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m7i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879章 殺你者左無極閲讀-jsvcn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这么寒冷的天气,又下起了大雪,谁家的孩子独自在这里跑,家里人不担心?
左无极左右看看,这边对比整个郡城来说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大冷天的也没有什么人家开着门,看起来有些空旷,这么一个孩子独自跑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带着这种想法,左无极下意识就追了过去,没想到那孩子跑得还贼快,左无极用上点身法才追上了那孩子的脚步,但他一个陌生人,口音也很古怪,不可能马上去拦住那孩子,而是就远远跟在身后,看看这孩子要去做什么这么急,如果是着急回家也到家了,那自然没什么事了。
黎丰一路狂奔着,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便止住脚步回头看去,但视线中都是空荡荡的老街,延伸到被风雪覆盖的尽头,看不到第二个人。
“谁啊?”
黎丰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心中有些害怕,朝着街道叫了一声,见没人回应,自己拍了拍胸口,然后以更快的速度朝前跑走了。
今夜有鬼来敲门
感觉这小孩还挺敏锐的,后面稍远处,左无极从一侧屋宅的侧墙边上走出来,继续跟上远去的孩子,虽然看似距离远了些,但已经突破武道桎梏的左无极有自信不论发生什么事,都能在一瞬间接近孩子,出现在他面前。
大概一刻钟后,前头的孩子还在跑着,左无极就有些纳闷了,这小孩子耐力也太好了吧?
前头孩子跑的路越来越偏,周围也越来越荒凉破旧,左无极觉得这孩子应该不是要回家的了。
“当……当……当……”
钟声?
輪回異世壹
后面的左无极微微一愣,钟声的话,难道前头有类似寺庙一样的地方?
没过多久,钟声就更清晰了,前头的孩子也终于在一个有门庭的大院外停下了,看这个地方的位置以及钟声,左无极觉得那不可能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家宅,多半就是一间寺院。
黎丰到了寺院门前,见大门关着,直接跑到门口不断敲门。
“砰砰砰……”“开门呀,开门,我是黎丰,快开门啊!”
“砰砰砰砰……”“几位和尚师傅快开门!”
黎丰的敲门声不停,等了一会,在他又要敲门的时候,门从里头被打开了,出现的是一个穿着旧棉袄的高瘦和尚,见到黎丰先行了一个佛礼。
“善哉大明王佛,黎少爷,您又来了?”
“计先生回来了吗?”
黎丰饱含期待地询问一句,和尚心中叹一口气,面上并不表露什么情绪,只是安静地告诉黎丰。
“计先生还没有回来,黎少爷要进去么?”
黎丰面露失望之色,但还是点了点头进了寺院,那和尚看了看外头风雪中的街道,然后把门也关上了。
几息之后,左无极也到了寺院门口,抬头看了看寺院的匾额,轻声读了出来。
“泥尘寺……偏街漏屋泥尘巷,泥尘巷中泥尘寺,这寺院倒是有点意思,那孩子口中的计先生,不会是……”
只要是知道计缘的,听到“计先生”三个字,就不能不联想到他,左无极刚刚也是心头一跳,种种念头在心中徘徊不去。
想了下,左无极还是决定看看,于是也上前敲门。
“咚咚咚……”
食指轻轻扣门,声音并不算太大,但却带起一阵阵穿透力,清晰地传到了里头僧人的耳中,没过多久就有和尚来开门了。
“吱呀~~”
门打开了,还是刚才那个高瘦的和尚,他见到外头站着一个披着灰色厚重斗篷的人,这人发髻盘得有些乱,两侧鬓发和后面的长发看着也有些杂乱,却又有种豪放的感觉,头上和斗篷上全是积雪,但整个人稳稳站在门外的风雪中,抖也不抖一下,一双眼睛十分有神。
“善哉大明王佛,不知这位施主,有何贵干?”
和尚一边以佛礼相对,一边礼貌地问了一句,左无极拱手向和尚行礼。
“大师,在下左无极,外乡的人,能不能借住,让我在这里,就几天。”
狼性老公,玩刺激!
