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吳子雄-1042.白澤落子神鵰推薦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小說推薦次元入侵現實地球次元入侵现实地球
1042、白泽落子神雕
牵一发而动全身,自古如此;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襄阳城郭靖黄蓉动作一出,整个江湖都跟着开始舞动起来;
远在终南山的庄周很快得知消息,掐指一算,神识扫过正在闭关突破的小龙女,微微摇头,心中却是想着又要错过,自己这个便宜弟子红尘缘分看来也要多有磨难才行。
而庄周掐算之中小龙女的姻缘对象杨过,此时正拿着一封信件,这却是郭靖特意送来,不管杨过如何做想,在郭靖眼中,这就是自己结拜兄弟的后代,既然有着如此可能影响深远的大事,郭靖也不想自己这个侄儿错过;
逍遙 小 神醫
在郭靖看来,未来刘浩召唤岳飞之时,不管能否从中得到好处,哪怕能够围观,多少也能参悟一些缘法。
郭靖这样的思维,也是许多江湖高手心中的念想。
说起来也是好笑,这宗武世界从武侠升级到仙侠,可实际上许多积累根本不够,诸般道法极其稀少不说,就是众多功法也十分模棱两可,俨然依旧是武侠模式;
比如原本已内力对抗变成了真元,还是习惯了近身对战,远程法术更是几乎一个没有,他们也苦,也知道自家落后了,也想着快速的跟上时代,可想和做到根本就是两码事,没个提示,由着自己一帮人摸索,还真是遥遥无期。
我 是 大 明星
这不,一听说‘紫薇大帝’威名,哪怕怀疑占据了绝大多数,依旧挡不住这些高阶修士热情好学的心思,杨过也是其中一份子;
而他的好伙伴神雕,俨然已经是小妖一枚,越发灵慧,一旦机缘开启,步入妖族更是水到渠成,就算不为了神雕,杨过也想着前去参观一番;
可他同样也有些忌讳,神雕之名,倒也在江湖之中流传许多,许多江湖人士都清楚他杨过身边跟着一头俊俏的金雕,或许这些人也朝着妖兽想过,可最后依旧没有前来寻他麻烦的,一方面,是他自身实力使然,另一方面,则是神雕也没有做出危害人族之事。
但这些因素是否也在哪个号称‘紫薇大帝’的认可之下?可别人家一看到乃是妖兽,随手就给打杀了吧?
杨过在纠结,他却不知出发前去打猎的神雕此时已然被白泽看中,正津津有味的寻思着如何布局。
宗武世界,灵气复苏不过十年左右,妖族还未崛起,然深山老林之内也已经有了妖化的野兽,可同样异常艰难,虽体质有所提升,然灵智依旧弱的可怜,依旧懵懵懂懂,到底和人族相比却了修行法门,相互猎杀而进化,需要的时间没个三五十年还真难以做到;
若非白泽此前和刘浩他们一起扫描世界,性质绝对要低落许多,但既然发觉,就不可能离去,其他人各有目的,白泽却是已然观察神雕良久,哪里看不出这家伙在灵气复苏以前,就有了人族照料,输送内里真气孕养,这才造成了今日神俊?
