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大奉打更人 愛下-第六十九章 妹妹推薦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你又是谁?”
许七安居高临下的俯视着美貌少女,目光同样冰冷,缓缓道:
“不想死的话,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说话间,他弹出几道气息,封住对方的穴位。
少女抬起水汪汪的眸子,看了他一眼,既不点头也不拒绝。
“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许七安在她对面坐下,叼了一根稻草,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许元霜沉默一下,脸颊滚烫,曲着腿,低声道:
“我们是青州秋草堂的弟子,这次随着大师兄来雍州历练,见见世面。我,我叫陈元霜。”
“你的江湖经验确实是初出茅庐水平。。”
许七安把手伸向她的纤腰,许元霜脸色微变,身体用力往后仰,试图避开对方的侵犯。
但她想错了,这个相貌平平的男人,并不是要扯她的腰带,而是摘下了她挂在腰间的锦囊。
许元霜下意识的想夺回,握住对方手腕的刹那,触电般的收了回来,呼吸加重,脸颊的红晕更甚。
她竭力压制着情毒,可在触及男人肢体的瞬间,意志险些崩溃,无法自控的扑上去,祈求欢愉。
许七安打开香囊,往里看了一眼……….
发财了!
里头的法器琳琅满目,攻击的、传送的、防御的…….种类繁多。
当日如果我有传送法器,也不会被度难金刚逼的那么狼狈。术士果然是狗大户啊……….许七安面不改色的把锦囊收进怀里。
许元霜张了张嘴,眼神闪过委屈和心疼,但没敢说话。
“据我所知,只有司天监的术士能批量炼制法器。秋草堂是什么地方?”
许七安眯着眼:“你若不肯说实话,便不要怪我不当人。”
许元霜倔强的抿着嘴,俏丽的脸庞布满愤恨。
和我耍小性子………许七安手指轻轻戳在她的侧腰。
“嗯~”
殷红的眷属
许元霜娇躯一颤,美眸水汪汪的一片迷离,双腿不受控制的摩挲了一下。
“你若是不配合,我便在这里先爽一回,再把你丢给附近的村民,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你这么水灵的姑娘。”许七安恐吓道。
“你……..”
许元霜娇俏的脸庞略微扭曲,眼神里满满都是恐惧。
“你要是乖乖听话,我便解了你的情毒。”许七安道:“如何?”
许元霜咬着唇,泫然欲泣:“情毒无药可解。”
“是情蛊,不是情毒。”许七安纠正道。
少女小心试探道:“你先解了情蛊。”
不见许七安有所动作,嘴唇开阖,俄顷,一条细小的蠕虫从许元霜脚踝处钻出,许七安伸出手指,它缓慢蠕动到指端,消失不见。
这条蠕虫离开后,许元霜立刻感觉到身体的燥热消失,摧毁理智的情欲正在减弱。
呼…….少女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紧盯着许七安:“你是蛊族的人?”
“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什么人。”许七安面无表情的问道,对少女转移话题的举动视为不见。
“阁下究竟是何人……..”
许元霜话音方落,胸襟突然裂开,露出嫩绿色的肚兜,以及白皙的脖颈。
她尖叫着捂住胸口。
许七安冷笑道:“拖延时间,等待佛门和同伴搜寻过来?我的耐心有限,每个问题只给你三息时间回答,再耍小伎俩,你会尝到比死亡更糟糕的待遇。”
小心思被戳穿的许元霜再不敢拖延时间,她不敢把自己名节,寄托在敌人的道德上。
“我们来自云州潜龙城。”
“潜龙城是什么地方?”
许元霜脸色出现挣扎,停顿几秒,缓缓道:“是一个大势力。”
“五百年前,大奉皇室那一脉的?”
许七安以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堪比重磅炸药的情报。
许元霜脸色大变,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你…….”
她似乎明白了这个男人的身份,一字一句道:“你是徐谦?”
还算敏锐……..许七安既不承认,也不反驳,说道:“姬玄是谁,修为如何?”
