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遼東之虎 線上看-第八百八十五章分享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仗不好打了!”李枭放下手里的战报,六十人的突击队,最后仅仅活下来五个人。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虽然人死的不多,但是按照战损比例来讲,绝对是一场惨败。这样的战损比,也只有当年敖爷面对拼死一搏的镶蓝旗才经历过。
“陆战队那些娃娃兵顶个蛋,如果俺老敖去,一准儿给你打的妥妥帖帖的。”敖沧海嘴里嚼着茴香豆,抽一口老黄酒。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最近喜欢上了老黄酒,说这玩意养生。
“呵呵!你一师是陆军,现在是海上登陆作战,你还是算了。不过就陆军来说,战争的情形也变了。
你看看拿破仑和惠灵顿在滑铁卢打的一战,拿破仑先胜后败。最后不得不靠着堑壕战,才看看拖住了联军的脚步。
聂大虎作为观察员观摩了整场战斗,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绞肉机。普鲁士军队和英国联军,在索姆河与法军大战一场。
一天下来,单单是英军伤亡六万人。指挥官黑格将军被称为屠夫!
战场中间地带,几乎被尸体填平了。铁丝网加上机枪,简直是任何军队的噩梦。士兵们翻越出壕沟,就要面对子弹横飞的战场。
你也知道,马克沁现在根本打的就是覆盖性射击。枪口朝天,子弹打出一道抛物线来。那子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算你在地上爬都不能幸免。”
“且!咱们辽军是干嘛的,打仗这玩意,大炮先行。看不到目标,天上还有飞艇指引。一顿大炮轰过去,什么铁丝网机枪阵地,全他娘的歇菜。”敖爷显得颇不以为然。
“大炮?你知道现在还没打完的索姆河战役,开打之前炮火准备足足打了七天。各种炮弹以百万发计算,火箭弹几乎从白天到黑夜不停的轰。
至于飞艇你就不要想了,英国人有了高射炮。原型就是在印度缴获的,人家改进之后拿了出来。拿破仑跟咱们买的那十艘老式飞艇,刚飞临人家上空,还没来得及投弹就被人家揍了下来。
那玩意在天上那么大,速度又慢,简直就是活靶子。不过还好,飞艇上全是法国人,没咱们的儿郎。”
“我操了!没飞艇,这仗可真不好打了。”敖沧海放下手里的酒盅,终于开始正视起这场发生在欧洲的战争。
“要不明天我去一趟欧洲,好好看看。早知道会打成这样,我就亲自去了。”
“晚了!我猜想,法国和联军很快就会停战。”李枭拿起一粒茴香豆,还别说这东西嚼起来越嚼越香。
“不打了?为啥?”敖沧海瞪大了眼睛。
“打不起了呗,法国人快把裤子当给咱们了。我相信拿破仑的国库里面空得可以跑老鼠!英国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咱们占了直布罗陀英国人都没敢放屁。
一是打不过咱们,二是真的没钱打了。”
“那还不好?咱们发财发大了!”敖爷现在庸俗了,就听不得钱字。
“现在是发达了,可他们打完仗之后,一个个都成了穷鬼,咱们工厂里面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卖给谁去?”李枭很是发愁今后工业制成品的销量问题。
“这就是你卖掉箱包厂股票的原因?”敖爷现在经济头脑非常好,前些天德川千姬刚刚把李枭手里的一个箱包厂以拍卖的方式出卖。
彪悍的巧姐靠着频频举牌打败无数对手,最终抱得工厂归。自从巧姐买到了工厂之后,整天在敖爷面前嘚瑟。说给家里挣了多少多少钱!
敖爷这几天一直都在狐疑,以德川千姬这种铁公鸡的性子,为啥会把那只会生金蛋的鸡给买了。
谁都知道,现在箱包这东西在大明和海外都卖疯了。
现在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喜欢包。年青小伙子追女孩儿,都得攒半年工资买个包才成。
到了国外,那些贵妇们看见包简直都不要命了。不管出多少钱,一律买买买!
