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jrwb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狂神刑天 ptt-第四千二百四十七章節 心靈示警相伴-pbsfd

狂神刑天
小說推薦狂神刑天
第四千二百四十七章节心灵示警
前进的道路已断,至高混沌意志必须要做出选择,如果说之前大道降临,自身受到反噬,至高混沌意志还没有退缩之意,现在它则有了退缩的念头,毕竟它不想与至高混沌世界一起毁灭,或许至高混沌世界不会毁灭,但它如果不做出选择,只有死路一条。
“可惜,我的世界之心还没有完全凝聚成形,如果再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能够再毁灭一部分至高混沌世界,就可以分离出更大的世界之心,就能够完全承载自身的本源,现在却不得不放弃一部分本源之力,这些该死的先天混沌神魔真是罪该万死,早知道他们会如此疯狂,当初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将他们一网打尽,那怕是之前界域战场世界之变时,也应该付出一些代价,将其毁灭!”至高混沌意志对先天混沌神魔是恨得咬牙切齿,只是现在说这么多都没有用,一切已经发生了,它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轻叹了一口气,至高混沌意志叹道:“或许大道已经感知了我的想法,要不然不可能这么快降临,如果大道不降临,或许那些先天混沌神魔就不会铤而走险,也就不会有这一切发生,既然事到如此,我也只有放手一搏,给我斩!”
随着至高混沌意志的一声沉喝,世界之心被斩出一部分,至高混沌意志瞬间遁入其中,然后一阵空间波动,至高混沌意志带着这一部分被斩出的世界之心冲进了混沌海中,彻底放弃了至高混沌世界,放弃了这里的一切,将一切都抛弃了。
狠毒,果决!当至高混沌意志这疯狂地斩出自身时,整个至高混沌世界再一次动荡起伏,所有生灵都感受到了世界的悲鸣,那些巨头一个个都被这一切给震惊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局势会来得这么疯狂,之前是先天混沌神魔疯狂反击,大道降临,噬神虫母皇的疯狂,如今连至高混沌意志都做出了这样的决断,这样的惊变让他们不得不对至高混沌世界的信心受到沉重的打击,世界的主宰都放弃了一切,他们还有必要坚持吗?
“走!”当至高混沌意志斩出了自身时,人族巨头虚拟之主立即沉声大喝,所有人族巨头立即行动起来,整个人族瞬间无比团结,再现之前的疯狂之举,所有人族生灵纷纷回归虚拟世界之中,在诸多人族巨头的操纵之下,虚拟世界化为一道流星破开至高混沌世界的壁垒,直接冲进了混沌海中,也完全舍弃了至高混沌世界的疆域。
人族强者可以紧随至高混沌意志破空离开,杀进混沌海中,因为他们之间做了最坏的打算,他们疯狂地掠夺了整个人族疆域的一切资源,所以他们没有顾及,可是其他种族文明却做不到这一点,他们没有这样的实力,更没有这样的资源。
“该死的至高混沌意志,该死的人族,他们怎么敢这样做,他们怎么能背叛自己的世界!”一个个的巨头在疯狂地大骂着,他们心中无比的痛恨着至高混沌意志与人族巨头,因为他们双方的疯狂直接引暴了至高混沌世界的一切负面力量,让所有势力,所有文明都为之恐惧!
“走了,这些混蛋都走了,看来局势真得凶险到了极至,只是不知道如今的大道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是灭世,还是任由着混沌海的力量将整个至高混沌世界拉入到混沌海中?而我又该怎么办,是离开,还是继续留下来?”此时,刑天的心中有些犹豫,毕竟如今的形势不同了,之前自己在担心至高混沌意志与先天混沌神魔的算计与围杀,而现在这威胁消失了,甚至是连噬神虫母皇的威胁也消失了,混沌海的力量加身,将自身的一切隐患清除一空,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不主动暴露,没有人能够算得到自己的行踪!
片刻,刑天轻声叹道:“呵呵!没想到我也有为难的这一刻,有不知该如何决定的一刻,虽然都是进入混沌海之中,可是主动进入与被动进入是有着不同的区别,有着不同的结果!主动进入,自己能够抢得先机,能够多一点时间熟悉混沌海的力量;被动进入,虽然没了先机,却可以借机来感受至高混沌世界的大道变化,让自身的世界大道,诸般大道更进一步,让自己的本尊与分身都可以有更好的收获!”
选择不同,结果不同,收获不同,该如何选择,真得让刑天很为难,因为那一种选择都对自身十分有益,都让刑天无法割舍,刑天也不是没有想到取中,本尊主动进入混沌海,分身留在至高混沌世界,两者兼顾,可是这个念头一起,就立即被刑天给放弃了,因为在这念头升起的一瞬间,本能让刑天感受到了不安,感受到了威胁,如果自己这么做,很有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是自己所无法承受的代价。
“不能做中间选择,要么全留下,要么一起进入混沌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限制!”刑天的心中在疑惑,在不安!是的,是不安,不能兵分两路,意味着自己必须要做出取舍,而这是来自于心灵的示警,便意味着,一但兵分两路会对自身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会让自身面对死亡的威胁,而什么力量能够做到这一点,同时毁灭自己的本尊与分身?对此刑天很想弄清楚,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安心!
沉思了片刻,刑天依然是没有一头头绪,至高混沌意志破空而去,按道理来讲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威胁自己才是,除非大道在变?突然之间,刑天想到了大道,这至高混沌世界的大道,如果至高混沌世界的大道出现了异变,或许自己真得会很危险!
