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21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六零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推薦-cbzl8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51场第1场次—别有惊喜在那间。
在花璟末歪打正着、黄答黄对时,竟然让里面的人惊掉了下巴,一而再、再而三地确认了一下——没错!暗号没错!
他连忙打开了门,又是一个惊呆——一枚高大帅哥,头发酷骚,墨镜下唇形刚硬,很有线条感,领口走低,露出高高凸起的喉结 ……
西门庆在花璟末心里被来自黑暗屋子里浓浓的一股黄风吹醒,亢奋地说:
“老九,这是什么地方,这个张口结舌、神情呆滞的人是谁啊?他看你的眼神怎么带着黄色?垂涎三尺的样子让我这个恶贯满盈的西门大官人都恶心!你想这是一个多么恬不知耻的家伙啊!”
花璟末一听,这家伙开口说话了,在心里厌弃地对他说:
“你这几天倒是安静啊!我以为你的魂灵神游天外,被哪方仙子给绊住了呢?来了一场仙外浪漫之旅?”
“怎么又回来了?你不在挺好的啊!不给我搅局,不给我惹麻烦,让我过了几天虽说安安生生,却也不太太平的日子!”
西门庆急切地说:
“不太平?是我的李瓶儿——白丽华有麻烦了?还是我的孟玉楼——小狮子有烦心事了?说清楚嘛!”
花璟末对他没好气地说:
“先把眼下的重要事处理完再说吧!”
“什么重要事?”
“救人于危难……解人于倒悬!”
花璟末看这个家伙还是一副傻愣劲,赔笑道:
“豹哥,您辛苦了!虽说时令还是深秋时节,但是夜半露水重湿气大,早晨还是冷飕飕地,放我进去吧!”
豹哥吱吱呜呜地嗯了几声,花璟末侧身进入仓库,外间堆放了一些石料,他知道还是掩人耳目!
他环视了一下,这间仓库里有三个门,大厅、过道都是各式石料,还有加工成的石碑、石牌,及雕刻而成的石墩、石头动物、石头人像……
正厅里有一个圆形的石头桌子,周围是石墩,上面摆着茶盘、茶杯。
旁边放置的是几个古代仕女吹拉弹唱的石头雕像,有的在吹笛子,有的在弹琴,还有翩翩起舞的,引吭高歌的……
跳舞那位的胸部,不知被豹哥和手下的人摸了多少回了?已经蹭光发亮,颜色异于别处,显得格外扎眼……
“老九,你看他们是不是变态狂,对着女石像都做了些啥?我西门大官人爱女人是天下独一份,爱女人就给女人想要的一切!你说他们欺负、玷污这些石像算什么本事?恶心不恶心啊?”
重生之兄有弟攻 一袭白衣
花璟末突然想到气气西门庆的一句话了,嘴角含着一抹邪魅的微笑,在心里饶有兴致地说:
北風吹過的夏天 蜂窩玉米
“你那个时候,就应该也在屋子里摆放几个石像美女,偶尔泄泄火……这样的话,那些小丫头、乳娘,还有仆人媳妇,就不会平白无故地遭你用强、用硬了,命运也就不会那么凄惨了!”
“老九,你……你……”
花璟末看到正厅的左边过道有两间房子,右边是一间,他正不知该向左还是该向右迈脚时,叮——的一道电子声音响起——
叮:主人,朝右走,你会有惊喜!
花璟末在心里默念:好!
他快步朝右走去,豹哥见此情景,赶紧追上来拦他,伸出了咸猪手抓花璟末的胳膊,被花璟末一闪扑了个空,他急得说:
“兄弟,你不能这样乱闯乱进啊!你要的人不在这个房间里。”
说时迟那时快,人家花璟末已经推开了房门,果然是个大惊喜——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被捆绑在房间里,嘴上粘上了大胶布,看到花璟末进来,他神情激动,整个人挣扎了起来……
花璟末见此情景,赶紧向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激动、不要乱动,随即头朝后痞子似地对豹哥说:
“好我的豹哥哩,你房子关了一个糟老头子,何至于紧张成这样,我还以为您金屋藏娇,关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呢,谁知竟是一个棺材瓤子,也值得你紧张成这个样子?”
