有破损之处,甚至还有点点血迹,不知是他的,还是旁人。玉清宁怀抱“九天玄音”,静静地站在一旁,眼上不曾蒙着黑纱。
很快,苏云媗也败下阵来,不过伤势不重。反观那个手持“人间世”的紫府剑仙,固然赢了,但是身上鲜血点点,破显狼狈。
若是不看相貌,这个紫府剑仙与李玄都没有半点相似之处,哪怕身陷如此之地,仍旧是纵声大笑,没有半分畏惧,然后用手中长剑指向了最后一人玉清宁,示意这位玄女宗的未来宗主尽管出手就是。
以一敌三也不算什么。
李玄都忽然轻轻叹息一声,他从空中落下,只是一伸手,便从强弩之末的紫府剑仙手中夺下了“人间世”,然后一挥大袖,逼退了震惊的颜飞卿、苏云媗、玉清宁三人。
三人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李玄都自然惊讶到了极点,只是李玄都不曾开口解释什么,而是抓起紫府剑仙向城外飞去,将其交给正朝帝京赶来的张海石,又返身回到城中,来到了那座首府府邸。
一身缟素的张白月正跪坐在正堂中,穿戴整齐,身前放了一块不大不小的金子,不大,刚好可以被吞下,不小,足以坠死。
吞金是一种极为困难的死法,伴随着巨大的折磨,张白月之所以选择这种死法,一则是因为体面,上吊会失禁,服毒会脸色发黑,倒是吞金,可以体体面面,宛若生前。二则是用这种惨烈死法表明心志,追随父兄。
便在此时,李玄都出现在张白月的面前。
张白月低着头,轻声问道:“紫府,你回来了,你是来陪我一起走的吗?”
李玄都摇头道:“我是来带你走的。”
张白月也摇了摇头,“我不走。”
李玄都加重了语气,不容拒绝,“你必须走。”
张白月抬起头来,面容模糊不清,问道:“你身后的那个女子是谁?”
李玄都眉头一皱,以他的境界修为,哪个女子能藏在他的身后而不被他察觉?除非是澹台云,可澹台云怎么会在这里,至于鬼魅之流,更是无稽之谈。
便在这时,秦素的声音从李玄都的身后幽幽传来,“玄哥哥,这位姐姐是谁?”
李玄都骤然僵住,然后一截刀尖慢慢地从他的胸膛中透出。
那个声音还在身后响起。
“你要带她去哪儿?”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负心人,该死。”
“杀!杀!杀!”
下一刻,李玄都猛地惊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在马车中,还是枕在秦素的膝上。
秦素正担忧地望着他,“玄哥哥,你出了好多汗,是不是又失败了?”
“失败了,心魔果然厉害。”李玄都伸手摸了摸额头,果然好些汗水,松了口气,“还好,是个梦。”
……
万象学宫,观星台之下,星野湖之畔。
李道虚背对着星野湖,仍旧是负手而立,意态从容闲适,半点也看不出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他面前,三个身影隐隐成合围之势。在三人之后,大祭酒宁忆和大祭酒司空道玄则是向后退去,要知道此时的龙门府中还有一位长生地仙,随时都能赶到此地,他们不可能全都去围杀李道虚一人。
只是让众人感到奇怪的是,李道虚也不急于出手,若是真被逼到了绝境,他应该立刻出手,破其一点。李道虚如此成竹在胸,实在让人不解。
再有片刻之后,一名俊雅文士从另外一个方向踏波而至。
刚刚登岸,文士就向几人告罪道:“来迟了,抱歉。”
然后他又对李道虚行礼道:“紫燕山人见过李先生。”
李道虚只是微微颔首。
青鹤居士直接问道:“大天师怎么说?”
紫燕山人道:“还能怎么说,覆水难收。”
青鹤居士冷哼一声,“虎禅师就是死在他的手中,他如何脱得干系,又怎么会相信我们的诚意?”
紫燕山人叹了一声,“说的是啊。”
其实在几位儒门隐士之间,意见也不统一,若非这次道门的声势实在太大,剩下的六位隐士多半还在互相推诿和扯皮。
紫燕山人到了之后,“四时阵”的人数便凑齐了。
宋政笑道:“李先生,李宗主,李大剑仙,你还有什么话说?”