和尚皱了皱眉头,这人说话又慢又不连续,口音还很怪,看来是个外乡人,这大雪天的,对方或许遇上了难处,加上左无极给和尚的第一印象的气度非常不错,便没有直接拒绝。
“施主稍等,我去问问师父。”
“好!多谢大师!”
和尚点了点头之后,先将门虚掩一些但没有直接关死,然后快步回去,左无极等了片刻就又等到那和尚回来。
“施主,师父说可以让你住,请随我来。”
“那,太好了!谢谢,多谢!”
左无极面露惊喜,随着和尚一起入了寺庙内,而在和尚把门关上的时候,寺庙外头的地面上,有一阵青烟缓缓从地上冒出,化为一个矮个子小老头。
“这个左无极是谁?”
土地望了望寺院内部的方向,想了下还是遁入地下了。
左无极被带到了一间空着的僧舍内,并且得知偌大的寺庙里头的和尚屈指可数,所以有很多空着的僧舍,而因为接近年关,大多数僧舍哪怕长久没住人也刚刚打扫过,所以都比较干净。
留下一床铺盖,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僧人在左无极的道谢声中离开了,留下左无极在左看右看。
“还能混到两顿饭,挺好!”
喃喃一句之后,整个人就已经好似挪移一般出了自己的僧舍,去往了和尚叮嘱他不准去方向。
逛了一些地方,左无极很快来到一间幽静的院落外面,这里有单独的院门,且院门紧闭,隐约还能听到里头有一阵阵老鼠叫小猫叫一样的声音。
左无极在一处院墙外站了几息,看着这位置的一棵大树,又左右看了看之后,脚下一点,好似一只轻轻扇动翅膀的蝴蝶凌空而起,然后又犹如一片树叶缓缓飘落到树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往下头望去,这院子里有一间长方形带木走廊的僧舍,门开着,那个孩子就在屋里头,抱着一床白子,左无极听到的类似老鼠小猫一样的声音,就是这个孩子蒙着头在哭。
“一年多了,呜呜呜……计先生您说过会回来的,呜呜呜……”
在家从来不哭的黎丰多是只在这院里会流泪,而且哭得很小声。
“哎,这孩子……”
左无极叹了口气,忽然心有所感,骤然抬头看向头顶,小纸鹤瞬间飞起消失在原地,而左无极看到的就是上头有一根细枝有一点点积雪抖落,却并无任何东西。
难道是错觉?左无极眉头一皱,再看了看那边的孩子,想了下还是脚下一点,轻飘飘出了院落,然后就在院门外坐了下来。
大约又等了两刻钟,连天色都快要黑了,左无极才听到里头有脚步声,便站起来,装作刚刚路过的样子,正好遇上了黎丰打开院门。
“咦,这院子,还有人的啊,刚刚说没人……那大师说的,假话啊,出家人呢……”
左无极露出颇为好奇又好笑的神色,黎丰小嘴一抿。
“人家大师才没有说谎呢,这院子暂时是没人住的,但马上里头的人就会回来的,我只是过来看看,你是谁呀,说话这么怪,丁点大的小孩子说话都比你利索!”
“哈哈哈,是啊,我也没有办法啊!”
这种短语左无极倒是说得越来越连贯了,口音也偏正,低头看着黎丰。
“你也住这?准备……出家?”
说着,左无极伸手捏了捏黎丰的脸,还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你才出家呢!我走了,这院子不准进!你快走开!”
黎丰极为反感地将左无极隔开,刚刚他一时大意居然没能躲开,但对方那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都仿佛在嘲讽他。
等左无极摊手走开几步,黎丰才回头将院子关上,才小跑着离去,而左无极还在后面叫着。
“天快黑了,要我送送吗?”
“不用!”
