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tq8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開元盛世 線上看-第665章 土!堆土爲山看書-zqv7a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王二蛋直起了腰,着实喘了一口粗气,却感觉后腰处一阵发紧,那叫一个酸爽,他都有经验了,双手抱住手中的铁锹,当拐杖,缓缓就好了……
挖土?
塞外的汉子,什么时候干过这个?
但是不干不行啊,教主亲自安排的……
教主说了,堆土为山这个工作,那是相当得重要,现在全军上下都等着呢,能不能早日攻陷汜水关,就看他们这帮人什么时候把土山堆到汜水关的城门外边了,所以,为全军计,为圣教计,挖!还得玩命挖!
说实话,这种话吧,可能有道理,但是王二蛋没全信,他仔细观察了,参与“堆土为山”这项工作的,都是教主亲自组织起来的那些塞外小部族,一共一万多,在汜水县城被“天罚”了五千,现在剩下的五千人,全在这挖土呢,而且,仅仅是这五千人……这事儿,如果真像教主说得那么重要,为啥就这么点人,十万大军就在后面看着……没道理啊……
但是王二蛋也没开口,自从他在汜水关前经历了“两场战斗”,自认为稳重了很多,什么建功立业,什么马上封侯,都他么扯淡,无论什么,都比不上自己把麾下四十三名青壮活着带回塞外去……
挖土就挖呗,不过是吃苦受累而已,只要不派他去钻地道跟淮南军拼刀子,干啥都行,最起码,还能落下一个安全不是……
就在王二蛋一边缓气一边感慨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怒斥。
“王二蛋,你干啥呢!?还敢偷懒!?”
回头一看,认识,正是黄马部正经八百的少族长,梁满仓的哥哥,梁满斗。
王二蛋见状,也不由得一声长叹。
自从他跟着梁满仓一同“出任务”,去探查汜水关外的地道情况,梁满仓不听劝阻一意孤行,带着麾下二百多黄马部的青壮冲入了地道之中,结果被淮南军当着王二蛋和老扎尔的面割了喉,黄马部的上上下下,就对王二蛋和老扎尔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尤其这位梁满斗,仿佛一个劲儿地埋怨,都一起出任务,结果你们回来了,我弟弟死了……你们为什么不跟着一起去死?
武侠之神级捕快 紫衣居士
这就是不讲理了。
杀梁满仓的是淮南军,又不是他王二蛋……总不能让王二蛋给梁满仓殉葬吧?
况且,不说梁满仓之死跟王二蛋一点关系都没有,就算是真有那么点关系的话,他梁满斗是不是应该感谢王二蛋啊?好歹帮着你“除掉”了一个下一任黄马部族长的有力竞争者,你就算是不感谢,也犯不上骂街……吧?
后来,王二蛋得了白狗部老扎尔的点拨,这才算是想明白了,梁满斗之所以如此,并不是真想替他弟弟梁满仓报仇还是出气的,那就根本是做给别人看的,又能表现出兄弟情深,又能安抚黄马部中追随梁满斗的那部分族人的情绪,说不定“演”到为了,还能吸引那些人转投到他的麾下。
行吧……大部族里面,就是事儿多……
哪里像小部族这么省心?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勾心斗角的余地……
这不!
梁满斗刚刚怒斥一声,王二蛋还没说话呢,他身边的黑山青壮就要不干了。
这位,乃是王二蛋叔叔家的儿子,按照唐人的说法,叫堂弟,今天刚十七,从小跟王二蛋一起长大,为王二蛋马首是瞻都成习惯了……
王二蛋对他也是真心实意的,当初请人托关系找到雄鹰部的首领,想请他帮着起个唐人的名字,不单单是替王二蛋起名,还想一起帮着自家这兄弟一起来一个呢,只不过黑山部实在太小了,在人家雄鹰部的眼里算不得什么,人家首领随便说了个“王二蛋”的名字,就懒得搭理他们兄弟了,让王二蛋替自家兄弟求个名字的愿望落了空……
自家兄弟也没当回事,该如何就如何,后来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唐人有规矩,说兄弟之间的名字,都大有关联,哥哥有了名字之后,兄弟的名字,顺着往下排就行,然后……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开玩笑,就有人叫自家兄弟“王三蛋”……这名字,叫着叫着就传开了,自家兄弟也不在意,还说挺好,一听就知道是兄弟俩,王二蛋也没办法,久而久之,他也就这么跟着叫起来了……
“三蛋!你给我老实住了!头天跟你说什么,你都忘了!?”
