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1982 愛下-第兩千四百九十六章悖論相伴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李忠信坐在汽车的副驾驶的位置,一直微阖着眼睛琢磨着中国这个时候的教育情况。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德政工程。
培养一个大学生对一个家庭而言,既为国家和社会输送了人才,也带动整个家庭在思想观念、思维方式、生活条件上发生进步变化。
时代越是向前,知识和人才的重要性就愈发突出,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就愈发凸显。在这个事情上呢!李忠信一直就有着他的想法。
李忠信觉得,这个时候他应该找个机会和大佬们谈一谈关于教育方面的问题,或者说是渗透一些关于教育的问题和想法,毕竟后世的先进教育模式比现在的教育模式好了很多。
只不过李忠信这个时候很难办这样的一个事情,因为他的岁数在那里摆着呢!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年轻的,才大学刚刚毕业,就张嘴闭嘴的大谈教育模式,这种事情,无论是谁也是不会信服的。
怎么找到合适的人,怎么尝试着把这样的一种东西和大佬们说出来,这都是摆在李忠信头上的难题。
李忠信一直就觉得,中国的启发式教育存在着一个弊端,就是其实一直到某一个问题的答案通过诱导学生,使他们找到唯一的答案。
特别是语文的阅读理解方面,李忠信还记得后世的时候有这样的一个事情,那就是高考的时候考了一道阅读的大题,这道题里面有几个答案,有着各种采分点,一共阅读的分数是二十分。
这二十分的分数相当难获得,大部分学生都觉得这种题太难了,而且他们的答案都是错的,那么,这个正确的答案应该是什么呢?
有记者带着这样的一个问题找到了写这篇文章的原作者,找到以后,把这个阅读题给了原作者,让原作者解答一下,顺便说一说原作者当时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让人们大吃一惊的是,原作者按照他创作这个散文时候的思维解答了这样的一个问题,结果是什么?结果这个作者按照批卷老师的答案,原作者只能够打六分。
这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成绩和程度呢!说明了这个作者的水平远远不如现在的那些个学生。
实际意义上是这样吗?不是。这样的一种事情,可以说是教育的一种缺失,是那些个出考卷的老师按照他们心中的想法和意愿,把莫须有的一种结果和想法做成了正确的答案。
李忠信还记得有那么一个事情,有一个作者写的文章当中,有一段话写的是,当他抬头看窗外的时候,窗外下着小雨,过了一会儿,他再抬头看窗外的时候,窗外又下起了雨。
当时这个文章的争议就很大,最后,也是找到了这个作者,采访这个作者的时候,问作者当时有着什么样子的一种心情。
作者当时就说了,我写这个文章的时候,没有什么压抑的心情,也没有任何想法,当时我写这个文章的时候,窗外确实正下着雨,而过了好久以后,他再抬头看向窗外的时候,外面也还是在下着雨。
作者并没有因为这个有什么思想境界,也没有什么想法,但是,到了语文出题的那边,这个就发生了变化,说这个时候作者有很多不一样的想法。
都市 最強 仙 醫
对于这样的一种情况,李忠信是相当不理解的,一个作者写出来的东西,作者心中最清楚是怎么样子的一个事情,凭什么几个老师凑到一起,按照他们的想法搞出来的东西就是标准答案,而且这样的一种答案,都是具有唯一性质的。
正常情况下,我们都知道,条条大路通罗马,学习的思维也是一样的,很多学生觉得他们的答案应该是对的,因为他们在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就是那么思考的。
说他们的答案完全不对,那也是不对的一件事情,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想法基本上接近了几个老师的答案,道理也是其中的那种道理,可惜的是,这样的一种情况,到了标准答案那里,这个就是错误的。
按照李忠信的想法,语文教学很多其他科目的教学,其实呢!应该算是一个灵动的过程,它是开放的、伸展的、灵活的,不应该有太多的束缚、太多的羁绊、太多的标准。
只有这样,学生在这自由天地中才能轻松翱翔,愉快吸收,灵活运用,这样的语文学习才是真正的语文学习。而长年对标准答案的要求,正在阉割学生的创造力。
我们真正需要的,并不是问题的答案,而是要找出火花,找出不怕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还有创造力和批判式思考技巧。
教育的本质是什么,达到一个什么样的至高境界,让学生敢于质疑,敢于挑战权威,敢于超出。
而所谓的标准答案,过多地器重学生的记忆功能而忽略了培育学生的思考功能,老师在讲课的时候直接告诉学生,你就记住了,遇到这样的题,就这样答,如果不这样就扣分。
学生呢,久而久之,失去了自我,不再敢质疑,某种程度讲,成了一个做题的机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在正常情况下,语文考试与文学鉴赏并不冲突,但两者还是有本质区别。
按照那些个高考出题的老师来讲,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主要是侧重学生的思维训练和文本解读,标准答案也是需要经过集体讨论研究,而按照这样的要求,文章作者本人拿不到高分也很正常。
这话自然有其道理,但语文学习侧重的思维训练和文本解读,如果连原作者也无法领会文章的要义,确实也有些说不过去。
这在一个侧面表现出了语文阅卷的僵化,标准答案是唯一正解,除此之外任何优秀的,有理有据的理解,甚至包括原作者的思路,都无法得分。
在李忠信的心中,这个就是一个悖论,是需要国家来进行一定改变的东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