好多国外的贵妇好不容易有机会到大明,进了箱包店坐下就开始扫货。不但给自己买,还得给七大姑八大姨,亲亲好闺蜜。反正只要是女人来一趟大明,箱包一定是必买品。
现在的大明箱包业,基本能上处于李家垄断之下。没有不开眼的跟李家争,巧姐能敲进这样一个楔子,特地带了重礼去谢德川千姬。
高兴了几天的敖爷,现在觉得有些不妙。
“箱包厂卖给你家了,谁让你家巧姐儿出钱出得多,这没的说。不过咱契约上些的明明白白,品牌不可能卖给你们家。
看看,还是我实在,一般人不会告诉你这个漏洞的。等你的厂子支撑不下去的时候,再买回来那多占便宜。怎么样,够兄弟吧。”李枭占了便宜,现在还准备卖乖。
“你小子,粘上毛就是个猴儿。你们两口子都是猴儿,我们家的那蠢婆娘,怎么会是你的对手。
不过……!嘿嘿!”一想到自己的高瞻远瞩,敖爷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敖爷!啥事儿能让你笑出猪声?好奇的紧!”张煌言神在在的迈着方步走了进来。
“俺们一师有人才,退伍之后在家研究出一款背包。可以把战士们的被装都放在里面,横横竖竖的绑几根带子,就可以把力量分散到全身。
百万奋斗
背着三四十斤的东西走三五十里地都不会累,用的是最新型的帆布,结实有耐用的好东西。
送到军需部,那帮睁眼瞎居然没人识货,还嘲笑一个大头兵异想天开,说什么兵部没这笔预算。俺老敖看不得手下退役军卒受窝囊气,一千枚银币买了下来。
现在正好买下了你家的工厂,工人都是现成的,就生产这东西。就算是军伍上不用,卖给拿破仑想必没问题。
法军现在有六十多万人,一人一个老子就发了。哈哈哈哈哈!”敖爷很愿意看张煌言吃瘪,笑得越发的肆无忌惮。
“下面小吏见识浅薄,以至于让好东西埋没民间。兵部的那个小吏已经被开革,说到底,还是旧观念在作祟。他们觉得,让士兵们打背包就很好。何必再花钱,给每个士兵置办背囊那种东西。
一个背囊要价两个银元,算起来够买上好几百斤大米。小家子气啊!老夫在这里,给敖爷您赔礼了。”张煌言听了敖爷的话,知道他这是借机在李枭面前告状。
可没办法,专利权已经落到了老虎嘴里。现在想要拔牙恐怕很难,无奈之下张煌言只能来找李枭。以他的老毒眼,怎么看不出来这东西对部队行军带来的便利。
“两个银元一个背囊,说起来其实并不贵。你要知道,背囊里面是要有支撑钢条的,这种钢条是特殊锻打出来,坚固却又轻便。
还有缝制背囊的帆布,也是新型研制出来的产品。这东西本身的造价至少也得一个银币以上,加上人工和运输等各种成本,其实敖爷也没多少赚头。
咱们要尊重老兵的劳作,敖爷!你拿出一成的收益给那个老兵,兵部从今年开始下订单,在全军上下逐步装备这种背囊,如何?”
