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 起點-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低調處理相伴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蒯新友虽然是中国人,但未必就把你这个日本机关长放在眼里了。”
孟柏峰慢吞吞地说道:“谁都知道,紫陌门有你在背后撑腰,但蒯新友可压根没有看在眼里。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上海吴四宝,南京蒯新友,螃蟹横着走。松本机关长,当汉奸当到如此嚣张,也算是少见的了。”
中国的汉奸有四个等级。
最低的是伪军,然后是翻译官,接着是为日本人卖命的间谍,最后一种地位最高,具备很大的影响力的人,这种人日本人见了也要礼让三分。比如东北的张景惠,南京的汪精卫。
蒯新友、吴四宝就是属于第三类地位比较高的间谍,日本人需要他们为自己卖命,所以一般对他们都会非常客气。
孟柏峰的话算是说到了松本二郎的心坎里。
自从他出任南京机关长后,蒯新友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有次松本二郎准备重新整顿一下南京的特务机关,邀请蒯新友来开会,可是蒯新友只派了一个自己的手下到会。
这也让松本二郎很没有面子,可又拿他无可奈何。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蒯新友毕竟对大日本帝国是有功的。”松本二郎板着脸:“你就这么杀了蒯新友,没人可以帮你。”
“你可以。”孟柏峰淡淡说道。
“孟先生,我无能为力,我必须照实汇报。”
“你一定要帮我,松本机关长,不然我们大家都会不舒服。”
“你是在威胁我吗,孟先生?”
“是的,威胁你。”孟柏峰居然如此说道。
“你太过分了,孟先生,我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军官,是绝对不会被一个中国人胁迫的。”
孟柏峰缓缓的说出了三个字:
“自首书。”
邪医毒妃
“你说什么?”松本二郎面色猛的一变。
孟柏峰叹了一口气:“你在南京被捕过,为了脱身,你写了一份自首书,详细的说明了你的身份,你受谁委派,以及你是如何盗窃国民政府战略防御图纸的经过。这份自首书,现在还在军统档案室里,当然碰巧,我手里有一份副本。”
最担心,最见不得光的事,此时终于被说了出来。
当年南京被捕,在孟绍原的威逼利诱和诈骗恐吓下,松本二郎的确写过这么一份东西。后来他得到营救,回了日本,心里一直都在担心此事。不过,发现自己的这个污点始终没有暴露,松本二郎也就渐渐的放心了。
现在,孟柏峰却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在军统中统乃至重庆国民政府都混得开。”孟柏峰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吧,副本我保存的很好,必要的话,正本我都能够帮你弄出来,然后交给你,这样,就再也没人有证据能证明你做过这事了。”
说到这里,孟柏峰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对了,当初协助你越狱的,叫田七,现在是上海情报总部的主任,他是你的恩人,碰巧和我的关系又相当的不错。一个没把你放在眼里的蒯新友,死了就死了,你何必硬要为他出头。可你过去的事情要是暴露,你千辛万苦回到了机关长的位置上,转瞬又会失去,你甘心吗?”
蒯新友死了就算死了。
可是自己的这张位置啊!
松本二郎沉默了一会:“就算我愿意帮你,可是浅口队长呢?他那里你怎么办?”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孟柏峰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和任英豪有着商业合作关系,碰巧我和任老板的关系也不错,只要你这关过了,浅口队长自然会配合你的。啊,不叫配合,叫说出事实真相,你和浅口队长说的,就是事实真相。”
“这件事办成了,那份东西你会还给我?”松本二郎特意问了一声。
“当然了,你帮了我,我们就是朋友了。”孟柏峰重新叼住了烟斗:“我怎么会害我的朋友呢?”
……
蒯新友被刺案,在经过“详细缜密”的调查后得出了结论。
蒯新友和手下陈虎,绑架杀害了紫陌门的小宝钗,真名曹秀丽。手段极其残忍,性质极其恶劣。
身为曹秀丽的情人,孟柏峰在与蒯新友争吵中情绪失控,两人大打出手,期间,蒯新友掏枪,争斗中,孟柏峰错手杀人。
因为这牵扯到了汪精卫政府的高层丑闻,所以建议低调处理此事。
这是由日本驻南京宪兵队和日本驻南京特务机关共同出示的调查结果。
与此同时,汪精卫政权内部,也联名写了一份求情书。
内容大致就是孟柏峰忠心耿耿,但为人风流,一时糊涂,错手杀人,罪不容赦,情有可原,建议从轻处理。
这份求情书里的署名里,就有曾经被蒯新友威胁过的“中央储备银行”副总裁钱大櫆。
蒯新友怎么也都想不到,他居然得罪了这么多人,就算他死了,绝大部分的人同情的竟然会是凶手。
汪精卫也亲自和日本高层通了电话,说新政府刚刚成立,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会被重庆政府大加利用,再加上孟柏峰极有才干,司法院不可一日无其人,因此建议不可公开处理,内部消化即可。
最终,在日本人的默许下,孟柏峰背了一个记大过的处分,还被罚了半年的薪水当做给蒯新友的补偿。
当然,汪精卫还是狠狠训斥了一通孟柏峰的,希望他能够接受这次教训,为了一个女人何必呢?
汉奸啊。
当你活着的时候,地位显赫,重要无比,甚至连日本人都对你笑脸相迎。
长河内外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可是你死了,你的利用价值就没有了。
你见过日本人会为哪个汉奸拼死拼活,一定要为他报仇的?
傲天神命
万劫仙尊 一生弥漫
蒯新友就这么死了,死得莫名其妙。
伪首都警察厅保安科当天亲眼目睹了血案的科员们,也都得到了警告,不该说的一句都不要说。
孟柏峰对这个处理结果看起来却还不太满意:
“半年的薪水啊,能够买多少的胭脂水粉,送给那些漂亮的姑娘啊!”
……
三年后。
错爱皇妃:锦瑟 梦尘书远
“秀丽姐,你还在等他?他不会来的。”
“会来的。”叫“秀丽”的女人痴痴的看着远方:“我知道,他一定会来的,他答应过我的。”
会来的。
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男人,一定会来的。
她愿意在这里等,哪怕为此等上一生!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