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神話版三國》-第三千七百六十八章 戰爭重啓閲讀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大朝会开了六天,各大世家最终可算是达成了一致,实际上到后面陈曦已经不怎么开口,就看各大世家怎么分配了,毕竟这种事情官方插手不插手的意义其实已经不大了。
最后各大世家自己内部将问题解决了,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可以说自此第二个五年计划,正式开始。
傻王的代嫁萌妻
当然开完会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奔五月了,再努力努力就该吃粽子了,结果粽子还没有吃到嘴里面,陈曦就收到袁术和刘璋进诏狱的消息了,连带着某个讼师也一起进去了。
没错,满宠最后执行了大义灭亲的政策,满伟虽说脑子很灵活,但架不住满宠并不是按照正常的诉讼流程来解决这件事的,而是第一时间将刘璋和袁术围了,先塞到诏狱里面。
满伟收到消息之后,赶紧和张松一起来营救两人,毕竟收了人家的钱,得干活,结果满宠根本没给机会,连抠字眼,钻空子的辩论都没进行,就以自家儿子不服管教,父亲无力管束,先进诏狱冷静冷静为由,将满伟丢到袁术隔壁的单间去了。
这一幕让前来营救刘璋的张松沉默了一会儿,转头就走,这还营救个鬼,满宠的态度就不是袁术和刘璋两人违法,需要监禁。
满宠给张松的理由是他收到了不法分子内部消息,该情报有可能波及袁术和刘璋,为保护二人,避免涉及到要案之中,先行剥离保护,诏狱属于绝对安全的地方,保护期一个月,等结束了袁术和刘璋还需要付出一部分的保护费。
张松当时都有些懵,还有这样的操作吗?
满宠表示有,而且表示不仅有,还有很多,并提议张松是否要感受一下,对此张松表示拒绝,营救失败,果断跑路。
“抓了?”陈曦随口对满宠询问道。
“并不是,只是涉及到一些案子,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先行进入诏狱保护起来。”满宠幽幽的说道,治不了你?不可能的,我公检法的人都在,知道你确实是犯法了,还能治不了?
“好吧。”陈曦点了点头说道,“关个一两个月,等外面材料准备好之后,就将他们放出来,让他们去干活,省的他们捣乱。”
“恒河来的讣告。”陈曦正说的时候,贾诩带着一封信过来,对着陈曦开口说道。
“啊?”陈曦闻言一愣,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刘季玉的舅爷仆射中郎将在之前去世了。”贾诩叹了口气说道,虽说他们一早知道赵岐那些人去了恒河,肯定就回不来,他们就是去那边变成坟,让自己子孙后代守坟的。
毕竟相比于他们的干活能力,他们这些人的身份和背后的家族才是最重要的,可以说他们只要葬在那里,那就意味着他们的家族无论如何都要守住那里,儒家所谓的孝道有时候真的很重,尤其是与某些东西结合之后,真的非常好用。
“我去年见黄老爷子的时候,他不是身体还很健朗,还用拿拐棍抽袁公路他们吗?”陈曦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最后一口气散了,本身就是年近期颐,随时撒手都有可能的。”贾诩摇了摇头说道,黄阁已经走了。
“将讣告发出去,然后让太常拟定谥号什么的吧。”哪怕一开始就知道这些人去恒河是为了什么,但当这些人真死在恒河的时候,陈曦还是有些感慨。
“孔明,你要去参加吗?”陈曦突然反应过来,看向诸葛亮询问道,讲道理的话,诸葛亮娶了黄月英,双方的关系就近了很多,黄承彦的黄氏和江夏黄氏沾亲带故,貌似是一个源头,还是近缘。
“我就不用去了,岳父应该会去一趟的。”诸葛亮摇了摇头,他和黄阁的关系相对比较远,而且他要是去的话,太费事了,所以还是留在长安吧。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诸葛亮要去的话,那这边干活的人就少了一个,那样问题就很大了。
不过刘璋肯定得去的,别说现在刘璋本身就没事,以这个时代的甥舅关系,刘璋无论如何都得去的。
满宠闻言按了按眉心,又让这俩混蛋躲过了一劫,但这事不好说什么,就算是满宠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关着刘璋和袁术,之前关押那是以正法律,现在关押,那就真是往死仇上搞。