“潜龙城主的庶子,排行老七。”许元霜不情不愿的回答,问什么说什么,绝不过多透露。
“你们这次出来,是收集龙气?”许七安问。
少女微微点头:“大奉龙脉溃散,城主把这个任务安排给姬玄。”
“有收获吗。”
“找到了几位龙气宿主,但都是散碎龙气,价值不大。”
他们让公孙向阳寻找的那个年轻人,应该也是龙气宿主……….许七安沉吟道:“说说你的同伴。”
许元霜道:“除了姬玄与我之外,方才在擂台上邀战的少年是我胞弟,剩下的四个人,道号蕉叶的道长,是云游的散修,后来加入潜龙城,一直是姬玄府上的客卿,对他最忠心。
“蛊族心蛊部的乞欢丹香,在云州时因为把一个贪官全家灭门,被官府通缉,流落到潜龙城;妖兽白虎,是,是天机宫主早年收服的妖族。
“万花楼的弟子柳红棉,因不满师妹萧月奴而退出万花楼,游历江湖。”
她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同伴。
那个小妖精是万花楼的弟子,难怪感觉气质那么熟悉,有股烟视媚行的魅力……….许七安缓缓道: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潜龙城可有超凡境的高手?”
许元霜摇头:“超凡境凤毛麟角,除了天机宫主是二品术士,潜龙城没有这个境界的高手,但宫主可以依靠法器和阵法,组成战阵,威力不弱超凡境。”
以术士的法器和阵法加持,统合多人力量,达到超凡境的战力……….虽然战力有超凡境,但不灭之趣这种内核是不可能靠人多达成的,利弊很明显………
对于这个答案,许七安并不惊讶,五百年前那一脉确实缺少顶尖高手,所以许平峰过去的谋划,目标很明确。
铲除镇北王和魏渊。
短期内无法培养超凡高手,那就把对手拉到和自己相同的水平。
接着,许七安又问了几个问题,比如潜龙城打算何时起事,天机宫宫主下一步计划是什么。
但没有问题想要的答案,这位少女似乎接触不到这么高层次的核心机密。
“最后两个问题。”
许七安吐出嘴里的草根,“你是几品术士?”
许元霜抿着唇:“六品,炼金术师。”
“我记得术士需要依靠朝廷,你们这一脉是怎么晋级的?”
“对于低品术士来说,一个云州和一个潜龙城足矣。但想踏入超凡境,就得有朝廷依附。”
知道对方是徐谦后,许元霜对这些事更加坦然,因为以徐谦和司天监的关系,或许早就知道这些隐秘,之所以问出口,是在试探她是否诚实。
许七安颔首,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你的身份!”
“我是宫主的弟子。”许元霜不见情绪的说道。
“区区一个弟子,有那么多法器?”许七安质疑。
锦囊里的法器,每一件都是精品,尤其之前碎掉的那只手镯,可以轻松抵挡四品武者的攻击。
若非许七安有着三品的内核,刚才只能无奈退去。
就连褚采薇,都没有这样的防身法器,当然,这也和大眼萌妹被好好的养在京城,从不外出游历有关。
可也侧面证明,这个叫陈元霜的,绝非普通弟子。
“宫主很赏识我,说我天赋过人。”
在对方笑吟吟的注视下,许元霜竭力保持冷静,面不改色,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
她不可能暴露自己是许平峰长女的身份,这会招来更大的危机。
索性这个徐谦并非术士,也不会佛门戒律、儒家言出法随,无从得知她是否说谎。
之前的回答,对方或许能根据自身对术士的了解,对五百年前那一脉的了解,来甄别她是否说谎。
但身世这件事,徐谦绝对不可能发现她的端倪。
这时,她看见徐谦袖子里又钻出了那条赤红的,细长蠕虫。
“你…….”
许元霜面露惊恐之色,娇躯剧烈痉挛,可是不管如何使劲,都无法动弹分毫。
那年那月那时光
他果然没打算放过我………少女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她几乎预见了自己接下来的遭遇,在这个荒凉的郊外被男人侵犯。
甚至还会有更可怕的后续………
“嗯~”
她眼睁睁看着蠕虫钻入体内,那股熟悉的,火烧火燎的情欲再次涌起。
她的眼神开始迷离,脸颊滚烫,双腿不自觉的开始摩挲……..
