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一百九十九章選城主夫人二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墨君羽柔声唤着,“久儿,我回来了,你有没有想我。”
墨林又是个白眼一翻,公子真虚伪!在殿上还兴致勃勃的听那些老家伙提议给他选秀,到久儿面前又装作深情的模样。要不是他亲眼所见,他都要信了公子的虚情假意。
哼哼!他就等着公子虚伪的面具被揭穿,被久儿姑娘抛弃了那一天。
嗷嗷!久儿姑娘乃神族公主,降尊纡贵喜欢公子这么个渣,真是太委屈了。
墨林在心里替凰久儿感到不值,可一道冷飕飕的凉风突然从背后升起。他偷偷的瞟了一眼墨君羽,见他并没有回头,心里舒了口气,还好,应该不是公子。
墨君羽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应付完那些多管闲事的老家伙,就迫不及待的来见久儿。
也不知久儿昨晚睡得可还习惯,反正他是一整晚都没怎么睡,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天亮。
清早,又准备城主继任大典,接受文武百官的朝拜。草草应付下来,时辰都接近晌午,想必赶过去还能跟久儿一起用午膳。
想到那些老家伙给他选秀的提议,嘴角微勾,眼风慵懒又沁着一丝算计。
余光冷冷的瞥了一眼,满身怨气,像个小怨妇的墨林,心里冷哼,这个二货,连他的心思都猜不透,枉跟了他十多年。
是以,墨林刚刚那冷飕飕的感觉,还真不是错觉,他真的被他家公子惦记上了。
凰久儿正在里屋跟卷卷、大虎还有星儿玩捉瞎子游戏。
这会儿正轮到凰久儿当瞎子。
她眼睛用一块白色丝巾蒙住,嘴角沁着淡淡的笑。“你们好了没,我要开始了呦。”
卷卷、星儿、大虎分别站在她周围不远处,各自脸上也是闪着兴奋的光芒。
卷卷蹦了蹦,“吱,公主,我在这快来抓我。”
话落,另一边的大虎又低吼一声,“公主,我在这里,来抓我。”
星儿抱着胸,眉眼一挑,紧跟着出声,“主人,我在这等你,快来呦!”
盛世独宠:捡个男神带回家 南汐.
凰久儿杵着下巴,粉红檀口始终勾着淡淡的弧度。
这几个人的位置,她早已摸透,只不过既然是玩,那就陪他们玩的尽兴。
她假意的抬起双手,探索着伸出脚,猛的快速朝右边奔去,那里正好是卷卷的方向。
卷卷及时的往后一跳,躲开,“哇!公主,你好快,差点抓到卷卷了。”
凰久儿脚步又是一转,翩然的朝大虎抓去。
大虎也快速的往旁边一跳,“公主,差一点就被你抓住了,你好厉害。”
接着,是星儿。
凰久儿往后一转,作势朝星儿扑过去。
她这一扑,也只不过是做做样子,看着来势汹汹,其实以星儿的本事躲过去,轻而易举。
可是,没想到,星儿没躲开,居然被她抓住了,还扑了个满怀,星儿整个被她抱在了怀里。
一阵熟悉的香味扑入鼻腔,使她微愣片刻,伸出手想要取下眼睛上的丝巾,不料手却被人一把握住。
“墨……”
墨字才刚启了头,猝不及防的,口就被封住。她含含糊糊,断断续续在某人的亲吮中吐出了剩余的话,“墨…君羽,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连个声也不出啊?”
墨君羽大掌握住她小蛇腰,一只手揽住她后脑勺,强势的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严丝合缝。
墨君羽停住,薄唇却是没离那蜜桃半分,“专心,不要说话。”
接着,继续。
小女人这样子,真的是太诱人了。他真想当场犯戒,办了她。
白色轻纱,蒙住双眼,只余那樱桃檀口,半张半阖。唇角微翘,似笑非笑,勾人撩魂,动人心弦。
肤若凝脂玉露,比那不染纤尘的白色丝巾还要洁白几分。
红衣妖冶翩然,裙带飘飞起舞,像只轻灵的妖精,光华潋滟,灵动嫣然。
在墨君羽眼里这样的凰久儿就是个勾人的妖精,以至于他进来的时候就被她勾住了,身体僵了又僵。
他看见凰久儿朝星儿扑去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霸占他的位置,取代他站在那里。
因此,毫无疑问的获得了凰久儿一个大大的拥抱。
樱妖难嫁
他女人的怀抱只能是他的,其他人滚。
两人忘情相拥,眼睛上的丝巾悄然飘落。
在这静谧的空间里,只有彼此的呼吸,粗重又朦胧,丝丝缕缕的响在耳畔。
墨君羽感觉自己真的要把持不住了。
久儿说神族不在乎年龄,那么,他是不是可以……
放置于腰上的手,悄然一动,长指扣住腰上束带准备轻轻一撩……
然而,就再此时…
“公子,午膳已经备好。”是墨林的声音。
凰久儿蓦地睁开眼睛,眼神清澈透亮。听到吃的,所有的旖旎之色瞬间一跑而光。
“墨…君羽,有吃的…”
墨君羽顿住,缓缓离开她的唇。看着她眼里的清澈,心中一郁,眼波流转,音质沙哑,“现在不是正在吃,嗯?”
他不够她吃的么,竟然还想着别的。
凰久儿眨了眨眼睛,“我是真的饿了。”
墨君羽:…他更饿!
算了,来日方长,先将小女人喂饱。
他叹了口气,抬手在她头顶揉了揉,“走吧,去用膳。”
墨君羽紧挨着凰久儿落座,墨林吩咐丫鬟们上菜。眼角不经意的看见两人嘴唇的红肿,心头又狠狠的震了震。
公子,真是个渣渣!一边欺骗久儿姑娘,一边又盘算着选秀。
他真的快看不下去了,好想揭穿公子的虚伪。
他又在心里忍不住腹诽,可墨君羽似乎知道他的想法一样,轻飘飘的睨了他一眼。
墨林:…他这是被威胁了吗?嗷嗷,公子,小人!
墨君羽收回视线,神色如常,“久儿,昨晚睡得可好?”
“嗯…很好啊,我睡眠一向很好的,你不用担心啦。”
“那就好。”
“对了,今日继位大典,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凰久儿随口一问。
墨君羽薄唇微勾,挑眉瞧了一眼墨林。
墨林:…看他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在警告他不许多嘴?
然而,下一秒。
墨君羽画风一转,脸上露出一抹委屈之色,粉红薄唇微嘟,像三岁小孩子一样,清秀的眉宇撇成八字形,嗓音也没有了平日的清冷低沉,而是携着一丝撒娇意味,“久儿,他们都欺负我。”
墨林:…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这是他家公子?不,他不承认,这货绝对不是。
特么的他鸡皮疙瘩都出来了好吧。
好惊悚!
凰久儿倒习以为常似的,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慢悠悠的说:“他们能欺负到你?我怎么这么不信呢?”
这货一定是又想来坑她。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