黎丰的声音传来,人似乎已经跑到前院,左无极笑了笑,直接一步踏出就追了上去,刚刚那短暂的正面接触,左无极已经看出这孩子骨骼之精奇实在是极为罕见,也难怪体质超群。
人家说不用送,但外头是真的天黑了,左无极不放心,还是追了过去,但没走寺院院门,而是翻墙出去的。
“混蛋混蛋混蛋,既然敢把我当小孩子戏耍,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黎丰边跑边骂,眼泪也夺眶而出,他不爱哭的,但心中积攒的悲伤和刚才的委屈一起袭来,有些忍不住情绪,越是跑负面情绪越是强,竟然连计缘留在他身上的匿气之法都惊动了。
但怪就怪在,黎丰身上并无什么戾气和怪异气息升起,计缘的敕令也在,顶天上空却自发有一股邪风汇聚,但他头顶又有一阵清明之光微微亮起,将邪风驱散。
—————
远远在地下的土地公叫苦不迭。
夺命王位 依水春
“哎呦我的小祖宗呀,你这是闹的什么古怪啊!”
左无极远远跟着,隐隐也感觉到了邪气,在他以自己的理解来看,就是附近可能有妖邪,于是更看紧了黎丰,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而此时的城内,有一道黑影在日落前夕的昏暗中穿行,似乎是嗅到了那股邪异气息,微微一停顿之后,就好似闻到什么异香一般快速窜向一个方向。
于此同时,一声清亮的鹤鸣也在高空响起,但常人听见却很遥远,只是左无极抬头看向天空,看不到有什么飞鹤经过。
铁匠铺内,听到这一声鹤鸣的金甲几乎瞬间消失在店铺里,老铁匠刚从内屋出来叫他吃饭却见不到人影了。
黎丰还毫无知觉地朝前狂奔着,本来负面情绪强的时候就想跑到无人的地方安静一下,这会有些回神,却忽然感觉瘆得慌,前头仿佛已经暗得看不到路了。
步步仙機 知雅意
天黑得这么快?黎丰回头一看,后面的路也变得灰蒙蒙起来,并且越来越。
心下害怕之下,黎丰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计缘,但计先生不在,第二个想到的居然是刚刚陌生人那一双明亮的眼睛,记得那人说要送他的。
“那个谁,你跟着我吗?”
黎丰慌张地喊了一声,有些死马当活马医,但心想自己喊的居然是个陌生人,又更觉悲凉,忍不住要抽泣起来。
“嗬嗬嗬……就是这种感觉,嗬嗬……”
一种恐怖的声音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吓得黎丰一下止住了哭声,并且不断后退。
地下的土地公急得不行,本以为可能是个小妖邪,现在看来情况很不妙,他紧张地准备救场,但对自己的道行实在有些没有自信。
“谁在说话,你别过来,我后面有人的!那个谁,你在吗?”
黎丰慌张地又叫了一声。
“嗬嗬嗬……”
前头的瘆人的笑声又响起,但却忽然被一声有力的回应打断。
“我跟着呢!”
左无极的声音平稳有力,透着一股令人安心的感觉,他无视那袭身排斥而来的黑暗,缓缓从后面走来,经过一处屋子偏角,左腿在那轻轻一点,一根农家用的扁杖就转动着弹了起来,被他抄在手中。
黎丰又是惊喜又本能觉得这个陌生人不顶用的,迅速往回跑却没见左无极跟来,下意识脚步一顿回头,却发现那陌生人还在慢慢上前。
“我们快跑呀!那个说不定是妖怪呢!”
“嗬嗬嗬嗬……这气血,凡人武者?嗬嗬嗬嗬……”
黑暗中笑声好似从四面八方而来,黎丰已经被吓得缩在一角,而左无极却直直盯着前方,也发出笑声。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笑声起初很轻,随后越来越大,后面更是震动得黎丰耳内都嗡嗡,甚至周围的黑暗都好似在震动。
下一刻,笑声停下,左无极披风一甩转动扁杖。
“妖孽,杀你的武者,叫左无极!”
话音落下,左无极身上恐怖的煞气和罡气骤然而起,武者气血更是好似烈焰。
“砰……”
地面仿佛微微一震,左无极已经消失在原地,化为一道残影朝前,周围的雪花好似遇上一阵气浪,纷纷炸开,一根扁杖在左无极手中犹如灵蛇,似剑也似枪,扭动一瞬又归于笔直。
“轰……”
剑如白虹枪点如龙,扁杖精准地点在黑暗中某处,发出炮仗爆炸一般的声响,黑暗也在这一刻迅速退去……



Recent Posts