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第221章 九層世界熱推


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小說推薦從鹹魚開始的異世界生活从咸鱼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之前还有的人心里在为十层强者联盟开脱,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幕,众人都理性的闭上嘴了,这些已经不用解释了。
那疯子在十层强者联盟,恐怕不仅没有受到囚禁还被十层强者联盟好生款待着,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那曾玉树将那功法传授给了这疯子,并且这疯子现在使用这功法,实力攀登,竟然一跃之上,刚好达到了战斗台此时提升的高度,那疯子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那战斗台的边缘,下一刻就可以另外一只手搭上去,旋即就可以爬上去了。
就在众人紧张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谁都以为那疯子最后可以爬上去,并且此时在十层的人,哪个不希望那个疯子爬上去,跟着那进阶联盟的人进入第九层呢?
如果那疯子留在第十层的话,最后遭殃的可是他们,毕竟现在这个疯子已经不一样了!那十层强者联盟已然对他进行了训练,并且那曾玉树还将那功法传授给了他!
“爬上去啊…”有的人此时已经喃喃的说了出来,伴随着说的人越来越多,那声音也是越来越大。希冀的声音越来越大,这件事反而发生了大逆转,那疯子的另外一只手刚刚搭上那战斗台,那战斗台的边缘立刻出现一个巨大的屏障,挡住了那疯子的手。
疯子的手被挡住,就相当于双手无法抓住那战斗台的边缘了。
“噔!”
那疯子从战斗台边缘直接掉落下来,所有人看着他的身体直直的落下,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砰!”
伴随着沉闷的一声响,那疯子的声音已然落在了地面上。而所有人的目光此时不是在那疯子上,而是还是在那战斗台之上, 那战斗台现在立刻开始高度的旋转起来,整个战斗台笼罩在光芒之下,并且战斗台的边缘都出现了明亮的屏障,随着高速旋转,不少人都贴在了那屏幕之上。
“终于是摆脱了….”陈舟松了口气,说道。
现在陈舟的巨大金人的模样已然变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那战斗台冰冷的地面上,静静的等待着这战斗台将他们送达第九层。
陈舟的身体力量,已经不惧怕这战斗台旋转带来的向心力了,此时的进阶联盟之中有不少人就可以凭借身体的力量来抵挡这向心力的力量。铁道也是其中之一。
而中年商贩现在就不行了,他现在整个身体完全时和那战斗台屏障贴在了一起,被那向心力压着根本无法动弹。
陈舟本来准备去解救那中年商贩的,但是陈舟想了一下,就算将中年商贩解救了出来,他还是无法承受住这强大的向心力,自然还是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这也是为什么进阶联盟的人没有派人去解救他的原因。
如果想要完全在这个向心力的情况下不随向心力而动,就必须要自己的身体力量足够强大,这样才可以在这强大的向心力的情况下稳住身形。
“这战斗台为何如此高速的旋转,还不见感觉在上升呢?”陈舟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困惑。
因为陈舟此时感觉到的只有这战斗台在不断的旋转,而陈舟感觉不到任何上升的感觉。
“我们也不知道,只能静静的等待了。”铁道和陈舟一样,也是坐在了战斗台上并且不会受到向心力的影响,此时也知道陈舟的那种感觉。
“难道说这第九层就在第十层的某个地方?而不是一直上升?”陈舟随口说道,殊不知陈舟这一随口一说,为之后的爬层奠定了基础。
陈舟这话是低声呢喃着说道,所以就只有陈舟一人能够听到并且听清楚,其他人都没有听到自然没有人回应陈舟了。而这时,铁道看着上来的三千多人,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不管你们是如何进入这进入第九层的传送道的,就算你们是进阶联盟的也好,不是进阶联盟的也罢,我希望你们进入了第九层之后不要单独行动,若是你们单独行动的话,定然十分危险。”
铁道这番话完全是站在一个领袖的角度说的,这九层是出了名的团结,一个人的行动定然是大忌!
爹地给钱
陈舟找了个安静的角落窝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这个战斗台停止,本来陈舟还想着晋级之后去外界挑选一个好点的住处,现在看来,陈舟完全没有出去的必要了,这焚场完全就是一个小型的魔都。
这里面也可以解决吃穿睡。
陈舟和这里面的人都不一样,陈舟才进入第十层没几天,自然对第九层的了解甚少,所以陈舟也不知道进入第九层会发生什么,这第九层会不会是和第十层一样的呢?
