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明天下》-第一七八章神說:要有光!讀書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明天下
第一七八章神说:要有光!
自从云彰,云显成年之后,云昭早就不是家庭饭桌上的主力了。
还不错,两个儿子都吃的狼吞虎咽的,这就说明他们两个心底里没有鬼。
就是云琸的模样不太好,这是被母亲给教坏了,云昭准备让自己的闺女毕业之后就来给他当秘书,至于黎国城,这个混蛋最近已然越发的不安于室了,该打发出门了。
至于云朵,还缩在钱多多怀里喝米粥。
就吃饭一道来看,云彰明显比不过云显,云显吃饭的方式是狼吞虎咽,而云彰就显得平和一些,虽然各种食物进了嘴巴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就贪婪一道来论,还是比不过云显的。
这顿饭吃到最后,就是云娘,云昭,冯英,钱多多,云琸,云朵,一起看云彰,云显吃饭。
最后一个结束的人是云显,他丢掉手上的骨头,洗了手之后就对父亲道:“还是家里的饭好吃。”
云彰毫不客气的道:“你以后要习惯遥州的口味,最好能发展出适合你口味的遥州菜式,三心二意的可不是干大事情的方法。”
云显点点头道:“大哥,是这个道理,不过,遥州比我想的要大的多,也比我想的要荒蛮的多,好在,那里的野人的性情比较温顺,这可能是唯一的好处了。”
云彰看了云显一眼道:“其实,我想去遥州的。”
云显摇头道:“没有这个道理,自古以来都是长子看家,次子开拓的。”
听着兄弟两说话,云昭没有言语,人在长大之后,基本上已经不能从话语中听出他们真正的心声了。
云彰见父亲面无表情,就叹口气道:“我说的是真话。”
云显也不高兴的道:‘我说的也是真话。“
云娘笑眯眯的道:“很好啊,家和万事兴。”
她老人家也是真的老了,不再追求真正的家和万事兴,只求在她死前,家里就是这副和睦的样子。
冯英,钱多多自然是不会戳穿儿子们的谎话的,这对她们来说没有半点好处。
云昭双手扶着餐桌道:“你们两个该是什么模样就是什么模样,不用装,也不用抢,喜不喜欢就这样了,在外人面前装的和睦一些,别被人看出来就很好了。”
云彰,云显两人不满的道:“我们本来就是这么想的,没有假装。”
云昭冷冷的瞥了两个儿子一眼道:“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假不假的见仁见智。”
云显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道:“也是,需要假装的时候就假装,不需要假装的时候就不假装,运用之妙在于一心,孩儿知晓,就是不知道我大哥是怎么想的,您也知道,全家就他的反应慢一些。”
云彰没有理会云显的挑拨,直接对父亲道:“铁道部的事情您快点批阅,我好走马上任,反正,总是在您面前晃悠也惹您讨厌。”
云昭愤怒的敲着桌子道:“什么叫我早点批阅,你不是在走代表会得程序吗?只有举手通过了,我才能批阅,流程都走不对,还当什么铁道部部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云彰嘟囔道:“脱裤子放屁……”
“你说什么?”云昭怒火蹭的一下就高涨了起来。
冯英见丈夫发怒了,连忙在儿子的脑袋上敲一下道:“还不给你爹赔罪,大明是所有大明人的天下,不是我云氏的天下,没有最高权利机构的同意,你父亲就不可能批阅。
以后,千万,千万不敢胡说八道。”
云彰赶紧给父亲倒了一杯茶双手递过来道:“孩儿错了,请父皇恕罪。”
云昭气咻咻的接过茶水,压一压心头的怒火,语重心长的道:“现在,看似是一个走过场的事情,以后未必就是这副模样了,等人民已经习惯了这一套权力流程之后,代表会,就真的会有代表会的权威。
当初我之所以会设立一个代表会,最重要的目的就在于,给国家各个权力部门寻找一个可以相互妥协,相互促进,相互帮助的一个所在。
目前,这个代表会得代表只是代表各个权力机构,可是呢,再过一些年,你就会发现,这里的代表就会有个人的意志了,到了这个时候,农民代表将会代表农民的利益,工匠的代表将会代表工匠的利益,商人代表就会代表商人利益,读书人代表就会代表读书人的利益……
现在,就像你认为的一样,你父皇我可以一言蔽之,以后呢?如果你还想通过一项重要事务,就要兼顾各个利益方的代表的利益,你的建议才有通过的可能。
到了那个时候,大明基本上就不会有昏君这种怪物出现,因为,所有的决议,不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通通都是集体的决定,并非一个人的决定,责任也就不可能是一个人的,而是大家的责任。
好的决议出台了,有了好的效果,大家从上到下一起吃肉就好。
坏的决议出台了,有了坏的结果,大家从上到下一起饿肚子就好,反正都是大家的意见,用不着后悔。”
云彰叹口气道:“皇家才是这项制度的最大牺牲者。”
云昭冷笑道“皇家也是这项制度的最大获益者,不客气的说,你跟云显的能力其实就是中平而已,并不足以驾驭大民本土,也不足以驾驭遥州万里之地。
就连你父亲我,其实也没有驾驭如此庞大帝国的本事。
好在,大家都信我,都爱我,这才勉为其难的当上了这个皇帝。
你以为你父亲我为什么不遗余力的开启民智?
