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2n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漢世祖-第260章 慕容郡王-725ob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乾祐七年的秋季,还剩个尾巴,东京内外,萧瑟秋风下,难掩市井之繁荣。前后历时两年,开封内外新城,终于修葺重构结束,内外焕然一新。前后征调民夫七万,国库调拨及民间募集钱粮,以百万计。
新建的开封城,可容人口七十万,基本将原本的市坊界限打破,既与士民以便利,也为东京商业的持续繁荣注入一针强化剂。
当然,仍旧一成未变的,还是大内皇城,在刘承祐的意志下,仍未扩张重修,以伐蜀战事以及黄河泛滥之故,与崭新的开封内外城可谓格格不入。
流传到民间的,当然是天子的好名声,百姓多赞之。当然,这并不是刘承祐刻意作秀,维持朝政运转的诸部司衙署,都在皇城内,在外有征伐,内有水患的情况下,为了保证军政的稳定运行,自然不会对皇城大动工程。要知道,按照设计蓝图,对开封皇城可不只是简单地翻新一下。
————
崇政殿内,一张崭新而清晰的开封布局图挂在侧边,图上细致地勾画标注着开封城的街道、宅邸、市行、寺庙、官署、兵营、仓廪……
“皇叔,这两年,呕心沥血,勤勉操劳,为朕,为大汉建造出如此雄伟壮丽的一座都城,辛苦了!”抬起手指,刘承祐对恭立在背后的慕容彦超说道。
“陛下以大工委臣,是臣的荣幸!”慕容彦超咧着嘴笑道,露出一口白牙:“如今,只差皇城了!”
“朕还是那句话,皇城之事不急!”刘承祐摆了摆说。
慕容彦超也未再固请,而是取出一叠书册与奏章,双手呈与刘承祐,表情有些郑重地说:“这是此番前后所费钱粮的详细账目、征调民夫籍册、涉及贪污谋私的职吏,请陛下过目。”
“皇叔做事,倒是越发细致了!”刘承祐扫了两眼,淡淡地评价道。
让张德钧接过,刘承祐翻了一下,抽出那份事涉贪污的职吏名单,简单地浏览了一会儿。涉事职吏不算多,但牵扯的事记载却很详细,而第一个名字,就是常思了。
“水至清则无鱼啊!”合上名单,刘承祐幽幽地叹了声,看着慕容彦超,问:“皇叔,听说你这前后,也处置了不少人,为何屡禁不止啊?”
女神的全职兵王
“钱帛毕竟动人心!”慕容彦超摊摊手:“总有人心存侥幸,稍有权柄,便借公谋私,故禁之难绝。”
“这个常思,扣掉其捐资,算下来,他居然还有得赚!其贪吝,朕是见识过,也警告过,仍不知悔改啊!这样的人,朕奈其何?”刘承祐的语气中,透着感慨,问慕容彦超:“皇叔觉得,朕当如何处置他?”
闻问,慕容彦超想了想,说:“陛下,常思贪财吝啬的秉性,河东元臣皆知,那几乎是天性。对于这样的人,即便是按律处置,也难使其痛彻心扉,有所悔悟。常思之聚敛贪渎,无非是仰仗职权,臣以为,莫若夺其官职,使其回乡归养,再将他历任聚敛所得,尽数抄没国库。如此,多年聚敛竟成空,让他晚年在乡里反思,尝其痛楚……”
慕容彦超建议说完,刘承祐就不由瞥了他几眼,目光中带着玩味:“皇叔此言,倒也带有几分情分啊!”
慕容彦超嘿嘿一笑。
重生極品大亨 冰凍絕對
抛弃腹黑总裁 羽翼坠落
想了想,刘承祐叹道:对于常思,就照此办理吧,开国元臣,逐渐凋零,至今也不剩下几个了。常思之贪渎,朕早已闻之,但以一时糊涂,仍以要职与之,给其权位,宽纵其不法,此亦有朕的过失,就不为己甚了。再者,以常思的高龄,也是过一日,少一日了,让他回乡归养吧!”