李道虚点了点头,淡然道:“人齐了,很好。”
话音未落,宋政的视线中出现了一根手指。
一根比许多当世名剑还要锐利的手指。
这一指,金风肆意,剑气磅礴。
宋政的视线里只剩下了这一指,再无他物。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一指的速度太快,距离宋政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是一叶障目不见五岳。也正因为如此,在宋政的视线里,这一指变大了无数倍。
因为这一指速度太快的缘故,以至于声音都消失了,只有死一般的沉寂。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宋政不愧是宋政,仍旧反应过来,在自己面前张开了一道黑色的帷幕,像是戏台上的幕布,又像是一件摊开的大氅,像夜空一般挡在了宋政的面前。这一指落在了黑色的帷幕之上,未能穿过帷幕,却使得帷幕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凹陷,硬是隔着帷幕点在了宋政的胸口上。
哪怕帷幕阻隔了绝大部分力道,剩余的力道还是让宋政双脚离开地面,向后飘退。虽然宋政没有受伤,但在刹那之间已经分出了高下。
还是李道虚更高一筹。
这也是情理中事,毕竟李道虚更早跻身长生境那么多年,这么多年过去,不会一直原地踏步。
李道虚一指点出之后,问道:“宋政,你的刀呢?”
宋政反问道:“你的剑呢?”
“我的剑在这里,你且看好了。”李道虚伸手一探,手中多出一个剑柄,然后他做了一个抽剑的动作,一把长剑就这么被他从虚空中一寸寸地抽了出来。
此剑初看之下,平常无奇,可再细看去,剑身之上却有种种天象变化,日月东升西落,山河沧海桑田,草木枯荣变化。
严格来说,当世之间的仙剑只有两把,一把仙剑是正一宗代代相传的“天师雌雄剑”,分开之后,名为“青云”、“紫霞”,其中雄剑“青云”主杀伐,以金铁铸成,锋锐难当,雌剑“紫霞”以玉石铸成,锋芒稍次,有贯通天地元气妙用。
另一把就是李道虚手中的“叩天门”,乃是清微宗的开宗祖师所留,在某位祖师手中遗失之后,一直藏于东海深处的某处秘境洞府之中,其后的历代清微宗宗主只知道此剑存在,却不知到底藏于何处,更不知如何取出,李道虚继任清微宗的宗主大位之后,经过近十年的苦心寻找,从宗内典籍中寻到了蛛丝马迹,继而抽丝剥茧,历经千难万险,终于找到洞府所在,取出“叩天门”。
“叩天门”第一次重现世间,就是在玉虚峰上,李道虚持此剑三招击败宋政。
“叩天门”之所以是仙剑,原因在于此剑上能与天地共鸣,下应持剑之人的心神体魄和境界修为,持剑之人的境界修为每高一分,这把仙剑所能引起天地共鸣就大上一分,所能发挥的威势也就更上一层楼。
若是在先天境界,“叩天门”的威力甚至不如刀剑评中排名最末的“大宗师”,到了归真境后,“叩天门”才能反超“大宗师”。可相较于“人间世”,哪怕是到了天人逍遥境,“人间世”仍旧强于“叩天门”,只有到了天人无量境之后,两者才能大致持平,而到了天人造化境之后,“叩天门”就会反超“人间世”,到了长生境,两者差距就更加明显。
李道虚握住“叩天门”之后,整个人的气势浑然一变,嗓音清冷道:“四时变化,春夏秋冬,运无穷也。”
“叩天门”上如云如雾的景象悄然变化,草木枯黄凋谢,天高云阔,日月潜藏,一派肃杀。
只见李道虚身后星野湖上拔起一道巨浪,凝立不落,如城墙,更甚城墙,几乎与观星台等高。
此时的李道虚终于不再刻意收束、压制自身气机,张口长啸,一股浩大剑气直冲九霄,击散云气无数,只剩下白日晴空。
好一个朗朗乾坤。
天下英雄谁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