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第四百五十九章 古怪的王寅推薦


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之從當鹹魚開始大唐之从当咸鱼开始
“呼。。。”申敬兵这一走崔颖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心道你最好不要再回来才好呢。。。
“呦?你们这是要双弹啊?”王寅见状顿时惊讶了一下,随即取出两张凳子递给了他们:“那我可得好好看看了。”
“那就劳烦王兄一会指点一二了。”二人接过凳子后冲着王寅拱了拱手,随即便坐在那里开始弹了起来。
几个小丫头也是好奇的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们,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
毕竟钢琴这东西她们还是第一次看到。
“原来这个大家伙是一种乐器啊。。。”当优美的旋律从钢琴中传出来后,几个小丫头一脸恍然的样子。
虽然这种曲调在她们看来有些古怪明显异于大唐的风格,不过感觉好像也挺好听的样子。
“看来这俩货真有那么几分天分。”王寅见状暗自点了点头。
只是随即王寅就忽然感觉这画风好像哪里有些不对了。。。
通常来说这种双弹都是情侣之间才会出现的,现在看到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坐在那里双弹王寅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重生于世纪之初 曾鄫
尤其是这俩货弹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深情对望’一眼,搞的王寅鸡皮疙瘩差点掉一地。。。
想想也是,若是没有一定程度的默契这个双弹还真的玩不来,这俩货这么默契平时肯定没少混在一块。。。
想到这里王寅不无恶意的琢磨了起来:我去!这俩货不会已经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吧?要不要这么刺激。。。
“不错,进步挺大的,”待到二人弹完之后王寅鼓励了一句:“音乐这东西不是一蹴而就的,遇到瓶颈很正常。实在不行你们就先出去浪一圈玩一玩,老在家憋着肯定不是个办法。”
“王兄所言极是!”得到王寅的肯定之后二人当即便是一喜,看来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
要说问题吧那肯定是有,不过都不是啥大问题王寅也就懒得说了。
回头让他们瞎鼓捣去就行了~
“寅哥,这个东西叫什么啊?”程凌雪好奇的看着王寅问了一句:“声音还挺好听的。”
“这东西叫钢琴,乐器的一种。”王寅随口回了一句。
其他几个小丫头对于钢琴的神奇也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毕竟音乐这东西也是属于她们的必修课。
只不过也只是惊讶一下下而已,她门现在的‘工作重心’可不在这钢琴上。
只不过看到申敬兵这个狗皮膏药又一屁股坐回自己身边后,崔颖顿时便觉得头又开始变大了!
现在应付一个申敬兵就够她忙活的了,哪还有空去勾搭王寅。。。
半小时后
崔颖终于再也受不了申敬兵的‘摧残’,果断同王寅告辞了。
反正在她看来今天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也能交差了。若是再呆下去怕是自己就得原地爆炸了。。。
崔颖这一走其他几个小丫头自然也不好继续留下来了,况且眼前这情况也不适合继续留下来了便纷纷同王寅告辞了。
“那个。。。李姑娘。”临行前王寅喊了一声。
“王公子怎么了?”李凝儿疑惑的看着王寅,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叫住自己。
其他人也向王寅投去了好奇的目光:毕竟今天这李凝儿基本都没怎么说话,整个人跟个小透明儿似的,王寅忽然叫住她是什么意思?
“没事,路上注意安全。”王寅摇了摇头把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虽然王寅的举动让她们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也只是心里奇怪一下而已,几个小丫头再次同王寅施了一礼便离开了。
“寅哥,刚才你想跟李凝儿说什么?”待到她们走了之后程凌雪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给问了出来。
在她看来王寅和李凝儿根本话都没说过几句,能有什么事情找她呢?
这事儿简直太奇怪了。
“其实也没什么。。。”王寅摇了摇头:“像她这种面瘫其实是能治好的,不过算了,免得说出来被打。。。”
“面瘫是什么意思?”程凌雪闻言愣了一下:“是一种病吗?可是李凝儿看上去也不想是生病了的样子啊?”
“面瘫就是像她这样冷冰冰的面无表情,通俗点来说就是死人脸。”王寅解释道。
“寅哥你说的太难听了也。。。”程凌雪闻言白了他一眼:“什么叫死人脸啊?人家从小就是那个样子好吗?!你刚才要是真的这么说了估计真的要被打了,简直太缺德了。。。”
“王兄,那我们也先告辞了。”冯智戴和申敬兵冲着王寅拱了拱手。
超级教师
他们今天过来本来就是找王寅验收下学习成果的,现在验收完了当然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况且王兄和程家千金一看正打的热乎的呢,自己再留下来影响大哥泡妞就真的不合适了。
“行,回去了没事多玩玩,别整天别在家里闭门造车了。”王寅将二人送到府门口后同他们叮嘱了一句。
看到人都走了程凌雪顿时开心了:这回没人影响自己的二人世界了!
下午五点多
“丫头,你先回去吧,我有点事儿要办。”王寅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后冲着程凌雪说了一句。
“诶?寅哥你要做什么?”程凌雪当即就愣住了。
歡喜 債
在她记忆里王寅这种主动赶自己回家可还是第一次啊?!
以前就算是有什么事情不准备带自己也没这样开口赶自己走啊?!
程凌雪的心情顿时就不美丽了,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寅哥为什么突然要赶我走了?难道是因为今天见了这几个狐狸精?是了!一定是这样了!总不能是因为冯智戴他们两个大男吧?!
想到这里程凌雪顿时便觉得一阵委屈:难道寅哥变心看上那些个狐狸精了?怎么可以这样?!明明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之前说的话都是在骗我吗?!
程凌雪现在好不容易算是扶正了,这会儿跟王寅正热乎着呢,心中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毕竟热恋中的小姑娘嘛,患得患失很正常。。。
“想什么你?”王寅看到程凌雪小脸儿一垮差点要哭出来的样子顿时头就大了:“我是真的有点事儿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