王二蛋一见兄弟要急,赶紧拦着。
回头,又对着梁满斗一笑,解释了一句,“刚挖完,准备装袋……”
果然,梁满斗不以为甚,仿佛过来骂上这么一句,就单纯是刷一个存在感一样,听了王二蛋的解释,看了他的笑脸,心满意足、骂骂咧咧地走了。
王三蛋见状,直接往地上啐了一口,低声骂了一句,“什么东西!”
“干啥呢!?给我撑着口袋,我装土……”
王二蛋倒是无所谓,也缓得差不多了,抄起铁锹,继续干活,一边干还一边教育兄弟。
“你这脾气,给我收着点!
咱们跟黄马部本来就有仇,他家弟弟又是跟我一起出去的时候被杀的,他就是要借题发挥,咱也没辙……
谁让咱黑山部太小了呢?
揪住指腹小逃妻 南初
怎么壮大部族?就一点,有人!
所以,这一次,不管碰上什么事,都忍着点,只要咱们能把四十多兄弟带回家,明年就有四十个小崽子落地,等他们长大了,那就又是四十个,八十个……
这人,不就是这么一点一点攒起来的?
别废话了!
记住了,活着,最重要!”
黑山部这位少族长,不但道理讲得好,手上干活也不慢,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两个口袋已经装满了泥土。
环视一周,身边的黑山部青壮,都已经装好了口袋,有的一人一个,有的一人俩,正等着他们兄弟呢……
“都好了?走一趟吧!”
说着,王二蛋背起了口袋,带着黑山部的青壮,直奔汜水关而去。
堆土为山,也是有讲究的。
第一步,选择位置。
这个堆土为山的位置,不是你想在哪堆就能在哪堆,真要是那么随意的话,直接在汜水关外贴着墙堆多好?淮南军能干吗?
所以,真正土山的起始点,必须选择不受淮南军影响的位置。
军师高尚,就在淮南军第一道战壕的射程之外,选择了一个位置,以此来作为起始点。
第二步,堆高。
堆土成山,可不是为了改天换地,而是为了攻城,说到底,还是要争取让土山的高度超过城墙的高度,利用高度优势,对守军形成火力压制,所以,土山的高度,乃是堆土成山最为关键的因素。
如何堆高?
把大量泥土运送到城池之下,一点一点地堆高高度,行不行?
不行。
那是在战争状态,别说谢三郎麾下的淮南军了,无论是谁守城,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在人家眼皮子底下把土山堆起来的道理,或者出城杀散堆土的民夫,或者弓箭压制,反正各有干预的手段……
故此,攻城一方如果要堆土成山的话,一般情况下,都会在相对安全的地点,先把土山堆起来,起码,要堆高到超出城墙的程度。
我的女鬼舍友
那么,在相对安全的位置堆高了土山,又威胁不到对方的城池,有啥用?
下面,就是第三步了,推进。
山后挖土,后山滚落,让整个土山都“行走”起来,一点一点地接近要进攻的城池。
当然,这种方式,费时费力,如果有办法的话,很少人愿意选择这种攻城方式。
也有人在“传统的堆土成山”方式上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在近城的位置强行堆土,就是要吸引守城一方派人出城强行杀退,然后攻城一方出兵围剿,也算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围点打援”,终归,没有脱离“攻其必救”的根本……
但是,这种“超常规”的方式,并不适合安禄山一方攻打汜水关,因为汜水关前地道密布,安禄山麾下的幽州军都难以接近汜水关一步,又哪里能够“抵近”汜水关去堆土山?
所以,高尚的“堆土成山”,还是采用了传统的“三步式”。
而王二蛋所在的黑山部,以及其他塞外小部族组成的联军,他们的任务就是堆土,推进,具体一点,就是从山脚处挖出泥土,用布袋也好,用箩筐也罢,运送到土山的山顶,然后在山顶向山前将泥土倾倒下去,周而复始而已……
为啥是倾倒?
