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 txt-第八百二十八章 完成展示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这些以他概率途径现有途径为蓝本,向着印象中,他所知的“收债人”能力调整出的神秘,能力多多少少有些差别。
与概率途径对应的“命运之轮”牌,对应的卡巴拉路径两端,是质点4和7。
他也基本可以确定,质点7是“终结”。
既定之湖那种奇异的停滞感也在侧面证明着这一点。
而质点4,是“隐秘”。
这也是他做出的判断。
“概率”途径的两端,是“终结”与“隐秘”。
蛇君的吃货妻
按照之前的主干与分支的猜想,概率途径的能力主题,就应该就是以这两个词为核心。
赌徒的原序列——赌博师的能力是拨动概率之线,让概率之线变得不再平稳,有时它会往好的方向变化,有时它会往坏的方向变化。
这是丽夏的描述。
但是,赌博师的能力符合“终结”或者“隐秘”的主题吗?
亚戈对此抱着否定的看法。
最多,也只符合“隐秘”,而不符合“终结”,甚至波动概率之线这种能力,是可以说和“终结”是相反的。
戏法师的能力,调整变幻不同事物间的概率之线,让一个事物具备另一个事物的特性,在丽夏的描述中,以“能够让球像纸一样被风吹走”这样的描述。
戏法师的能力,这种调整变化的能力也不符合“终结”。
以死灵途径为例子,沉默者、入殓师的沉默,捡骨师把灵雾封入骸骨…..
然后是稻草人的原序列“提线木偶”。
天灾猎手的原序列“风暴猎手”,都有类似的状况。
并不符合“终结”。
悖论学者的原序列“概率学者”,也同样。
那么,收债人呢?
因为这个怀疑,他反而对于可以说是知道情报最多的、自己所身处的概率途径的事情不是很好判断。
“收债人”的能力,丽夏的描述是“是可以在强化某个物品之后,将其一部分拆分出来,包括神秘”……
而系统,据他说观察到的,就和“收债人”这个代号符合的,每一张书页,那一张张或人脸或其他生物面孔的异骸之书上。
这些人脸书页,就是他之前使用的“技能”的来源。
从这些状况综合来看,收债人的能力就和字面上类似,能够将自己或者已经属于自己的力量交给他人使用后收回。
而从自己的亲身体验来看,这个“债务”可不仅仅是把给与的能力收回,而是会把债务目标拆解,拿走一部分甚至全部。
就像是……高利贷?
亚戈脑中浮现出了这样的形象。
至于如何实现,结合自己现在的能力,结合之前“系统”的表现,亚戈也很容易能够想到。
“系统”和他现在所拥有的“悖论迷锁”,实质上是类似的。
他悖论学者能力可以构筑的“悖论迷锁”和“稻草人”的概率草人有联系。
而“原序列”应该也是由提线木偶制造的这类衍生物发展出来的。
是的,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和判断,亚戈认为“系统”表现出的能力,是因为其是拥有收债人能力的衍生物。
逆溯分析之后,亚戈大致在脑内构筑出了他认为的收债人说拥有的能力轮廓和细节:
1、衍生物:暂且称为债券,应该可以制造出类似系统书那样的衍生物。
2、介入和拆解:能够介入他人体内塑造概率之线和拆解,但这些能力应该只是概率学者和提线木偶能力的强化而已。
3、放债:能够将自己的力量借由他人使用。
4、收债:能够主动收回自己的力量…..
第四点他也只是构想,并没有增加什么实体,按照逻辑上来说,收债这一步最少就只需要那么这种程度的能力就可以了。
通过来自提线木偶和概率学者的能力,可以在对方使用自己能力甚至不使用自己能力的时候,在目标的体内编织概率之线,直到满足了自己的需求后,将自己的能力连同概率之线一齐收回。
系统当时蔓延到自己体内的概率之线,和他现在所设想的过程是贴合的。
玄霸九天 亚舍罗
5、兼并。
“收债”后得到的东西,就像“系统”的那些书页,其本身已经和“系统”合为了一体。
这样的能力,让亚戈不由得想到了“机械”途径序列7的“活体机械”、序列6的“同律机关”。
机械途径可以做到将其他机械化的神秘物接驳到自己身上,进行使用。
重生正室手札 少辛
还有,“猩红”途径。
“缝合者”的能力,能够把其他生物乃至于非凡生物的身体部件接驳到自己的身上,而且还可以使用对方的能力。
他想到了这类能力。
无限兑换之旅 青衣殇
以带机械感的描述叫接驳、叫焊接、叫装载,以生物向的描述叫移植、叫缝合、叫嫁接,而收债人…..
兼并、吞并?
亚戈没有在这种没什么意义的方面继续纠结,比起这些,他需要的是配合自己现有的能力,在自己现有的能力的发展方向,继续往前。
赌徒、怪盗、稻草人、天灾猎手、悖论学者……
權 財
亚戈仔细地思考这一个个序列所具备的能力。
是否是“终结”亚戈还在怀疑,所以,他不打算向“终结”靠拢。
能力的主要方向,应该以“隐秘”为主体。
同时,如果可以的话,亚戈希望能够获得的能力可以补全他的短板或者增强他的某个方面的能力。
赌徒的能力,在物质界的表现,积蓄概率的实质其实是动摇事物的概率之线,使其波动。
“赌徒谬论”的实质,应该说是“定向”让概率之线向着某个方向波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怪盗的能力,切断、交换事物的概率之线,还有就是“如何下手才能够成功”的直觉,所谓的怪盗感应。
稻草人的歪曲立像,能够分离体内的概率之线和神秘的虚影纹路,制造出结构近似的概率草人,亚戈可以远程通过这些概率草人来使用概率途径的能力。
除此之外,就是能够歪曲事物的力量。
这种力量在没有概率之线的情况下,需要通过他自己或者概率草人的接触才能使用。
天灾猎手的风暴,破坏性特化而且难以控制,在攻击力上是足够的。
悖论学者的能力其实比较“万能”,或者说很“泛用”,缺点是需要时间准备,情急之下只能制作出简单的悖论迷锁。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