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起點-382 奚人來襲推薦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一名契丹女子急忙扶住了萧小小。
辽人和大宋人都呆住了。
宗舒死了?死在了金国!
去年深秋,宗舒在这里导演了一场大捷,将金军杀退几十里。
帮着辽人加强了防御,找到了石炭,帮助萧小小坐上了辽国国主的位置。
宗舒成为了宋、辽联手的最大推手。
如果没有宗舒,宋、辽不可能联手。
正因为有宗舒的存在,宗泽才带人过来。
种师道和吴玠的命都是宗舒所救,宗舒让他们来,他们不得不来。
现在,宗舒死了,宋、辽的合作还会继续吗?
大宋自愿军来到这里,是受宗舒的命令和指派。
宗舒去世了,那么,大宋自愿军就只能听朝廷的命令。
朝廷对他们会如何处置?
金人势大,宋廷估计会拿宗泽、种师道和吴玠来祭旗,作为与金人重归于好的投名状。
完颜萍的话,让萧小小晕了过去,也几乎让大家都陷入了绝望。
哈哈哈,一阵大笑声传来,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发笑的人,是大宋自愿军的吴玠。
笑毕,吴玠朗声道:“完颜萍,你说谎也不脸红?我恩公如果是死了,你们恐怕早就宣传得天下皆知!”
对啊,宗舒是多么牛的人物!
你金国杀掉了宗舒,肯定得大肆宣传!以此来瓦解大宋自愿军的斗志。
你完颜萍现在才说出来,显然是临时起意,不是谎言是什么?
宗泽刚才差一点栽下马来,听到吴玠的说法,又定下神来。
“我恩公的手段变化无穷,你们金人,能抓到他才怪!”
吴玠继续说道:“完颜萍,就算你抓到我恩公,也舍不得杀他吧。你看看你们金人,有几个像样的汉子?干脆,啥时候,你嫁给我恩公吧!”
完颜萍本来还气定神闲呢,被吴玠这句话给气着了:“你,你,无耻!和宗舒一样无耻!”
这时,萧小小终于缓过劲来问道:“完颜萍,你竟敢骗我!”
完颜萍不再纠缠于宗舒死没有死这个问题:“萧小小,我这次来,是要与你们达成合作,休战一段时间。”
休战,对于萧小小来讲,正求之不得。
对于疲惫不堪的宋辽联军来讲,正需要休息和休整。
如果像前几日金人这种强度的攻击,夹山恐怕就守不住了。
“完颜萍,如何合作,还请说个分明。”
“我们把你们的皇帝送回来了,”完颜萍说道:“耶律延禧,仍当你们的皇帝。大青山一带,可以作为辽国的属地。金、辽合作,起兵南下,度燕山、过黄河,饮马长江,两国共分天下。”
宗泽听到这里,不禁佩服起完颜萍来了。
难怪,宗舒对他讲过,完颜萍是金人当中最有智慧的。
这一招,真毒!
他们把辽国的老国主送回来了!你辽国接,还是不接?
如果萧小小接受了耶律延禧,这就面临着谁当皇帝的问题。
如果萧小小继续当皇帝,那么耶律延禧做什么?以前耶律延禧的老臣子会服气吗?
束手成婚 妖妖之心
耶律延禧被金人俘虏之后,大家都以为他回不来了,一定是送到会宁府被金人杀掉,用来祭祖了。
萧小小之所以当上辽国的国主,有一个前提是,大家认为耶律延禧回不来了。
现在,老国主回来了,萧小小的皇位还稳吗?
如果萧小小不接受耶律延禧,这就违背了基本的道义。
就算耶律延禧是个普通的契丹人,人家要回归辽国,你能不让吗?
更何况,耶律延禧还曾经当过多年的国主。
宗泽感到,萧小小和所有的辽人,没有一个人敢说,不让耶律延禧回到大青山。
要知道,耶律延禧在位期间,游玩享乐,荒淫奢侈,无所作为,导致朝政腐败、人心涣散,内外矛盾激化,陷入内外交困局面。
特别是此人是非不分,斥逐忠良,任用群小,导致面对金国时一败再败。
耶律延禧如果代替萧小小重新成为国主,辽国的末日就真的来了。
耶律延禧是个享受惯了的人,想让他痛定思痛、东山再起,根本不可能。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耶律延禧已经被金人策反,说不定一当上辽国的国主,就开大开寨门,迎接金人到来。
耶律延禧或许已经与金人达成了条件,只要他回归,当上了辽国国主,就马上投降。
金人保证耶律延禧从此过上奢华的生活,尽管没有任何权力。
完颜萍这一招,不仅是狠毒,而且是绝妙。
耶律延禧成为了一味毒药,完颜萍还加上了砒霜,将其送到了辽人的嘴边。
这味毒药,辽人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宗泽能想到此处,萧小小、耶律大石、耶律不才和契丹的长老岂能想不到?
萧小小此时居然无话可说,她如果同意耶律延禧回来当国主,那么她就是辽国和契丹的千古罪人。
但,她如果不同意耶律延禧回来当国主,不管辽国还存在与否,她都要承担一辈子的骂名。
说她贪图高位荣华、不讲君臣之义、不顾同族之情,如此等等,一定会写到史书上,让她遗臭万年。
耶律大石动了动嘴,也没有发出声来。
支持萧小小当辽国女帝,是他首先提出并且做通了其他大臣的工作。
而现在,耶律延禧回来了!
从血缘上讲,耶律大石肯定得支持耶律延禧。
从辽国存续的角度看,萧小小远比耶律延禧要合适。
怎么选择,耶律大石犹豫不定。
耶律不才看到萧小小楚楚可怜的样子,正想说话要支持萧小小呢,却被耶律大石叫了过去。
耶律不才这才硬生生地咽下了话头。
耶律延禧刚才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又被完颜翰堵上了嘴巴。
辽人明明知道金人是不安好心,但居然都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
萧小小抬头看天,心里在想,难道我大辽的百年气运到此结束?我契丹的命运到此完毕?
正此时,北面出现三十余骑,向金人队伍疾驰而来。
一看装束,是奚人。
三十余名奚人来投金人,难道奚族也像渤海人一样,被金人征服了?
奇怪的是,这三十余骑居然没有发出惯常的马蹄声。
难道是春天来了,雪化了,草青了,马蹄消音了?
三十余名奚人的到来,只有与他们斜对面的辽人、大宋自愿军发现了。
金人都看目不转睛地看着夹山方向,对北面来人并未察觉。
忽然,一名奚人加速冲出,搭箭上弓,拉成满月,一扬手,一只利箭嗖地飞了出去,直直射向完颜萍。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