“我记得袁公路和黄老爷子也是沾亲带故的。”陈曦随口询问道,“一并放还,让他们去一趟恒河。”
“我现在就拟定,让他们去奔丧吧。”满宠面无表情的说道。
“江夏黄氏恳请迁移去守陵。”贾诩将另一份情报也递给陈曦。
“这应该是那位去世之前的建议吧,好吧,准了。”陈曦点了点头说道,“江夏黄氏啊,就这样吧。”
这年头一旦选择守陵,那就意味着他们在那边会修建宅邸进行休息,虽说也有直接结庐的,但黄氏的意思其实是在那边安家,这年头一口唾沫一口钉,既然安家了,那就不能再乱跑。
进而再推一步就是,这地方丢了,算我家失土之责。
“其他老爷子情况如何?”陈曦随口询问道。
“很难说,到了那个年龄,哪怕今天还好着,明天说不定就没了。”贾诩摇了摇头说道,这种事情,他都很难保证。
很快刘璋和袁术就收到了这一噩耗,然后两人出了诏狱,就换了衣服,带上人朝着南方奔去。
“黄兄走了。”还没有离开长安的各大世家的老人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虽说大家心里都有数,他们的年纪随时都可能就此结束,但一想到黄阁之前还和他们在吹牛,现在就老死了,哪怕知道这是对方的选择,可还是觉得有些唏嘘。
“很快就轮到我们了。”袁达平静的说道,“可惜了,老了老了赶上了这么一个时代,要是能年轻四十岁就好了。”
“至少比之前倒下的那些好多了,他们甚至没赶上。”袁陶少有的反驳自家的兄长。
“好了,开始调配人手进行安排吧。”袁随拍了拍手开口说道,“接下来我们的事情也不少,而且东欧那边,开春了,也就意味着今年和罗马的战争应该是再一次打响了。”
罗马肯定要赢一场才会走,毕竟他们九月多,好吧,罗马因为历法的原因,他们的九月多相比汉室能靠后一些,但今年大朝会结束就快五月了,故而也就剩下五个月了。
“皇甫义真的能力是能信得过的。”袁达平静的说道,“那家伙,毫无疑问的讲,绝对是上个世代最强的将校,目前活着的这些将帅,恐怕还没有一个能击败他。”
“对面罗马也不是吃素的啊,而且罗马军团的实力一个比一个强,再加上多是基础素质爆表那种,很难出现克制。”袁随叹了口气说道,和安息干了上百年的结果就是罗马军团是真的人均素质靠谱。
毕竟安息的那个焚尽天赋实在是太过分了,靠天赋和这种军团打,很容易被削死,所以罗马的鹰旗军团被迫走了素质路线。
“再加上开春,我们最强的军团也就失去了压制级别的战斗力。”袁达有些唏嘘的说道,白灾到开春的时候,战斗力已经不可能达到三天赋了,更别说是与天同高。
这个水平的白灾在东欧那种战场那是一点都不显眼,那边的顶级禁卫军就跟泛滥了一样。
“希望皇甫老弟给力一些啊。”袁陶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学的祈祷手法,拍了两下,就开始祈祷。
东欧,皇甫嵩叹了口气,在他收到对面罗马阅兵这一消息的时候,就知道开年绝对不会好过。
皇甫嵩又不傻,既然罗马要阅兵,那么最后肯定要有一个不错的战绩用来支撑,而东欧目前的局势根本不足以支撑东欧这些军团,那么最后肯定还要打一场。
就像尼格尔能理解皇甫嵩一样,皇甫嵩同样也能理解尼格尔,所以在收到消息的时候,皇甫嵩就明白,开年那一战无论如何都避免不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尼格尔肯定等皇甫嵩手上最大的牌退场。
白灾在东欧的严寒之中,所能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绝对是三天赋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极寒冰冻,制造寒冰武器,强化冰霜防御等等,可以说在零下四十度的东欧和白灾动手的都是变态。
罗马不乏这样的强力军团,但也不是这样消耗的,所以尼格尔默默筹备,靠第五云雀探索观察,死守营地,等待开春一战,他不需要彻底打赢皇甫嵩,只需要将皇甫嵩打退就行了。
他只是需要一个战绩去支撑阅兵,并不需要分个你死我亡,但问题在于皇甫嵩的退路真不多,他之前的收缩让他已经靠近伏尔加河的支流了,如果再继续后腿,隐藏了三年的战略就暴露了。
故而对于皇甫嵩而言这一战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而随着残雪消融,战争终将再次开始。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