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284 一日是親人終日是親人分享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闫旭帮助撩舞阁越做越大,乔於珂自然是会帮着闫旭,他要的不多,守一片净土,护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乔墨儿。
那个刷脸的女神
闫旭一开始也不知乔於珂对乔墨儿的心意,只是有一次他和梓欣去撩舞阁感谢乔於珂,才听见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当然这个秘密闫旭只想永远的当个秘密,不想同乔墨儿说出来,怕他会对乔於珂有了戒备。
那日快到晌午了,乐正清原本兴冲冲的去撩舞阁看乔於珂,只见乔於珂坐在屋里用心的包饺子。
乐正清以为他是给自己包的饺子,便伸手拿了一个看看,却被乔於珂伸手打掉,不让乐正清再碰一下饺子。
“相公,这饺子不是包给我吃的吗?”
“不是。”
“不是给我,难道你在外面养了一个女人?”女人的直觉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准,原本乐正清只是用玩笑的话说出来,想着得到的回答应该也是一个玩笑的话,但她万万没想到,乔於珂的话让她失望至极,以至于没了分寸。
“是,我一直都在养着她。”
乔於珂提到她的时候,眼睛里都放了光。
快穿:npc都爱我! 玖阑夜大人
“她是谁?该不会又是你那个妹妹吧!”乐正清抓住乔於珂的手,“她都已经死了,你为什么对她念念不忘。”
“她没死,她还活着,一直都活着。”
乔於珂推开乐正清,不让他打扰自己,继续包着饺子。
乐正清被推开的那一瞬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上前就将桌上的东西通通给掀了。
“乐正清!”
乔於珂大怒。
“你清醒点好不好,你妹妹乔墨儿她已经不在了!更何况,她是你妹妹,你怎么能,你怎么可以对她……”
乔於珂两眼黯然,用手捏住乐正清的脖颈,“乐正清,我是不是给你脸了。”
“放开我……”乐正清挣扎着,可乔於珂丝毫没有松手的迹象。
“我告诉你,她不是我妹妹,我只不过是被我娘借着平步青云,住进乔府的棋子,同乔丞相根本毫无血缘关系。”
“相公……”
“乐正清,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能活着留在我的身边,若不是看你长得有几分像墨儿,我定不会留你到明天。”
乔於珂松开乐正清,将她推倒在了地上,“你为何要留着我,你干嘛不一刀捅死我。既然是这样,你当初为何要招惹我?”
“为何要招惹你?若不是看你有几分想要和墨儿较劲的毅力,纵使你长得好看,我也不会多瞅你一眼。”
“那你现在就杀了我……”
“我为何要杀了你,留下你我还有别的用处。”
乔於珂病娇的捡起地上的饺子,放到了桌子上。
“乔於珂,我诅咒你,我诅咒你这一辈子,下辈子都不可能和你口中的墨儿在一起。”
乐正清瘫在地上,抬头痴笑,“黄粱一梦,哈哈哈,我终究还是赢不了你的心。”
“不,你有过一瞬间让我感动过。”拾起饺子皮的乔於珂,换了一副翩翩公子的样貌,伸手将乐正清扶了起来。
贴身强兵 肥茄子
“我感动的是,你知书达理,在家能照顾我起居,在外还能帮我打理撩舞阁,我是也想过和你平凡的过一生,可是当你阻止我回临安城的那一刻,我错过见墨儿最后一面的时机后,我对你就没有了感动。剩下的只有陌生,和同在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了。”
“感动对我来说又有何用,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过你的心。”
紫 府 仙 緣
乐正清呐喊,哭的是撕心裂肺,可乔於珂就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包着饺子。
那个事情之后,闫旭和廖梓欣就很少去撩舞阁登门拜访了,再加上闫旭已经笼络了不少势力,再加上他已经登上太师之位了,他还怕谁能够阻挡的了他的复仇之路。
当然,闫旭知道乔墨儿还活着的事情后,本想着告诉乔於珂的,但看的出韩云熙还喜欢乔墨儿,他就没有做拆散他们的事情。
回忆完闫旭经历的事情,也知道他为什么同乔於珂合作的原因后,乔墨儿竟拍了拍闫旭的肩膀,“闫旭,对于你的经历,我只能说确实很凄惨的,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现实的事情。”
“墨儿,你说,我都接受的了。”
乔墨儿一脸严肃的对闫旭说着,闫旭以为她会因为自己的经历而想要怜悯他,却没有想到乔墨儿说的话,根本就没有多体会他的故事和心情。
“你想要做些伤天害理之事,你能换个地方吗?”
尴尬场面一度来袭,乔墨儿看着他们又补充道:“是,对于闫旭你来说,皇上,也不能确切的说是皇上,只能说有人要杀你,确实是你的不幸,但大哥哥,墨儿我还平安无事的活在这个给世界上,你就不要再和闫旭一起,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了,做回以前的乔大人不好吗?”
“不好。”
乔於珂和闫旭都摇头说不好。
“云熙,你说说看,他们有什么不知足的,要权利有权利,要良配都有良配,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乔墨儿真的是服了这二人,咋就这么想不开呢,能做出撩舞阁这么大的事业出来,就不能想点儿好的事业做做,非要做一些灭九族掉脑袋的事情。
等等,乔墨儿一个葡萄卡在喉咙里,韩云熙和乔於珂,还有闫旭三人吓得连忙帮她催吐。
“应该吐出来就好了。”
韩云熙第一个说道。
“不行,得吞下去,我拍她两下看看,兴许能吞下去。”
乔於珂轻拍着乔墨儿的背,想要让她把葡萄吞下去。
闫旭端来茶水,递给乔墨儿,觉得喝茶才是解决哽咽的最好方法。
乔墨儿快被这三个男人给折腾死了,一个咳嗽将葡萄正好吐进了闫旭端来的茶里面,茶水溢到了闫旭的脸上。
“墨儿,我还真是发现了,咱两八字犯冲啊。”
闫旭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自我嘲讽的笑道。
“大哥哥,你可不能干一些伤天害理之事啊,你可知要是你被灭了九族,别说你自己了,就连墨儿我也要被你给连累,还有爹爹和娘亲。”
乔墨儿刚刚之所以被葡萄给卡住,就是想到了乔於珂做的事情,对他还有家里人都没有好处。
“你放心,我不会做一些伤天害理之事了。”
乔於珂帮乔墨儿擦去嘴角边的口水,“更何况,如果我真的有了诛九族的罪,也与墨儿你没有任何关系,毕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我被诛九族,也不会杀了墨儿你的。”
“大哥哥,你说什么胡话呢,你怎么可能不是我的亲大哥,就算像你说的,咱们和乔涵儿一样,我们都没有血缘关系,但一日是亲人,终身都是亲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