因为布袋、箩筐的数量不足,一人手里就一个,最多俩,要是连土带袋子一起扔下去……往后怎么办?
“这回都小心点……”
王二蛋一边爬“山”,一边对身后的黑山部青壮交代。
“马上就要接近汜水城外的第一道地道了……
别看头几天平安无事,那是他们的长弓射不着咱们,现在……不好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都加点小心!”
黑山部的青壮,都知道自家少族长的“雄心大志”,就是把他们这群人一个不少地带回部族去,一开始听了他的嘱托,还有点嫌烦,自从亲眼见到黄马部的二百青壮冲进地道,连个泡都没冒就全都死于非命,一个个这才知道少族长说的都是“金玉良言”,恨不得都对他言听计从,现在少族长特意交代了,自然要更加小心才是。
当然,也有人不以为然。
王三蛋。
“尔丹哥,你是不是有点小心太过了?咱们塞外的汉子,最是勇猛……”
“小心!”
三蛋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二蛋一把薅住,用力一摁,就把他摁倒在土山之上。
原来,他们刚刚到了土山的山顶,还没来得及倾倒口袋之中的泥土,王二蛋就看到地道之中猛然蹿处一道人影,微微站定之后,抬手就是一箭射了过来!
也幸亏是王二蛋机警,一把摁倒了三蛋,要不然的话,这一箭,恐怕就要把他带走了……
王二蛋一把摁倒了自家兄弟,也俯身蹲下,躲过箭矢之后,微微起身,向下看去。
只见越来越多的身影越出了战壕,集中向土山山顶冲锋!
宮殤:棋子王妃 清風拂容
王二蛋一见,顿时大惊失色。
因为,他们手上没有什么武器!
黑山部奉命“堆土成山”,不是挖土就是上山,说句不好听的,就是个民夫,根本就没有什么正经的作战任务,所以,为了行动方便,黑山部的青壮们,都把自己的战马、兵器集中到了一起,一人身上只随身带了一把短刀,也就是“素有雄心大志”的王二蛋不放心,一力坚持让十个人背起了骑弓,并且一天一轮换,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身上背了弓箭的青壮,由于行动不便,都跟随在队伍的最末尾处,还没来得及登上山顶,就算现在让他们赶紧过来,时间也来不及了……
而淮南军的这一次突袭,坚决而又迅猛,一群人奔走跳跃之间,眼看着就要冲上半山腰了……
如果让他们成功地登上土山山顶,别人不知道,黑山部就算是完了,拿一把小刀子跟全副武装的淮南军动手么?别逗了,这不是找死吗?
一瞬间,王二蛋吓得浑身冷汗直冒,双手紧紧攥住了还背在身上的土袋……
福灵心至!
王二蛋想都没想,抡起手中的土袋,直接就甩了下去!
“快!土袋!扔!”
權欲王座
一声令下,黑山部青壮这才如梦方醒,手上的土袋,唰唰唰地就抡了下去!
土袋沉重,二十余斤,被黑山部的青壮从土山上甩了下来,就跟滚木礌石一样!
淮南军再勇猛,也挡不住啊……
即便他们手上都用弓箭,还有个别人手上拿着投枪,也扛不住“滚木礌石”当头砸下……
小月小河小橋流水人家
当场,就有很多淮南军被土袋搂头盖脸地砸到了身上,直接就给砸会地道里去了。
至于反击,他们终究是从下向上仰攻,实在是太吃亏了,尤其那十名带有骑弓的黑山部青壮赶了上来,一顿乱射,竟然接着土山的高度,拉平了步弓和骑弓之间的射程差……
一顿混乱之后,带队的将官无奈,一声呼喊,有序退回了淮南军的战壕之中。
到了这个时候,王二蛋这才一屁股坐在土山山顶之上,一把抹去额头之上的冷汗,也顾不得手上的泥土和汗水混合在一起,给自己抹了一个大花脸,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真他么危险!幸亏在土山之上,占了地利的便宜……”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