就在她意乱情迷,意志力薄弱之际,许元霜看见徐谦的双眼一下变的幽深,仿佛化作旋涡,让人意识堕入其中。
心蛊!
没有戒律,一样能让你说真话。
“你的真实身份。”
耳边,想起男人低沉的声音。
许元霜脸色略作挣扎,回答道:“许平峰是我父亲,我的真名是许元霜…….”
简单的一句话,让许七安维持不住心蛊的操纵。
!!!他的内心掀起惊涛骇浪,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审视着媚眼如丝的少女。
她是不当人子的女儿?!
我的亲妹妹?!
许元霜霍然清醒,想起自己刚才的回答,红晕的脸颊一点点褪去血色,变的苍白。
完了…….她脑海里只剩这个念头。
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现在,死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许元霜闭上眼睛,睫毛颤抖,凄然道:“你杀了我吧。”
半晌没有动静。
她睁开眼,小心翼翼的观察徐谦,却发现这个男人的目光无比复杂。
许平峰不当人子,他的女儿能好到哪里去,杀了吧……….不行,无论如何都是血亲,她没有对我暴露强烈敌意之前,我下不去手……….
她长的根本不像许平峰,那个使枪的小子也不像许平峰,是随了生母的长相?结果到最后,是我长的更像许平峰,这特么不是造孽么……….
劫走吧,把她关在浮屠宝塔里………
种种念头在心里掠过,许七安深吸一口气,已然有了决断。
冷处理!
他不想和许平峰的血亲有什么瓜葛,骨肉相残对他来说,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
许七安想铲除许平峰,主要是自保,逼不得已。
如果这个丫头和许平峰一样不当人子,杀她只是有些许心里不适,不至于有太强的负罪感。
但许七安顾虑到了那位没见过面的生母。
原主许七安能活到现在,其实是当初生母的舔犊之情,让他有了一线生机。
许元霜绝望之际,峰回路转。
她见徐谦俯身靠过来,心头一颤,还不等悲哀和恐惧的情绪发酵,就看见徐谦又一次收回了蠕虫。
?许元霜脸上残留恐惧,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许七安不再搭理,弹出几道气机,解开许元霜体内的封印,接着从锦囊里取出一块圆形玉佩,捏碎,一阵清光自下而上腾起,包裹住他,下一秒,他消失不见。
走,走了?
许元霜茫然起身,谨慎的四下张望,确定那个徐谦真的离开后,她提着裙摆,一边哭泣,一边逃走。
………..
她在旷野狂奔了半个时辰,终于找到官道,再用了一个时辰,沿着官道回到了雍州城。
见到熙熙攘攘的人流,终于如释重负,找回了安全感。
寒冬腊月,她硬是跑出一身汗,纤瘦的双腿发麻发胀。
一路寻回大角场,回到落脚的院子,只见柳红棉独自一人坐在厅内喝茶,悠哉自得。
“呦,回来了?”
柳红棉诧异的审视着她,笑吟吟道:“许元槐说你的神秘人劫走,可把大伙给急的。”
她满脸的幸灾乐祸,撑着椅子扶手起身,凑到许元霜身边,嗅了嗅,愈发诧异。
“整整两个多时辰,竟然没有失身?莫非劫你的人,还是个正人君子?”
许元霜冷着脸,淡淡道:“与你何干。”
柳红棉“啧啧”两声:“锦囊没了,嗯,但对方应该不只是冲着宝贝来的,是不是还问了你什么?我先去通知他们,有什么事稍后再说,你先去洗个澡,啧,这一身汗臭味。”
许元霜转身就走,不给她继续奚落的机会。
她烧好热水,泡完澡,洗漱干净了,没多时,许元槐、姬玄等人陆续返回,见她安然无恙,都松了口气。
许元槐眉宇间洋溢着煞气:“姐,怎么回事?劫你的是谁。”
……….
PS:今天终于赶出这一章了。求一下月票,双倍月票好像还没过去,一张顶两张。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