这和张煌言想的有些不同,张煌言想的是李枭利用权威把专利抢过来。却没想到,李枭直接把订单给了敖爷,还顺带给了那个幸运得冒泡的退伍兵一成的收益。
“自己手下军卒琢磨出来的好东西,当然会分他一份儿。咱们不像某些人,总想着用强权巧取豪夺。
幸亏这专利权被俺老敖买了来,若还是在大头兵的手里,恐怕早就被人花上几百个银元给买断了。”敖爷哼了一声,斜着眼睛瞧着张煌言。
这年头,能混到兵部的哪个不是人精。即便是一个小吏,也看得出这里面的利润。他们拒绝老兵,就是为了花上几百银币把专利权给买过来。
对于一个刚刚退伍的老兵来说,三五百枚银币绝对是一笔不小的钱财。
没想到,老兵居然找到了敖爷。专利权被敖爷买了去,这些小吏哪敢得罪这尊大佛。只能用成本的由头搪塞,李枭只要看张煌言如同便秘一样的脸色就猜中了这里面的关节。
“那几个都是经年老吏,当官儿当的都油了。最大的是个员外郎,如今都被开革出兵部,并且永不叙用。”看到李枭的眼神,张煌言就知道这件事情需要给敖爷和李枭一个交代才行。
“这种人永不叙用是对的!这些年,官员们的薪俸涨了何止十倍。平均算起来,官员们的薪俸也算是平均收入的中等偏上水平。
想想天启、崇祯年间,一个员外郎的俸禄能买多少米粮。缺德一些的皇帝,还用白条一样的宝钞发工资。
那年头当官的不贪,靠着工资过活真的是没活路。
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当官的一个月的薪俸,不但可以养活家口,甚至还有余力储蓄。积攒一些年之后,买房子买地也不是难事。
薪俸微薄的时候官员们贪,尚且让人可以理解。可现在薪俸这样高,他们还贪,那就是罪无可恕了。
张先生,我准备过几天咱们两个人去找一下孙先生。现在仗打完了,该是整治国内吏治的时候了。”
虽然李枭只是一句话,张煌言却从中听出了腥风血雨。
前些年地方上的官员,被逼无奈大多得用原先东林党的官员们。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民间只要读过书识字的,基本都跟东林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联系。
毕竟,那个年代想要读书识字就得进私塾。大一些之后,进入书院读书。而那时的书院,基本上掌控在东林党的手里。
东林党的官员对于朝廷,基本上是策略是非暴力不合作。朝廷制定的政策,到了他们那里全都要变个调子,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有一段时间,朝廷的政令在好多边远地方根本行不通。他们心里清楚,想要治天下就得靠他们。有本事,把老子们都开革出去。
这两年情形发生了一些变化,那就是军伍上退役的军官大批量充斥到地方官位上。这些人都是对李枭最为忠诚的那些人,他们一上任就和原本的那些官员们顶着干。
现在地方上内耗非常严重,只要是军官们想做的,东林党的那些人就拼命阻止和破坏。
这种事情不但在地方上,,甚至在京城里面也有发生。
过去打仗,辽军需要有一个稳定的后方。现在没得仗打了,就是要收拾这帮人的时候了。
“主要的章程是监察部牵头,会同大理寺一起审查贪墨官员。只要证据确凿的,以国法审判绝不姑息。
当然持霹雳手段,还得秉菩萨心肠。都是大明子民,只要不是罪大恶极,要慎杀,人脑袋掉了再也长不出来。”
李枭的最后两句话,张煌言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
意思很明显,那些非暴力不合作的家伙,大多数都会被撵回家。他们的位置,都将由军队转业的军官充任。还有一些小吏或者笔帖士,则是由刚刚毕业的那些学生担任。
只有那些要被拿出来做娃样子的家伙,才会被拉到菜市口“咔嚓”一刀,做吓唬猴子的那只鸡。
以前李枭抓的都是军权,地方上和朝廷里的政务,他没时间也没心思去打理。现在大明不准备再打仗了,李枭就把眼光放到了政务上。
逍遙 小說
于是,文官们就倒霉了。
好精妙的算计,今天这一招儿棋是从三年前开始部局。首先废黜自洪武年间留传下来的卫所制度,彻底废掉大明的军户,将军户变成了普通百姓。
从此,地方上除了辽军系统再也没有其他军事组织,甚至是准军事组织。
然后是开始精简部队,将大量军队干部安置在地方政权里面。同时,大量提拔学校毕业的年青人。
通过三年的考核,监察部一定掌握了一大批合格的人才。现在一切就绪,只欠东风。
敖爷这一股东风刮起来,大明士大夫最后的一块阵地,也将会被摧枯拉朽一样的解决掉。
从此,大明读孔孟之道的人越来越少。东林党赖以生存的土壤,将会被彻底铲除。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