“陛下仁慈!”慕容彦超当即恭维一句。
话方落,却又听刘承祐以一种淡漠的语气,说道:“至于剩下的人,皇叔既然都已调查清楚,犯事罪证确凿,移交刑部,给朕从严从重办理,不得有任何枉纵!”
事实证明,刘承祐并没有那么宽容。
嘴角抽搐了下,慕容彦超又请道:“时下,因改建之故,迁居城外的士民,已然陆续迁回城中,各分有新宅,以偿其损失。不过,城外两处临时安置点,两年下来,已成聚成集。开封府有意,置新镇,陛下以为如何?”
“可!甚好!”刘承祐的反应就三个字。
回过头来,刘承祐看着慕容彦超,一副动情的模样:“皇叔啊,眼见你身形都消瘦不少!这两年下来,也确实不容易,以你建城之功,朕意欲与皇叔封王以酬之!”
冰山男的淘氣女友 雨可兒
刘承祐话音刚落,慕容彦超又糙又黑的老脸上,绽开一道惊喜的笑容,满带殷切又故作矜持地说:“仅以筑城之苦劳,岂敢奢求王爵?”
注意着其神态,刘承祐轻轻地笑了笑:“叔乃皇考亲弟,而今更是宗室长辈,封王也是彰我皇室之威严!”
略作沉吟,刘承祐说道:“稍后,朕即下诏授册,封郡王,以昌黎为名!”
末世边缘
“臣拜谢陛下!”慕容彦超闻言,这下是干脆地拜倒了,情绪有些激动,老眼中竟然含着地泪花。
别看一直以来,刘承祐一口一个皇叔地叫着,但不管怎么样,他都姓慕容。朝野之外,难免有些不中听的话,如今,刘承祐给慕容彦超封王,于他而言,却是一种程度更深的认可。
“这两年,皇室一心扑在城建事务上,对开封府的公事,难免有所些懈怠,朕也是可以理解的。”封赏结束,刘承祐转而又道:“但是,开封府毕竟大汉京师,天下首府,辖下诸县,管理着数十万士民百信,怠慢不得。这样,封王之后,皇叔可先于府中休养一段时间,以解身心之疲乏。至于开封府,朕另遣干吏继之!”
听刘承祐这么说,慕容彦超脸上的喜意逐渐凝固,但见着皇帝侄儿那一脸温良谦和的笑容,心情大感复杂。
“臣多谢陛下关怀体谅!臣这两年,也觉自己在开封府颇不称其职,陛下的考虑,臣十分认同!”深吸了一口气,慕容彦超朝刘承祐拱手拜道:“不过,臣有一请,望陛下应允!”
“说!”刘承祐摆了下手。
慕容彦超道:“开封新城,每一条街道,每一段女墙,每一座城门,几乎都有臣的心血。然陛下以国情之故,停罢皇城之扩建,臣以为憾。只愿陛下重启工程时,仍以臣监之,必不负使命,也算酬臣以愿望!”
“朕允了!”听其言,刘承祐大方地挥动了一下袖袍。
“谢陛下!”
待慕容彦超告退之后,刘承祐回身,自御案上拿起一封武德司的密奏,上边所书,是在此次修城中,慕容彦超趁机赚取之资。折合铜钱约以五万缗,款项数目不算小了,却也不算骇人听闻,至少与以往慕容皇叔的作风相比,他算是克制的了。
这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在初期,慕容皇叔自然是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了,但到后期,终是没能忍住,借机牟了些利。不过,对此刘承祐倒也未表苛责,他的皇叔可比皇叔那老儿聪明多了,没做那种直接贪污的蠢事,更重要的是,开封城的修建,他完成得确实不错,也值得容忍。
“陛下,梁泉大捷!”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