“也不对,如果是因为大道的原因,如果我选择留焉为,依然会面对威胁,来自于大道的威胁,而不会因为兵分身路而出现危机,本尊的实力虽然有所提升,可是依然抵挡不住大道的轰杀,大道之下,别说本尊,就算是巨头也得身死魂消!”
刑天皱起了眉头,努力地在思考着问题,想要从中找出原由,只是刑天所了解的信息太少,能够得到的参照也有限,想要从这有限的资料之中找出原由,这真得太困难,也不是他所能够做到的,毕竟刑天的境界与实力还很弱小。
“呵呵!看来我还是太偏执了,竟然为此而白白浪费时间,或许这对我的修行很重要,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与境界根本做不到这一点,非要强行去思考,只会浪费自己宝贵的时间,有这时间我还是参考该做什么选择才好,毕竟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修行!”很快刑天就从迷茫之中清醒过来,没有再去计较于之间的心灵示警。
如何选择,对刑天来说很重要,毕竟现在刑天处于一个关键时刻,如果做了正确的选择,自身的修行将会有巨大的好处,相反,将会拖累自己修行的速度,而这个时候,刑天必须要仔细思考,不能踏错一步,以免让自己的修行受到挫折。
“混沌海虽好,虽然可以先行一步,可是混沌海太凶险了,如果是正常情况,我应该选择进入混沌海,来磨砺自身,可现在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那些该死的先天混沌神魔已经先行一步,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混沌海得到了什么,更何况还有至高混沌意志也冲进了混沌海,如果他们双方相遇必然是一场生死大战,或许这一刻整个混沌海已经掀起了腥风血雨,留下来或许才是对我最好的选择,能够感悟世界之变,能够参悟混沌海的力量!世界大道才是一切的根本,只有将根本巩固壮大,才是对自身修行的最好选择!”
最终刑天选择了留下来,在他看来留下来才是对自己修行的最好选择,或许这会让自己暂时的修行速度降下来,毕竟至高混沌世界经历了这场剧变,天地元气受到了巨大的损伤,自然远远比不了混沌海,可是这里暂时安全,人族的巨头操纵着虚拟世界带着整个人族进入混沌海,人族的疆域彻底空了下来,而且人族在走之前掠夺了整个疆域的一切资源如今的人族疆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关注,自己如果进入人族疆域之中,会无比的安全,能够避开一切目光与危险,让自己能够安心参悟世界的变化,参悟混沌海的力量。
想到这里时,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有付出才会有收获,虽然这个选择有点疯狂,有点不可思议,可是这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对于很多生灵来说,会疯狂地掠夺一切有用的资源,可对刑天来说最关心的而是对世界大道的感悟,越是对自身有所了解,刑天越是明白世界大道的强大,看看那该死的噬神虫母皇就知道,如果没有强大的世界做为依靠,它怎么可能有力量硬撼大道天罚,能够保全自身。
世界就是自身修行的根本,对世界大道的感悟越深刻,日后的修行就会越容易,而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根基,没有对世界大道的深刻感悟,就算在之前修行的在快,当出现瓶颈时,就会直接斩断自己的修行之路,让自己受瓶颈的影响,难以前进半分。
“或许我有一点点明白了,为什么兵分两路会让自己的心灵示警,是世界的力量,至高混沌世界虽然源自混沌海,可是它与混沌海并非一体,而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有着不同的世界本源,虽然在先天混沌神魔的疯狂之下,开启了这疯狂的反制手段,让混沌海的力量拉扯着至高混沌世界,要将其融入到混沌海之中,可是这依然是世界的碰撞,如果我后分两路,世界碰撞之时,我的心灵将会承受两大冲击,再怎么坚定的意志都会破灭!”
一个人在一瞬间承受着两次世界对等的冲击,别说是刑天,就算是巨头也得身死魂消,更何况这还是两个正在碰撞的世界,那可怕的世界本源将会直接撕裂刑天的灵魂,直接将刑天从灵魂之上绞杀,让刑天根本没有半点生机可言。
“进入混沌海之中,能够做的只是抢占一点先机,就算两大世界碰撞,混沌海的力量强悍,并不会受太大的冲击,自然也就感受不到世界的波动,毕竟至高混沌世界的力量不足以撼动混沌海的本源,可是身在至高混沌世界就完全不同,在世界碰撞之时必然会遭受到强大的冲击,甚至是毁灭性的冲击,整个世界的本源都会全面爆发,因为至高混沌意志的离开,让世界的本源受损,让世界之心受损,只有这样才能够保全世界,如此以来则是最佳感悟世界大道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那怕是浪费一点修行的时间,也一定要得到这份机缘,只是不知道那诸多文明的巨头会不会也做同样的选择?”
想到这里时,刑天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微微摇了摇头,对自己或许这是天大的机缘,但对那些巨头来说则并非如此,毕竟很多巨头都经历了太多的变迁,他们在世界大道之上的感悟早已经无比强大,根本不在意这份机比,如同人族那些巨头一样,他们直接离开,杀进至高混沌世界之中,如果说他们不知道两大世界融合,会产生的机缘,刑天不相信,既然他们肯放下这份机缘,就足以说明对巨头来说并不在意世界碰撞之时的大道感悟!对他们来说混沌海才是最好的选择,混沌海才是他们向往之地,毕竟他们要面对的是超脱,超脱才是他们的追求,至高混沌世界之中不足以支持他们超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