倘若换一个人族,白泽还真不会一点犹豫,随手就会将神雕主人打杀了事,可看到杨过,白泽反而郁闷了,庄周能算出杨过和小龙女姻缘,白泽也同样能看出,这样一个重要棋子,已然不是他想打杀就能打杀的。
但也不意味着白泽就什么也不做,神雕这难得的天赋他同样不想错过,这才有了他观察良久之后的动作,虽也知晓瞒不过庄周,可依旧选择了成全,这份传授的因果,未来说不得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益;
懵懵懂懂之中,犹如五岁孩童智慧的神雕只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无边无际的世界之中;
展翅翱翔不知多久之后,在天际的尽头看到了一个浩瀚的山羊身影,只不过这山羊庞大的头颅之上,有着一只金色长角,冲天而起,不过看上一眼,就仿佛泰山压顶一般让它缓不过呼吸;
它挣扎的鸣叫一声,似乎体内多了一股力量,沉重的身体又能移动一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它感觉自己展开的双翅扩大了不少,似乎身体也瞬息成长了许多,脑袋里许多懵懵懂懂的迷茫在这一刻仿佛清晰了起来;
这让它欢喜不已,作为天空之王,它本就高傲异常,它似乎感觉到了抗争的力量,冥冥之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它,继续朝着那山羊的金色长角看去;
这一眼,却让它产生了无尽的眩晕,所有的方向感在这一刻消失无踪,整个身体似乎都不再是自己的了,整个脖颈似乎被一只大手死死掐住,根本发不出一点声响来;
这样完全无法自主的感觉说长也长,仿佛这一刻经历了无尽岁月一般,说短也短,它明白不过是一个呼吸罢了;
等双目不再迷离之时,它朝着下方看去,测算着高度,心中更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浊气,更庆幸的是自己双翅依旧伸展,虽无法拍动,然依旧可以翱翔,它在等,等自己身体知觉的恢复,也让它赌对了;
数不过百,它发现自己的身体逐渐有了感觉,剧烈的刺痛感在这些收回感知的身体周围出现,仿佛无数根尖锐的长针在这些部位疯狂来回刺进刺出,它长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想象之中的惨叫依旧没能发出,更让他难受的是,喉咙之内,同样有着无数的长针在刺痛。
当这种刺痛感传遍全身之时,它第一个想法不是痛苦而是欢喜,拼着无尽的刺痛,它狠狠的挥动了一下双翅,眼看着自己从下落的过程当中悬浮上升,一种得以逃脱性命的欢快出现在心间;
猛然间,似乎这些剧烈的刺痛感开始逐渐消散,等到悬浮到最高点之时,这股疼痛仿佛不过是错觉,体内又冒出了一股力量,而这股力量似乎比方才还要有力;
它张目冲着自己身体看去,这一次,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收缩了不少,似乎方才那一次的成长同样是错觉,整个体型,又返回了此前那般大小,若非明白自己身体力量的飞速提升,它都要以为之前的经历全是做梦。
“白泽!”
神雕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这个词汇,随后似乎根本不需要多想,就明白了何为白泽?更明白了妖族的概念,不仅如此,这‘白泽’二字更是死死的刻入到它的识海之内,而且,这两个字和他此前学习的人族文字有着极大的差别。
这却是白泽故意为之,而两个字,乃是洪荒上古鲲鹏妖师所创立的妖族文字也,本就是感应天地道文而创,本身就蕴含着无尽的道韵,观想这两个妖族文字,就有如观想‘白泽’一般,时日一久,神雕参悟出独有的修行法门也是迟早的事。
天空之上,白泽抚摸着自己特有的山羊胡子,眼看着神雕欢快的消失在眼帘尽头,脸上升起一抹浅显的微笑;
他也知道,这神雕最好的观想对象,乃是凤凰也,之下则是金翅大鹏鸟,可一旦让神雕观想这些,未来神雕是进入妖族还是投入飞禽一族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
他可不想好不容易看中的棋子为他人做嫁衣,选取自己本体在神雕识海刻入印记,这才是万无一失之策,至于后续如何,却看天意了;
又或许是知道不能打杀杨过,如今的白泽反而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待问题,这一看,才发现这头神雕和杨过之间的情感反而十分的纯粹,犹如伙伴一般,相依为命了不少岁月,并非自己此前所想的‘坐骑’之流。
这也让白泽对杨过顺眼许多,更没了打杀对方的心思。
妖族,是骄傲的,怎么说,也是称霸半个洪荒的族群,虽然退出了洪荒主角之争,然骨子里的骄傲依旧存在,对白泽这样的妖圣而言,沦落为他人坐骑,绝对是不可饶恕的,在白泽心中,要让他沦为他人坐骑,还不如直接死了干脆,哪怕这个人是圣人也不行。
故而,他同样不想看到自己看着的棋子成为他人坐骑,神雕和杨过的关系,却让他看到了不同之处,上一次妖族和人族想出越快的时间点似乎只有截教如日冲天之时了吧?