陈舟进入这魔都以来立下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找到卧宛,但是陈舟现在这个目标迟迟没有实现,陈舟这好不容易有了卧宛的消息,陈舟自然不愿意放过。
卧宛极有可能就在第九层之中。
陈舟笃定的想着。
“呲呲呲呲呲呲呲………”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这个战斗台旋转的频率已经开始不断的下降了,现在陈舟还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正是这战斗台好像与什么东西剐蹭的声音。
战斗台旋转的频率不断减小,最终停了下来,陈舟立刻从战斗台的地面上站了起来,看向了不远处的铁道还有刚从那屏幕上落下里摔在战斗台地面上的中年商贩。
铁道现在也和陈舟一样站了起来,警惕的看向了四周,但是除了战斗台的光芒以外,外面仍旧是一片漆黑,陈舟什么也看不到,待陈舟仔细看时,陈舟才发现,那外面什么都没有竟然只是一面面墙壁,现在陈舟他们还是处在一个漆黑的通道之中。
而这个通道刚好是这个战斗台的大小,自然陈舟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战斗台之外的墙壁。
陈舟现在才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个战斗台在不断地上升,在这个通道之内。
“快过来….你们两个…..”就在陈舟静静的等待着的时候,从这个战斗台的边缘突然传来一个虚弱的声音,陈舟和铁道同时扭头看去,发现是中年商贩也站了起来,此时双手贴在膝盖上,说话似乎上气不接下气。
陈舟与铁道立刻赶了上去,铁道立刻扶起那中年商贩。
“真是折磨死我了,若不是有这二级魔士的魔气,我恐怕都挺不过活着到达第九层啊….”中年商贩感慨着说道。
的确如此,中年商贩在第十层没有参加过一场战斗,体内按理来说还是最为低级的魔气,等级应该也是最低级的。但是为了让中年商贩也进入第九层,那十层强者联盟早就为这中年商贩准备好了充足的魔气给他了,这样中年商贩才有了二级魔士的实力。
这才可以迈入第九层。
看着中年商贩现在的情况,陈舟这才知道,为什么进入这个传送道需要二级魔士的实力。魔气是可以潜移默化的改造身体的,而二级魔士的身体经过魔气的改变,一般都已经十分强悍了。
只有这样的身体,才能够抵挡住这个战斗台的告诉旋转产生的向心力,若是没有二级魔士的身体,是断然无法承受的住的。而中年商贩也才堪堪是一个二级魔士的身体,应付起来还极为吃力。
“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陈舟好奇的问道,陈舟认为,这点小事,中年商贩断然不会叫他们两人一起过来。
所以,中年商贩定然是有什么事情要和他们说。
“我看到了不少十层强者联盟的身影,他们手中都有武器,似乎他们要刺杀我,你们都注意点,不要让我被他们刺杀了。”中年商贩低声的凑到两人的耳朵旁说道。
看来这十层强者联盟的人还不死心,追到了第九层了还要完成那尚飞鹰交给的任务刺杀中年商贩。
陈舟与那铁道默默的点了点头,陈舟没有说话,铁道缓缓的说道:“这十层强者联盟的人脸皮可真是厚啊….这都能跟上来,要不要我去解决了他们?”
听到铁道的话,中年商贩立刻摇了摇头,说道:“不行!有不少人是从十层强者联盟投奔进入我们进阶联盟的,所以如果你现在不分青红皂白的出手,定然会让他们心中产生什么想法,这会影响到我们进入第九层的团结性。如果进入第九层,我们内部还闹矛盾的话,定然是会被那第九层的人弄得分崩离析,最后逐个击破的。第九层的人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
“那那几个威胁始终会影响到团结性啊!”铁道是一个大老粗,若是要他理解简单的这些问题那还可以理解,但是现在这种复杂的事情,他是无论都想不明白。
古医都市行
“这不一样,在面对第九层的人的时候,他们还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他们只是潜伏在这里面,伺机要斩杀我而已,到时候你们注意一下,到时候出手拦截然后斩杀就行了。”中年商贩缓缓的说道。
陈舟与铁道继续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陈舟自然是理解了中年商贩的思维,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暴露他们的意图,只要等待他们意图暴露,那就有了理由可以斩杀他们了。
等陈舟这边说完,这个战斗台才彻底停下来,陈舟他们这才感觉到了周围的巨大光亮。
现在陈舟他们出现在的是在一个散发着巨大光亮的地方,也可以说是陈舟他们就是出现在那发出巨大灯光的地方的下方。那巨大的灯光倾洒在他们的身上,陈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个灯光的温度。因为他们现在距离这个灯光是十分的靠近。
陈舟与铁道还有中年商贩此时正在这个战斗台的边缘,刚好可以透过那战斗台的屏障看到下面的情况。
不知为何,陈舟他们明明是从第十层进入第九层,但是出现在第九层的时候,陈舟他们既然是从上方缓缓的落下。
“这第九层的人好像远远没有我们第十层的人多。”中年商贩看着那底下的人潮,缓缓的说道。
这第九层与第十层的差别之处就在于,这个第九层的墙壁上此时都贴着发光的石头,整个第九层都处在光亮之中,而第十层就只有中间一个巨大的发光的地方,所以很多地方都是黑暗的。
而第九层没有一个黑暗的地方。
此时陈舟才看向那人群,陈舟立刻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陈舟他们被包围了。
那下面的人群,将他们落下去的地方团团包围住了,一看就是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这是要将我们包围一网打尽的打算啊….”铁道自然也发现了这个情况,缓缓的说道。
都说第九层团结,陈舟现在才体会到第九层的团结程度,那一个个的人都身穿战斗盔甲,手持武器,并且排列在一起都非常训练有素的模样,竟然有点像军队的意蕴。
而且这第九层的人竟然多数都是女人。
陈舟此时甚至看到寥寥几个男人混在其中。
“现在这么办?我们快要下降了。”陈舟开口问道,现在所有的进阶联盟的人都趴在屏幕上看着下方的阵仗,不论是谁都非常的紧张。
而且他们还带着许多的行李,与其说是行李不如说就是粮食,他们带的粮食足足有四五个巨大的袋子。
这些都是他们的生活必需品。
“你有什么好的办法?”铁道看着中年商贩问道,两人一看都是没有打仗的经历,此时见到这种阵仗,自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陈舟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当即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办。
“有没有人在进入魔都之前是在军队待过的?”中年商贩立刻转过身来,大声的问道。
而没有一人回应。
战斗台并不等人,它只管下降,随着时间的流逝,战斗台很快就下降到低端了,“砰”的一声,战斗台与那地面重重的接触在了一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