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06 老頭鑒賞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侬那汉子,农噶揍搜呢?”
就在萧寒思维一跃千里,而身边众人的心思又全放在这方小庙上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一个突兀的声音,竟陡然在他们背后响起!
“谁!干什么的!”
这次,王五反应最快!几乎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他就“嗖”的跳将起来,下意识就要抽刀!
“啊,哎呦!”
众人身后,一个约摸六七十岁的老汉见王五这番模样,当即惊呼一声,身形连连后退,然后一屁股,重重的坐在地上,疼的他一张老脸都扭曲了。
“嗯?怎么是个老头?”
刀子已经抽出半截的王五这时方才发觉:对方并不是什么刺客,只是一个干瘦的老者,一时间,刀子也拔不出来了,整个人都傻站在那里,不知该不该先把老头给拉起来。
“喂!你们在干什么!仗着人多,欺负我们石家村的人是吧!”
不过,不用王五纠结多久,不远处,有几个朝这里跑来的年轻后生,同样也看到这一幕!当老头跌倒的时候,这几人就已经急了眼!捡起地头上的石头土块,操着带有浓重乡音的唐话就冲了过来!
“哎,最近怎么去哪麻烦就跟到哪?”
甲一看着冲来的三四个青年,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过,虽然他知道多半是误会了,但这种情况,哪容得再心平气和的上前解释?他只得先把保护萧寒放在首位,于是手中的刀兵弓`弩全亮了出来,想先吓住这些小年轻,至于其他的,过后再谈。
甲一的决定是对的,眼看这群外乡人动了刀子,那些气势冲冲的年轻人顿时就焉了,一个个在三丈开外就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只敢恶狠狠的盯着甲一他们。
“哎呦,快扶我一把喽!”
两边隔着老远互相瞪眼,反倒中间地上的老汉没人管了,可怜老头自己爬了几下也没起来,只能捂着腰眼,无力的**一声,等人来扶他。
哎,这也真是无妄之灾!
本来,自己在家好好待着,偏偏听村里人报信,说村子外来了一群人,正在他的地头鬼鬼祟祟,好像还挽起了裤腿,像是要偷他家的鱼鱼!
一听这话,向来就把这些稻花鱼当宝贝的老汉当即就炸毛了!
儿子去城里没回来,就让留在家里的孙子去喊人,他自己则抄起锄头抢先冲了过来。
不料,等他气喘吁吁的跑来这里一看,地里好好的,连个脚印都没有,压根就没人偷鱼!
围着水田转了一圈,老汉又往这一看,发现这群人全围着土地庙不知在干嘛。
财迷大小姐:赖上绝世相爷 红颜醉美
他好奇之下,这才放下锄头,走过来问了一句,谁成想这些人竟然这么大的反应?不光他们吓了一跳,还把自己吓了一个屁股墩。
“阿爷!我扶你起来,不用怕,咱村里的人马上就到!”
一个脸上长着麻子的少年听到老头的**,小心的上前把老汉扶起,期间还不忘狠狠地瞪了王五一眼。
而在他对面,王五却是感觉自己被瞪得有些无辜。
他敢保证,刚刚绝对没碰着那个老头!两人中间还差那么大一块距离呢,你就算是碰瓷,也不带这么碰的吧?
“哎呦,慢点!”有了孙子的扶持,老汉总算是微微颤颤的站了起来了,好在现在是冬天,穿的厚实,他除了有些腿软,再没别的伤处。
喘着粗气,站直身子,待老汉看清两边对峙的局势,心中一惊,连忙挥挥手:“放下,都放下!一场误会,刚刚是我自己没站稳,怨不得人家。”
“啊?”
听到老头这么一说,刚刚还怒气冲冲的几个青年顿时都愣了,顺带着举着的石头也慢慢松了下来。
旧爱逆袭:老公请接招 麻卡卡
他们刚刚隔得远,看的不甚清楚,还以为是王五推了老头一把,所以这才如此激动。
现在听老头说是他自己摔倒的,这份怒气自然就没处发了。
“咳咳,我们也收回武器。”
看到这几个青年犹豫尴尬的模样,萧寒拍了拍甲一的肩膀,低声吩咐了一句。
“喏!”
甲一本来也不屑于对几个半大的孩子动刀动枪,闻言自是从善如流,刹那间,刀剑还鞘声响做一片。
等到所有的刀剑都收回,萧寒这才分开挡在前面的小东等人,上前施施然对老汉拱手道:“实在对不住,刚刚我们吓了您一跳,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庄稼人皮实的很!”
都说举拳难打笑脸人,那老汉本来见萧寒这些人的穿着打扮不俗,又随身带着兵刃,心中就怵了三分,只是碍于面子,不肯先道歉。
此时,见人家先出来道歉,他心中最后一丝怨气顿起也没了,连忙跟着回了一礼,然后吹胡子瞪眼的朝身边青年喝道:“你们还举着石头干嘛?不怕一会砸了脚?扔了!都给我扔了!”
“扔就扔,哼……”
被吼的几个青年撇撇嘴,不情不愿的扔掉手里的石头土块,同时心说:我们还不是怕你吃亏?现在倒好,反成了我们的不是了!等下次你被外人欺负,我看谁来救你!
不过,这些话他们只能在心里念叨念叨。
要是敢说出来,回家后,免不了被大人一顿收拾。
双方都没了武器,原本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松。
老汉长舒了一口气,拍拍屁股上的尘土,笑着朝刚刚说话的萧寒问道:“哎?听口音,客人不是这里人吧,您们刚才在这里是?”
御猫吾好钟意你 请叫我阮小贱
萧寒摸了摸鼻子,不好说:我来这里拜一拜自己,虽然这是实话……
于是,只得打着哈哈道:“老丈好耳力,我们确实是途径的路人,刚在这里无意中发现有两座土地庙,我们都感到有些好奇,所以才过来看了看。”
“什么两座土地庙?”
老汉听萧寒说完先是一愣,紧接着哈哈一笑道:“客人说差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土地,怎么会有两座土地庙?您说的那座,可不是土地爷爷,而是一位对咱百姓有大恩的大官!”
(注,唐朝时期对长辈的称呼是最混乱的,对爸爸可以称呼爷,耶,大人,甚至哥哥……因为太乱了,根本没办法还原,所以可乐就通通以后世的常知为准,所以就别说喊一句萧大人,就算认萧寒当爹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