“这个小家伙气运倒也不错!”
白泽这话,却是对杨过说的,也只有真正正眼想看之时,才会注意到此。
我 的 徒弟 都 是 大 反派
收回目光,白泽却有些犹豫了,东海之内,此前神识扫过之时,有一鲨鱼似乎颇有灵慧,然到底是水族成员,便是在洪荒之中,也隶属龙族统治;
可在这方世界之内,倒也不是不能插手,但白泽却想的更多,作为太古妖族,白泽何尝看不出一起前来这方世界的青龙刘浩身上龙族气息浓郁?
他虽不知其中缘由,但也不得不考虑其中因素,思虑良久,白泽还是选择了放弃,将注意力转向另一片大陆之中,也就是非洲也,那里,人口稀少,其色泽更是迥异于炎黄子孙正统人族,也无需太过忌讳,那一头此前就留意的银背大猩猩才是最好的棋子。
白泽转身离去,经由昆仑附近之时,遥望了一眼,他却是看到了云中子踪迹,二人虚空对视一眼,点头错身而过。
说起云中子,也是十分郁闷,原本终南山没了他落脚之地,只能另选他地,作为阐教派遣人员,自然要选择和阐教有着千丝万缕联系门派;
在这武侠世界之内,倒也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可真正阐教源头也只能是昆仑,谁让昆仑乃是玉虚宫道场?
原本云中子也无需急急忙忙赶来这里,说到底,这里远离中原,影响力十分有限,可他不来还真不行,谁让昆仑山内的昆仑派有了内斗心思?
这也就罢了,此前神识扫视之时,云中子又发现蒙元铁骑横扫了周边西夏,似乎有了进入昆仑山之意,倘若他不来,说不得这昆仑派大劫就将至了。
白泽遥望之时,云中子已然搞定昆仑派内斗,重选了新一任掌门;
丹 武 乾坤
事实上,昆仑派一大帮人,云中子能看上的绝少,甚至大部分人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了事,可这里远离中原,每一个人口都十分珍贵,又使得他不得不收起杀心;
他倒是聪明,眼看着蒙元举兵到来,挥手就将这些看不上的人马划拨给了蒙元铁骑,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多了这些人,好歹将昆仑派武学传承了下去,再不济,也能让炎黄文字多传几人,他相信有着这些功法诱惑,这些蒙元铁骑中上层哪怕为了更高的实力,也乐得转眼炎黄文化。

如此,也算是和刘浩等人此前达成的协议出了一份力量。
如今的昆仑派,只留下大猫小猫三两只,新一任的掌门,乃是上任掌门子女童夕颜是也,也是昆仑派唯一一个善良纯良之辈,托了云中子到来,也无需在未来以身殉道了,她气运不高,但有了云中子的庇佑,足以将昆仑传承延续下去,这就足够了。
对云中子而言,昆仑只要存在即可,他人不得染指就足以,真正的下棋之地,还在中原,他也不着急,掐算到刘浩步子,更乐得在旁观看;
也就是云中子到来,换做阐教广成子等人到来,也绝不会这般惬意,要知道现在的无当圣母在龙虎山已经有了风火之势,哪怕是文殊菩萨,也在少林之内驻留,将藏经阁那个扫地僧收入门下;
相比起来,阐教还真有些落后了。
但云中子还不是最难受的,最难受,绝对要数昊天;
按理来说,作为天帝,人间也必定多有供奉才是,实则不然;
走过这么多炎黄文明主干之地,刘浩最清楚不过,道观不少,供奉玉皇大帝的还真是少得可怜,数来数去,也就是两个而已,一个是在山西的云丘山之上,规模和许多道观相比,只能算一般般,香火更是稀少;
另一个,则在徐州郊外四堡,也是专门供奉玉皇大帝的道观,名曰‘玉皇宫’是也,靠近人族之地,香火倒也旺盛;
昊天循着感应到此,却是十分失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