开启了民智,百姓就不那么容易被野心家所欺骗,对我云氏的统治有稳固作用,将来,这些开启了民智的百姓,将是我云氏最大的臂助。
所以,云氏要努力的维持这个代表大会的模式不要崩塌,要努力的给底层百姓一个顺畅的上升空间,要记住,一旦发现大明本土有阶级固化的倾向,就要立刻清洗一批人,当然,清洗这一批人的时候,一定是在你已经拥有了很多没有上升渠道百姓的帮助下才能进行。
之所以会让云显在遥州另立一个王庭,目的就在于减弱大明本土阶级斗争的残酷性。
将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变成一场胜利者继续留在大明本土,失败者远走海外继续开拓的一个过程。
这样一来,可以继续保持大明本土的政治活力,也可以减弱你这种庸才当上皇帝之后的危险性。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看似分裂,实则一体。
不论哪一种政体走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人们只会认为是制度走到了穷途末路,而不是云氏王朝走到了穷途末路。
你爹我,为了你们两个蠢货呕心沥血的,你们居然不领情,真是混账。”
云显弱弱的在一边道:“要是您错了呢?”
大明1630
云昭瞪了云显一眼道:“你爹我就算是错了,也比你们两个蠢货做出正确的决定更加的有内涵,生命力也更加的长久。”
云彰不满的道:“我跟阿显怎么也算不上蠢货吧?”
云昭仰面朝天幽幽的道:“说实话,你们哥俩哪一个比得过夏完淳,沐天涛,孔青,黎国城这些人,莫说这些人,就连从欧洲来的小笛卡尔你们两在他面前真的就能占到便宜?
你爹我可以随意的用这些人,摆布这些人,利用这些人,你们兄弟两有这个能力?
更不要说玉山书院,玉山大学堂里正在源源不断的出各种各样的强盗,野心家,你们两个在这两个学堂上过学,你们真的可以指挥这些人,利用这些人?
依靠你们的皇子地位吗?
什么叫皇子,那是因为你爹我还在,等我没了,你们就要直面这些人。
你们两个有必胜的信心吗?”
云彰,云显两人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同窗,实话实说,直到现在,他们两个对于那两所学校出来的人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的。
玉山书院的疯子们为了争夺一个国字资格,所表现出来的疯狂状态,让云彰有些触目惊心。
而玉山大学堂里也有类似的举动,同样的,想从那么一群人中间胜出,不但需要智慧,需要勇气,还需要很多的运气。
父亲最让人钦佩的一点就在于,他从来没有走过弯路,几乎一点弯路都没有走过,他对时局的把握之准确,对于各个节点掌控之精妙,如同鬼神一般。
就像小说《三国演义》里边的诸葛亮一般,黄宗羲先生看过这部书之后评价此人曰:装诸葛之智如同鬼神。
同样的评价也出现在了父亲的身上,黄宗羲先生同样在他的《玉山杂谈》一书中以“神”来称呼父亲,称父亲的眼光不在当下,而在五百年以外。
这句话并非黄宗羲先生一家之言,徐元寿,卢象显,顾炎武,傅山……等等先生也有同样的描述。
说这些人都在拍父亲的马屁,这就非常过分了。
很明显,这些先生们在研究了蓝田奋斗史之后,得出来的一个公论。
至尊剑意 无情有情风
也就是有这些人的研究,以及事实的支持,父亲已经从人,上升到了神的阶段。
现在,神已经发话了,不论是云彰,还是云显,都觉得这个神不会欺骗他的儿子,如同父亲神所说——他做出来的恶决定不用质疑,因为——神不会错的!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