豹哥只是嘿嘿地干笑,花璟末悄悄地朝他点了点头,像是在安抚他稍安勿躁,耐心等待救援!
做完这个小动作,花璟末带上门,推着豹哥去找那个人票。
西门庆在花璟末心里焦躁不安,着急地问:
“怎么了?白丽华的爸爸怎么被他们绑架了呢?这下我的心肝宝贝李瓶儿哭得该多伤心呢?呜呜……”
冰瀾世界 藍火
“你给我安分点,不要搅了我的要事!”
“老九,我看出来了,这个看守见到你怎么变得痴痴呆呆的?像个弱智一样?你是不是傻瓜收割器?”
快要走到左边房间的时候,豹哥突然停了下来,拉着花璟末说:
“兄弟,大清早的你就来接人,也忒辛苦了。我来先为你煮壶茶吧!虽说暗号你对上来了,而且是只有小范围的几个老人才知道的暗号,但是接人这么大的事还是要给上面打个电话请示一下!”
花璟末两手抱臂,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看着他,看得豹哥紧张失措,像极了不敢正视美人面孔而手足无措的人……
看了有几十秒后,花璟末两手一摊,轻松地说:
“豹哥何必紧张、小心到如此程度?既然还不相信小弟,那请豹哥再打打看!请示一下还是比较妥当的。”
花璟末被豹哥让到大厅的茶座上等着,自己掏出了电话。
叮:主人,不必紧张、担心,小统来个如法炮制,让他打不通,干着急!
花璟末:嗯,辛苦了小统。
趁他打电话的这个当口,花璟末也没有闲着,思索着救白父的办法……西门庆又在他的心里补脑、添乱:
“老九,你知道这个豹哥的前世是谁吗?我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心情,才没让你做出出格的举动!”
花璟末心烦意乱地说:
“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他是谁。”
男色撩人 呦呦蓝色
“这个你必须知道,作为我西门庆的第九世投胎转世,你怎么不关心上上上上祖的事情呢?”
醉岚特刊 茶凉人意
“近赤者红,近墨者黑。与你有关的能有好人吗?我不用猜就知道是偷鸡摸狗、帮闲拉纤、作恶多端的人!”
“老九啊,真是佩服你,这个叫豹哥的人投胎转世几次了,也没改他恶心人的作风!他的前世就是那个飞天鬼侯林儿。”
花璟末一听是他,也恶心到家了,不免开口道:
“这个人就是你西门大官人半个儿——女婿陈经济的一场噩梦,等同于鬼魅附身、杀神附体。”
戒影二重奏卷一之羁绊
“对呀,老九。我这个女婿陈经济是个歪歪瓜,是个熟透了的坏种。他害死了我的女儿西门大姐,败光了自己的家产,和人家杨光彦做生意还被骗,最终沦为叫花子。”
“有一天,在街上碰巧就遇见了杨光彦,索要本钱的时候,被人家暴揍一顿。恰在这时,有个人站出来解救了他,这个人就是飞天鬼侯林儿。”
“侯林儿是个包工头,那时正带领一群工人在城南水月寺起盖伽蓝殿,他招待陈经济一顿酒饭后,就让陈经济跟他去做工。等陈经济洗漱干净、换上一身新衣服的时候,侯林儿看到他就像豹哥看到你的时候一个样。”
“从此,侯林儿舍不得让陈经济做工了,白天是他的秘书——端茶倒水拎包包。一到了晚上就是他的伴侣——扫床叠被暖炕炕,完了再在被窝里陪着侯林儿玩游戏……”
“最后,最后,陈经济是各种疾病找上身来,实在忍受不了魔鬼折磨、非人待遇,咬着牙、拼着命逃跑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